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分隔理論

《東卷+高綠》六度分隔理論


消化一下梗,其實攻受並不明顯,畢竟我逆可(爆)
基本上是以東卷為主軸進行的小短篇文章,請清楚這四個人後再進行閱讀,謝謝




「不過還真沒想到會這麼巧啊www髮色相同也就算了,居然連生日都一樣wwwww」
「就是說啊,該不會連個性也一樣吧?」
「說不定喔wwwwwww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啊。
卷島裕介看著眼前頻率相合的兩人,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樣的命運才會造究這番情景。

原本只是拗不過東堂的死命糾纏,只好答應跟他一起來逛街購物,沒料到走進一間髮飾店,在挑選根本分不出有什麼差別的髮箍時,有如偶像劇般在同一款式上與人指尖輕觸。
那個人有著飛揚的眼稍,燦爛的嘴角,是跟東堂一般明亮的顏色,於是就在『你先拿的,你先試』、『沒關係,我頭上已經有了』、『那你試看看啊,說不定更好看wwww』、『其實只要人長得美型,不管戴哪一種髮箍都好看啊』、『…噗!我覺得你這個人很有趣啊wwww』、『你也不賴啊,跟我一樣有眼光』,這般不知所以停不下來的對話啟動至今,話題隨著步行距離不斷延伸,從天南地北跑到近在眼前。

果然不該跟他一起出來的。
卷島“咻”的嘆了一氣,之後將眼角悄悄撇向身側一樣安靜走路的人。
那個人個頭極高,留有一頭短綠髮,戴著厚重的鏡框卻遮不住纖長的下睫毛。
怎麼看都是文靜的書生氣息,就因如此,卷島的目光才更無法從對方右手上那不相櫬的絨毛小熊布偶移開。

不會是小野田那種類型吧…?
盯著被掌心穩穩托住的褐色小熊,卷島不由自主聯想到也有著微妙嗜好的學弟,而後無預警彈出田所苦口婆心說道“你也該好好建立人際關係啊!”的畫面。

「……那是你喜歡的東西嗎?」主動發出蜜蜂振翅般的音量,對卷島而言已是極大進步。
「只是本日的幸運物。」無所動搖的平靜回答,在卷島認為交談將就此結束之際,對方接續:「其實我也很好奇你那條圍巾。」
纏繞脖子三圈多仍有餘的兩公尺圍巾不是第一次受到矚目,「…只是喜歡而已,你覺得噁心也無所謂。」卷島的語氣極其平緩,彷彿話題無關自身。
此刻,對方緩緩舉起纏繞繃帶的左手推起眼鏡,「對於堅持的事毫不退縮的人,並不噁心。」
卷島注視身旁那位高個子,接觸到冰冷鏡片下那絲溫度,嘴角自然的上揚。
「……,你也是…很厲害啊。」「我只是盡人事而已。」

天生廣角的注意力讓高尾不費吹灰之力感受到身後的和諧,而後輕轉範圍,便直接將身旁戴著髮箍的男人看進眼底。
從開啟對話至今,男人自信的笑容不曾間斷,卻從未有像此刻這般柔軟的眼角眉梢。

「…你跟後面那個綠色長髮的……」
「你說小卷嗎?」
「對www小卷wwww,身高很相近啊。」
「很近啊,只差一點點。」
「真好,接吻很方便吧wwwwwwwwww」

不大不小卻恰入耳裡的音量讓卷島倏地寒顫,一個箭步向前掐住了正雀躍說著“你眼光真的很不錯啊”的東堂,一邊大聲叫道:「你到底胡說八道了些什麼啊!」
「不不不wwww他沒有說什麼,是因為我有鷹眼啊wwww」指指自己的眼睛,高尾笑得燦爛,頓了口氣後接續道:「而且啊,情侶之間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想否認卻又不知道哪裡有錯,卷島放輕了掐住東堂脖子的力道,東堂則回以一抹毫無隱藏的微笑。
那些情啊、愛啊,即使再怎麼小心翼翼,總能在細微末節裡綻放,而這些通通都沒有逃過那雙銳利的眼睛。

看著眼前的兩人和即將走到尾端的商店街,高尾覺得也到該分道揚鑣的時候。
「今天聊得很開心啊,不過我的車就在前面,得過去了。」
「喔?你有騎車啊?自行車嗎?」交談中東堂只知道高尾隸屬於籃球隊。
「是這個wwww」
拿出手機秀出照片,一台板車佔據了整個畫面,東堂和卷島在看過照片後,幾乎在同一瞬間爆出「你都騎這種車嗎?要不要試試公路車?」、「你有這種腳力騎山路很適合的!」
沒想到會得到激烈回應,高尾不自主向後退了一步,側頭對綠間說出:「怎麼辦?我好像很受歡迎啊?」
「……我無所謂。」
「耶?重要的後衛不在了也沒關係嗎??」高尾忽地拔高音量。
「如果對自己堅持的事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放棄也無所謂。」綠間邊說話邊邁開步伐,從高尾的身側走向前方。

「但我想你不是這樣的人。」

短短一句話卻蘊藏了無數力量,高尾注視前方的高大背影,無法克制嘴角大幅度上揚,於是望向站在一旁同樣笑著的兩人,略帶歉意卻語氣堅定的說出:「抱歉,我果然還是最喜歡籃球了!」

喜歡籃球,也喜歡一起打籃球的那個人。


目送兩人的背影離開視線,卷島輕嘆一口氣,「我也該回去了,居然花了這麼多時間。」
「等等,小卷,其實我……」
「少囉嗦。」
一句話打斷東堂想繼續的話語,卷島筆直走向前方,甩了甩末端還兼具手套功能的圍巾。

「已經知道的事,說出來就太煩人了。」

因為了解彼此,對於看見別人如此表現的東堂,卷島不難想像他的後續反應;相對的,東堂也明白卷島未清楚指出的“事”究竟是指什麼,所以他快步追上卷島身側,貼近隨著步伐晃動的綠色髮梢。

「我果然最喜歡你了!」
「不是叫你別說出來!」
「我沒說啊,只是要幫你說。」
「沒有人要你幫忙!!!」

望向東堂得寸進尺的陽光笑容,卷島在心底唸著再也不要對這個人心軟。
但這樣的念頭終究沒有堅持下去就是。


-END-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60-45390c8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