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練習

在噗浪發起的腦洞練習!
給我【1.配對。2.場景。3.一個動作。】我會寫一個很短的小片段出來!

主要是在訓練及時思考和快速聯想的能力,效果大概是考場上的作文題
不過作文題有起承轉合的架構,這樣比起來自己還是偷懶了

有強制自己寫完的時間,三題全部完成的時候整個腦袋簡直像智慧熱(X)
果然平常的思考力還是要有點強度啊,這就跟運動一樣,有氧和無氧都要交替!!

因為書寫的時間很短,有些東西不是很完備
但這種練習是蠻有趣的一次經驗!就請不要太嚴苛了(>人<)!

三則小片段下收





【東卷。倫敦。搭傘。】


就因為雨都之稱舉世聞名,卷島才對此時窗外的天色感到錯愕。
「……咻。」連太陽都能收買果然是山神啊。卷島這樣想著,一邊望向身旁還縮在被窩裡,對倫敦顯少的陽光絲毫不懂得珍惜的東堂。
早就嚷著一定會來英國,對於約定總是莫名執著的他現在在這一點也不奇怪。卷島悄悄離開了床舖,深怕吵醒了對方所以連拖鞋也沒穿上,就這樣赤腳踩在11月天的磁磚地板,躡手躡腳來到廚房。
在冰箱前沉思的身影沒多久便被東堂發現了,他囔著“為什麼不叫醒我”、“一個人的被窩很冷啊”,這樣卷島早已習慣卻又不太習慣的話語,最後那些嘮叨在卷島一句『我們去外面吃吧。』畫下句點。

「居然這時候下雨了……」雖然深知這才是常態,卷島踏出家門仰望瞬息轉變的天空還是有某種程度的不快。
「這也沒關係啦。」東堂俐落打開備好的雨傘,以極其符合倫敦氣質的紳士姿態湊到卷島身旁。
「你剛不才說要去租腳踏車的嗎?」
「是啊,不過也沒關係,應該是神聽到我的心願了,倫敦真是個好地方啊。」
「……什麼?」卷島轉過頭去,與東堂四目相接,那雙藍色的眼睛透露出的情緒卷島並不陌生。
「其實在見到你之前我還是有點緊張的,不過現在我很確定,我……」
「不要說!」
空著的兩隻手交疊在東堂嘴上,卷島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反射動作,一定是因為太了解對方了,所以耳膜才會接收到那些還沒在空氣中傳遞的言語。
注意到卷島莫名燙紅的臉頰,東堂瞇起一雙笑眼,右手輕輕撥開覆蓋在唇邊的指腹,左手將傘妥妥撐在兩人的上方。
他說了:「我們走吧。」

一輩子都一起走吧。


=====================================================================


【新荒。公園。拉住手。】


其實新開一開始真的沒打算勞師動眾,但事情只要一告訴東堂,無論多小的事都會變得非常重要。
兔吉不見了。
說真的也不是一件小事。

接獲消息後社團裡的人不分上下全員出動,從校內找到了校外,幾乎有將整個箱根翻過來的氣勢,新開一邊看著大家,一邊記著大家從頰面落下的汗珠。
「是還能去哪裡啊?簡直把人當猴子耍。」嘴巴叨唸手卻沒有停下,荒北撥開眼前的草堆,蹲低身子從夾縫中反覆確認沒有多餘的影子。
「希望不要發生什麼意外。」語畢新開站了起身,拍拍膝蓋上沾染的塵土,不停俯視的脖子終於仰起,發覺四周漸暗的天色,也看見公園裡的路燈早在不知不覺時點亮。
「……。」荒北撇頭注視新開直挺挺的身影,看著燈火穿透橘紅的髮稍透出不真實的光芒,覺得有一句話梗在喉嚨卻找不到出口。

