《00:0013》(02)



山坂、東卷《00:0013》小說前言


【 篇名為個人虛構符號表徵,意指十三毫秒 】
【 此文為高科技架空設定,坂道為人工電腦 】
【 山坂關係不明,東卷安定閃光,全文清水 】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0 0 : 0 0 0 2 


雖然想要好好相處的心意是真,但當東堂說出“之前給你的信裡有注意事項,記得看清楚,我現在要跟小卷去享受久違的燭光晚餐,不管怎麼樣今晚都不要聯絡我”便離開後,真波仍然感到某種程度上的彆扭。
不知道幾年過去了,在這間幾乎以純白色系布置的屋子裡,自始自終都只有真波一個人長佇的身影,而會有這樣的結果,是出自於真波的個人選擇。

「……那個,好像不知道要說什麼耶。」看著坂道以規律節奏眨動的眼睫,真波只想著在這個軀殼裡究竟還有多少精密程式在運作。
「我去幫你倒杯水,好嗎?」彷彿能感受到對方困擾的情緒,坂道輕輕的皺起眉宇。
「啊!你等等,我先給你房子的結構圖。」驚呼一聲後真波轉頭,隨及從最近的電腦打開資料夾,叫出裡面的3D模組。
「這是這間房子?」
「沒錯,就是這間房子的全貌,你可以移動滑鼠旋轉,然後按上下鍵放大縮小,每個房間的擺設都是固定的,把畫面放到最大就可以直接連線到監視系統,你要找東西在哪裡很方便的!」
真波說話的語調有著藏不住的風采,彷彿是一場面對數萬人的研究發表會;但這也是他無法與人共處一個屋簷下的原因。

對真波而言電腦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東西,就像細胞組成的一部份,在他生命裡理所當然存在著;但這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就連東堂也不想在這久留。
“雖然對我而言被注視是家常小菜,但應該有的隱私還是不可缺少。真波,你這裡太缺乏人性了。”
缺乏人性。真波對東堂這個嚴厲的評語無法反駁半句,卻也沒有絲毫想要改變的意思。

「我知道了,已經記起來了。」坂道放開手邊的滑鼠,對真波點頭表示觀看終止。
「那你以後就可以自由行動了!」真波滿意的掛起微笑。
「我先去幫你倒杯水,請問要冰水、溫水還是熱水?」
「嗯?……冰水好了。」
「冰水和冰棒對身體不好,不可以攝取過多。」
坂道那雙圓滾滾的眼睛用力眨動一下,真波瞬間無法抑止的大笑出聲。
「這、這是東堂學長教你的嗎?」
「東堂學長會這樣說。」
認真的回答換來是再一次無法停歇的大笑。在真波過往的記憶裡,東堂只要抓住空檔就會撥打電話給他的敵手兼戀人噓寒問暖,哪怕只是系統更新的短短五分鐘,而那些家常叮嚀想必同居之後也沒有改變,否則坂道不會將它吸收為正常對答的一部分。

真波碰地一聲坐回椅子,帶著笑容用右腳當施力點,踩著地板以坂道在的地方為圓心,用椅子下方的滾輪繞圈滑行在四周。
他的眼神不停打量坂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就像掃描器一般來回運作。
平凡而貼近人類的溫暖外表、靈活而有彈性的思維系統、迅速而準確反應的神經網路,坂道所展現出的一切都是天才的結晶這點無庸置疑,真波卻有除此之外更深一層感受。

「坂道我問你,平常你都負責些什麼?」真波將步伐停下,面對坂道坐著。
「家事。」
「哪些家事?掃地?」
「掃地、洗衣服、整理儀器跟一些交辦事項。」
「會做飯嗎?」
「會,但是東堂學長不讓我做。」
「為什麼?會短路嗎?」
「東堂學長說他要自己做,因為料理是愛的一部份。」
「啊啊原來如此……,這樣吧,你以後在這裡就維持你以前做的事,不過要加上煮飯,因為我不會煮。」真波瞇起眼睛笑了,只見坂道用力點頭,就像接受了一道神聖任務。

愛的一部份啊,真波這樣想著。
大概就是因為接觸到了那一部份,坂道身上才有股不像電腦的氣息吧?


