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13》(01)



山坂、東卷《00:0013》小說前言


【 篇名為個人虛構符號表徵,意指十三毫秒 】
【 此文為高科技架空設定,坂道為人工電腦 】
【 山坂關係不明,東卷安定閃光,全文清水 】


此僅為試閱,網路上未公布全文
以上理解並接受者請再繼續閱讀

文章下收↓



0 0 : 0 0 0 1 


「……東堂學長,真的沒問題嗎?」
屬於青少年的稚嫩嗓音猶帶一絲不安,圓框眼鏡在日光反射下完整倒影出眼前的場景。
獨棟座落在都會郊區,被山與樹的青綠緊緊環抱的純白建築,在春季暖陽照射下有著接近童話故事的清新。然而屋頂滿滿的太陽能板及安裝在各個轉角處的精密監控儀器,顯示出了居家主人不單僅有理想主義,更有某種程度的異於常人。

「坂道,你現在是在害怕嗎?這樣的情緒也很好。不過儘管放心吧,我早就已經通知他了。」東堂右手指劃過額頭前零落的瀏海,指尖俐落向外的瞬間紫黑色髮稍隨之飛揚。
「這樣……,是“沒問題”的意思嗎?」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瞬也不瞬看著。
「對,沒問題!只要我出馬什麼事都沒問題!」沒有將注意力移開,東堂站到了建築物大門口,不像一般訪客按下門鈴,而是自顧自在大門右側電子密碼鎖前快速滑動手指。
一般電子密碼鎖為了方便區隔,會將數字鍵各自獨立並且凹凸化,但東堂現在觸碰的密碼鎖卻是一面平版液晶,不明就理的人只會嘗試觸碰上頭與電話鍵並無二致的十個阿拉伯數字,唯有清楚彼此並勇於挑戰的人才會懂得箇中玄機。
「疑心病真重……,不,只是覺得有趣吧?但你以為換了密碼就能擋住我東堂尽八嗎?」
「東堂學長?」看著眼前的人將雙手十指放在平版螢幕上動也不動超過十秒,所以開口詢問。
「噓,你在旁邊安靜看著,然後幫我記時,從我移動手指頭開始,直到畫面浮現“WINNER”的時候馬上停止,記住,要記到毫秒。」
「好。」
在交待完遊戲規則後,東堂將目光聚焦在眼前的數字,深深深深的一口氣,吐出的瞬間以幾乎無法判斷落點處的滑順弧線拼裝著眼前的數字。

「2015674893、2365897410、2514360987……」嘴巴唸著的數字與手指的動作並不同步,就像兩台分開運作的機器。東堂的十根手指滑動在平版上,而平版上的數字彷彿像被吸引般,隨著指腹的引導舞動著。
是的,即使猜測出密碼也無法打開這扇門,這道電子鎖是雙重機關,必須以特定的數字排列加上正確的密碼才能讓門宛如一千零一夜般自動開啟。
「85……,不對,我知道了!」動作在停頓的剎那又以更加劇烈的節奏啟動,東堂的眼中彷彿竄出一道火光,那是從骨子裡燃燒出的樂趣。
就在畫面浮出紅色“WINNER”字樣時,坂道立即眨動眼睛,而在下個瞬間左側的大門以精密的感應緩緩敞開。
「我們走吧。」揚起的嘴角彷彿完成了一項小小的暖身動作,東堂毫不遲疑的跨出腳步,後方的坂道只能跟上。


      ◆


「嗨!東堂學長。」
幾乎可以被稱作輕佻的口吻,但現場顯然沒有人在意。
真波坐在附有旋轉輪底盤的純白高背把手椅上,宛如七歲孩子般歡脫的轉了五百四十度後停下,將視線面向剛步入家中的客人。
「哪時候來這裡都一樣呢,電腦、電腦,還有電腦。」這句話明顯是個貶義,但東堂並沒有卸下他嘴角的笑容,相對著站起身來的真波也是。
「那是當然的啊,我最喜歡電腦了。」
近百台如積木般堆疊的電腦螢幕透出冷光,真波的身影在層層光芒下顯得何其微小,豈料那雙張開的臂膀卻宛如飛上藍天的翅膀,在自由中參雜理所當然擁抱的驕傲。

「所以我又送了一台來。」
「信裡提到那個嗎?」頭頂上的翹髮像接收到電波般顫動一下,真波趣味盎然的邁開步伐。
「你有看見為什麼不回,全世界可以不回我信件的人只有小卷,別想藉故拉抬自己的身價。」
「工具太過時了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耶。」
「胡扯!能看見我美麗無比的親手書法這是全世界多少人的夢想!你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
「是是,所以是這台?」無視被尊稱為學長的人,真波將腳步停在坂道前方與之對視。
「你好,我叫作坂道,請多多指教。」如果拿出三角板來測量,必能得到完美九十度鞠躬的結論。
「坂道?誰取的名字啊?」雖然微笑卻沒有特別的反應,真波迅速將臉側向東堂一端,只見東堂像被開啟按鍵般,眼神瞬間閃閃發亮。
「當然是我跟小卷一起取的啊!這可是我跟小卷兩個人不眠不休嘔心瀝血,經歷無數衝撞以及突破後得到的完美傑作!放眼全世界都不會有更好的合體結晶了,只有我跟小卷才有辦法成就……」
「可是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啊。」

