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對啊

因為手頭的劇情已經走到尾聲所以開始有空間去想別的事
今天看了井上雄彥的特別報導覺得很有感觸
當然大師心裡想的事我這種小人物無法觸及半分
但偶爾也想以創作者的角度來說點話
其實不講也無所謂,講出來反而像是在博取什麼

可是不說出口我好悶啊!我才不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

有人覺得努力是不需要被人看見的,但沒被看見誰知道你在努力
就像電視新聞只會報導月入二十萬而不會講先賠了五百萬一樣

不是只有我,每個創作者都是辛苦的!!!

只要努力跑完全程的人都值得被鼓勵!!


以下是關於這次小說的創作過程,沒有劇透,超‧級‧長
基本上每次創作都是這樣也沒有厚此薄彼
硬要說不同大概是這次字數很多所以痛苦拉長了(吐)

如果想了解就可以繼續閱讀,不想的就不用點開,真的



IMAG_0940.jpg


一開始的構思還是習慣用手寫,大概就是想到什麼橋段就寫下來
之後就是拼命看檔案和訪談去補充角色的個性,揣摩他的思考方式等等
基本上因為是同人小說,還是以能夠順利走完劇情的前提去選取個性
否則H君應該會比現在更強勢,但這樣就沒辦法掰彎他了(爆)

因為這次是共構時空所以拼命的跟冬音討論、討論、討論,然後逼瘋他(?)
配合兩邊時間軸的時候常常會有以下對話

「你那邊賞櫻是什麼時候?」
「我看一下,11年的3月19日,有空嗎?」
「OK,可以。」

我們是經紀人嗎為什麼要連幾年幾月幾日都要設定??
還有一大堆根本不知道要幹嘛反正就細到不能再細的小東西

確定時間和大概事件的起承轉合後就開始動筆
因為這次架構很長想邊修邊寫,基於我有紙本病所以只能當樹木終結者


IMAG_1155.jpg


第一批打印完剛好遇到星巴O買一送一,於是我坐了進去看稿
驚覺該回家時,才發現自己動也不動了六個小時,最可怕的是還沒校完3萬字


IMAG_1157.jpg


這一段我改了十次以上,最後的版本跟紙本的標記又完全不一樣

身為寫文者、校對者、閱讀者的我是不同的態度
我在校對的時候會反覆去唸句子,唸它的通順、情緒,以及用詞結構
至少看見時不會覺得厭煩、無意或誤會,我想這是我追求的,希望能做到



寫到某一段時Y君變得很不受控制,那一晚我至今無法忘懷
可能是因為已經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他不停反抗、製造混亂,整個人都變得焦躁不安
明明應該往下一步走可是踏不出去
我聽著配合劇情的BGM,一顆心就像是要滿出來般

不停哭著、喊著“我喜歡你、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為什麼失控
講起來很煩但那真的不是我的情緒

讓角色活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可是一但要成立一個人就必須有各式各樣的情緒
就算再怎麼單純的心都不可能只有一種面向
於是一個故事裡如果有兩個角色,就等於要把自己的腦袋拆成三個
越多角色就越多,越多角色就越多
每個活著的人都佔據自己腦袋的一部份,再視需要去拼湊究竟要幾種性格
其實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要我具體描述又太生硬

當他們懷著愛意傷害彼此的時候我一邊咒罵一邊痛得無法阻止眼淚
當他們覺得世界了無希望的時候我一邊打著文字一邊覺得心如止水
當他們甜蜜地大喊我愛你的時候我一邊害臊一邊感受世上最美的人

角色哭著的時候基本上我都哭著
但最慘的一次還是H君
簡直停不下來的嚎啕大哭,連螢幕都要看不清楚
就這樣來來回回花掉一包多面紙,寫完後重看卻覺得...嗯?(爆)

可是當下他就是這麼難過,這麼難過

就是這樣去活著、想著、投入著

故事裡的現實是一種現實,對我而言他們在那裡就是這樣行動
有的時候沒辦法前進是因為他們那時候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但如果是活生生的人就不可能全都是美好的
他們有笨拙的一面、狡猾的一面、令人費解的一面
每當要碰觸到那些討厭的東西自己也覺得很討厭

可是沒辦法,因為他們是人,不可能一昧按照別人的想法去做

只是如果讓他們活得太自我,這樣的劇情又岌岌可危
放任和馴服的兩條線要如何拉扯真的很困難
可是最終還是要回到創作者的心
因為他們是從我的心所孕育出的靈魂
舉例而言大概就是什麼樣的父母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絕對不可能用:「他就是這種個性我沒辦法。」就完全卸責

偶爾要有懸崖勒馬的時候,雖然我心底深處覺得才沒有那麼美好(笑)

基於上述我有時候會懷疑自己寫出這樣的東西可以嗎?
但再看幾次我都覺得沒有退讓的空間

已經是最好的了,不可能再談其他的戀愛了

不是我創作了他們
而是他們成就了我

寫到這裡我終於知道我寫這篇文章的意義



PS.這裡的最好是指完成作品那一瞬間
   或許再過一陣子我就會有另一種感覺也說不定?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19-861e2692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