      ◆


當坂道站在冰箱前五分鐘毫無反應時,真波就知道眼前這一切已經超過他的處理範圍,但這並不是坂道的錯,這樣的冰箱內容要處理出料理實在強人所難。
真波將吃飯視為維持生理機能的一部分,所以只在乎要攝取足夠的熱量和營養成分,就因為這樣機械式的思維,導致冰箱僅分成清清楚楚兩大類,冷凍食品和保健膠囊。

「應該是要去買點菜吧?雖然離這裡有點遠。」真波有點不好意思的搔弄脖頸。
「好。」
「那要開車還是騎車?」
「騎車。」毫不猶豫的回答。
「那是腳踏車喔,你可以嗎?」面對坂道如此直率的回應,真波略顯驚訝,但很快就猜測到了原因。
「可以,我有時候會跟卷島學長和東堂學長一起出去騎腳踏車。」
「果然,不過太好了!腳踏車大概是我唯一會做的戶外運動。我有兩台車,看你要騎……」
「紅色那台就可以了。」
坂道的發言讓真波頓時停格,稍微思考過後才緩緩發言。
「……你剛才也記住腳踏車的位置了嗎?」
「一樓最左邊的房間,放在離門口兩公尺處的右側,前面有個箱子擋住它,必須先移開。」彷彿是立體畫面呈現在眼前,坂道不急不徐的回答。
聽言的真波雙手無預警摟住坂道的肩膀,他感受到人造皮脂過份光滑的觸感,卻又有近似肌肉的彈性。
「你真的很厲害!我還沒有看過比你學習能力更快的電腦!」真波眼裡彷彿塞滿剛摘下的星星,閃耀得令人無法忽視。
「謝、謝謝你!我並沒有那麼厲害……」或許是判斷處境安全,坂道並沒有任何掙脫動作,但說話節奏明顯放緩,就像是個驚嚇過後正在調適心情的人類。
「嗯?你這點就跟東堂學長不像呢,難道卷島學長是會這樣說話的人嗎?」覺得這反應尤其可愛,真波不由得開起玩笑來。
「……我是……坂道。」
「……。」

難以形容的突兀湧上心頭,面對那雙清澈得彷彿每一個波紋都能看仔細的眼睛,真波頓時感到有點奇怪,卻又不到需要解釋的程度,於是微笑著。
看見對方的表情,坂道也自然回以微笑。


      ◆


因為住家座落在寧靜的市外郊區,無論去哪都需要交通工具輔助,如果參加遠距離的會議自然得開車,但若是人力可及的地方,真波就會選擇低碳、環保,又可適當鍛鍊體能的腳踏車作為代步工具。
「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坂道你覺得呢?」在下坡滑行的途中,真波怡然自得看著山路外的斜陽,感覺到近晚東風輕拂頰面的舒爽,以及森林中淡淡的綠草味。
「今天的天氣很好,很舒服。」騎在後方的坂道以貼近卻不超前的速度緊緊跟著真波的腳步。
「你平常會跟東堂學長他們一起出門嗎?」
「會,會去超市或是公園之類的地方。」
「感情真好呢,真像一家人。」真波呵呵的笑著,聲音隨著風一起流動。
「他們都是很好的人。」
「是說,我一直想問,為什麼你會叫東堂他們為學長?應該說你知道原因嗎?」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問題,但每次聽坂道這樣發言,總會有錯覺自己跟坂道也是同學間的關係。

「因為是一種“關係”。」
碰巧重疊的想法令真波不由得回頭,只見坂道徐徐說著:「人與人之間是靠“關係”來連結的,而學長學弟這種關係剛好適合我們。」
「……這是,誰說的話?」
「卷島學長。」
不意外。真波一時間在腦袋閃過這個念頭。
這種略顯冷淡又充斥現實感的發言,怎麼想都不覺得會出自於熱情過了頭的東堂。該怎麼說,如果是東堂的話,就算要坂道開口叫他“爸爸”也不奇怪。

多少還是有些困惑的,關於東堂與卷島之間。以學術研究者的角度來看,這兩個人湊在一起絕對是頂尖對決的水準,所以會有超越其他人的交流並不意外,但那並不涉及感情。
在感情方面,先不論兩人都是男性,東堂和卷島給人的感覺簡直就像火與冰,有股不平衡的傾倒感。東堂表現出的愛意彷彿無止盡的反應爐不斷作用燃燒著,但卷島並沒有因此傳遞出什麼明確的回應,頂多是被動同意著什麼,真波有時候都想勸自己的學長清醒點,這種一面倒的關係就常理來說是支撐不久的。

即使如此他們到現在都還在交往呢。真波不經意的輕笑,覺得感情這種沒有邏輯的東西實在沒有探討必要。
眼前的鏡片反射出真波嘴角上揚的弧度,坂道只是安靜踩著踏板不發一語。



快速連結(03)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97-0c19696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