這傢伙不是需要安慰的人。
我也不懂得怎麼安慰別人。

胡亂浮出的情緒讓荒北不自覺搥了身下的泥土,新開聽見聲響後轉過頭去,只見到迅速站起的影子在夜色中凜凜如生。
「我不想浪費時間在這裡了,快把那隻兔子找出來,我要回家了。」
埋怨的語氣卻沒有一絲一毫想放棄的念頭,新開看著那雙找尋和閃避混雜的細長眼睛,不由得笑了,而那個瞬間荒北有如觸電般大喊:「在那裡!」
視線是延展的,荒北起步時腳下的樹葉發出沙沙的乾燥聲響,新開只覺得眼前的人影不停放大、不停放大,在幾乎要撞上的距離交錯而去,連同氣息和體溫也全數帶走。
零點五秒間新開腦海閃過一抹畫面,那是曾經想挽回卻怎麼也無法撈住的手臂,於是在他回過神時自己已經抓住了荒北的手,而荒北的瞳孔此時寫滿不可思議。
「………!」新開想恢復到原本的從容,此刻口袋裡的手機就像必然般響起。
「喂,新開學長嗎?兔吉已經找到了!牠躲在雞舍的旁邊被擋住了!」泉田的聲音充滿達成任務的喜悅,音量之大讓身旁的荒北不費吹灰之力聽見。
「謝謝,我知道了,謝謝你們。」回覆中看見荒北已然伸直懶腰轉身,於是在掛掉電話後,新開以不大不小的沉穩語調說了:「今天謝謝你,快點回去吧。」
荒北沒有回頭也沒有做出反應,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就在他確信已是看不見彼此的距離時,才悄悄舉起僅僅瞬間便被烙下痕跡的手臂。

那一瞬間的新開是想挽回什麼呢?
只是這樣思考荒北就覺得耳殼嗡嗡作響,比公園的蟬鳴更加鼓譟。


=====================================================================


【土井霧。教室。牽手。】


「土井老師~~~~」
「坐好,寫完才能離開。」
那是除了兩人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身影的教室,只見霧丸噘起小嘴,眼睛看著怎麼也寫不滿的作業紙,恨不得這就是本帳冊。
「土井老師,明天,明天我一定交給你,我等下還有打工你可不可……」
「你之前是怎麼告訴我的,你說你已經把作業做完了不是嗎?」
無視一雙大眼裡的苦苦哀求,土井側過身去看向黑板,不給自己任何鬆懈的可能。
「可是土井老師,其他人的作業我都做完了啊,所以我也不算說謊。」
「所以是只有我的作業可以不用寫嗎?」
這樣的辯解簡直事得其反,土井迅速挑起黑板旁的粉筆,轉身後不偏不倚射中霧丸毫無遮蔽的眉心。
因為疼痛所以縮起身子,霧丸抱著頭在地上滾來滾去喊著疼啊疼啊!看不見啦!
你這小子就會裝模作樣!原先這樣想著,卻在發現對方圈住身體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時萌生惻隱,“不會真的丟太大力了吧?”一步一步從講台走近到座位旁,土井蹲下後伸出右手扶住霧丸蜷曲的背,以彷彿在安撫嬰兒般的力道搖晃。
「霧丸?沒事吧?霧丸?」彎低頭想確認對方的神情,於是緩緩靠近,直到髮稍垂落到對方臉龐的距離。
「……土井老師……」原先捂住臉龐的雙手徐徐露出空隙,就在毫無預警之際,那雙下一秒便會掐出水的眼睛在土井心底寫滿可憐兮兮。
「……你!根本沒事!」用力掐住肩頭將對方抓了起來,霧丸像張紙般被攤開在土井面前,不得已只好吐吐舌頭。
明明只是個十歲出頭的孩子,這些古靈精怪的事倒是十分熟手,土井眼角餘光看向那本最終字跡已經像蚯蚓溜過的作業本,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這次打工要去哪裡?」
「嗯?啊,過了橋那邊不是有家米行嗎?剛進了新稻,要搬貨呢!」
「這麼粗重的工作怎麼會找你?」
「因為沒人嘛嘿嘿。」右手姆指和食指勾成個圈,霧丸一如往常的金光閃閃。
「……快去快回,今天你作業是一定要寫完的。」轉身覆起作業本,土井拉起霧丸的手,直直往教室外走。
「土井老師?」語氣中是沒有隱藏的困惑。
「我跟你一起去,快‧去‧快‧回。」加強的語字似乎在掩飾什麼,但霧丸才管不了那麼多呢,現在的他只知道自己小小的手被包進大大的掌中,有著跟錢幣截然不同,卻同樣能讓自己飄飄然的溫度。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69-4f18307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