真波所說的話並不是傲慢的挑釁,而是時代的潮流。
安裝情境互動程式便能交流溝通,細胞重組排列便能3D列印出肉體,在一切產業傾向高科技發展的前提下,只要有精密的計算和高級的設備,製作一台人型機器變得太過容易,更何況是在數學研究領域享有全球盛名的東堂和卷島。
「……我並不意外你這句發言,畢竟這樣的外表確實不在我的美學裡。」東堂將掌心拂上坂道的肩膀,側著頭一如既往上揚嘴角。
「坂道,我剛才花了多少時間打開門。」
「17分又8346毫秒。」
「還記得我是怎麼解開的嗎?」
「記得。」
「那做一次給真波看好嗎?」
聽言的坂道用力點頭,東堂則是伸出右手食指勾了勾,明指著要真波將密碼鎖系統呼叫出來。
看著此情此景的真波倒也覺得有趣,於是隨意選了一台尚無執行工作的電腦,以流暢的鍵盤打字迅速開啟程式。

「雖然是同樣的東西,但我設定成每次隨機更換排列了,所以就連我也不知道現在的圖樣是什麼。」真波笑開了眉眼,就像一個無心的惡作劇。
「無所謂,反正都是二進位。」東堂說完話便把站在身邊的坂道一股勁往前推,只見坂道踉蹌幾步來到真波面前。
「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呢。」溫柔得彷彿微風般的語調,真波擺出“請展示”的歡迎表情。
坂道看見這樣的情境,回應了點頭的動作,然後將視線集中到平版螢幕上的數字,伸出了雙手十指完美重現東堂沉思的畫面。
「等等,真波你計時,一樣記到毫秒。」聽到東堂發言的真波隨及開啟另一台電腦,直接連線計算。
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坂道深呼了一口氣,在飽滿的瞬間同時舞動指腹。
同樣俐落的動作,卻有著跟東堂相反的靜謐。螢幕上快速挪動的數字拼塊倒映在眼鏡上,宛如一道又一道不斷抹逝的閃光,有著絢爛的殘影。
太過安靜的空間讓分秒無息停止,在畫面出現“WINNER”字樣時,真波才有大夢初醒的感覺。

「坂道你幹得不錯,花了多少時間。」
「「19分又9679毫秒。」」真波與坂道同時開口,回應聲完美疊合。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沒能贏過我東堂尽八!真波,怎麼樣啊,再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就枉費你“不可思議的天才”封號了。」東堂高舉的指尖鎖定在對方眉尖,然而真波就像沒看到般直直走到坂道面前,露出孩子發現新奇玩具時的眼神,鑲滿了各種期待和挑戰。
「你的類神經網路有幾個架構?」
「嗯?」
「剛才是關鍵詞連結的嗎?還是模糊系統研判?」
「嗯?」
「處理速度是幾位元?金鑰……」
「夠了夠了,就算你再問也得不到答案的,那是我和小卷的商!業!機!密!當然為了防止別人竊取,我們也做了極端防護,就算是你也別想動什麼歪腦筋。」撩撥了以男人而言略顯過長的及肩髮尾,東堂的自信始終有如旭日閃耀。
「學長!這麼好的東西真的要給我嗎?」有別於坂道宛如止水的反應,真波的語調瞬間有了明顯起伏,他用右手抓著自己左胸口前的衣料,彷彿在壓抑差一點就跳出的心臟。
「不是“給”你,是“暫時寄放”在你這裡,當然我們也想測試一下他的學習歸納能力能到哪個程度。」
「這樣的話放在你那裡不是更好嗎?你們有兩個人,這樣交互…」

「真波。」
東堂瞬間壓低的音線讓空氣頓時凝結,而後他走向前,抬高兩隻手臂,以重力加速度的氣勢穩穩按住真波的肩膀。
「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才說服小卷將坂道放在你這裡嗎?你知道在面對什麼都能學習的孩子時,身為大人的我有多麼忍耐嗎?你知道為了爭取一點兩人時間所以讓坂道關機,結果小卷一點也不關心我,只在意開開關關會造成系統更新和重組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會收下坂道的。」滔滔不絕的言論重點只有一個, 好歹也在同個研究室當過好幾年的夥伴,真波對於東堂多麼熱愛叫作卷島裕介這個男人這件事,就算再怎麼想忽略也會自然而然進到腦袋裡,成為一種反射性的思考模式。
不過寄放的理由其實也不重要,在現在的真波眼底,那個叫作坂道的人工智慧電腦比什麼都有意思。

「你好,我是真波山岳,以後就要一起相處囉。」伸出了手,真波不僅嘴角笑著,連眼睛也塞滿笑意。
「你好,我是坂道,以後請多多指教。」幾乎相同的台詞,卻因應眼前的情況做出小幅語句修正。坂道回應的掌心讓真波非常滿意,連同為了更接近人類所以安裝上的恆溫調節系統肌膚一起。

「這麼說來真巧呢,我是山岳而你是坂道,我們根本是最佳組合。」
真波笑得宛如太陽閃耀的容顏進入坂道的視覺辨認,在確認屬於極度善意的表現時,坂道也回以毫不遜色的璀璨笑容。



快速連結(02)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96-9b01aa4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