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願望

先前有提到過,“翻了以前寫的東西”,現在來丟一下(笑)

《關八,渋谷昴中心》三個願望

這一篇真是我貼過再貼、貼過再貼的文章了(掩面)
都已經將近6年前的文了真的沒問題嗎XDDDD

喜歡這篇不全是因為SUBARU中心
應該說這是當初的我心中,他們相處的感覺

幾個大男孩,生澀的青春(&文筆)
有些煩人有些曖昧,但大家的心始終8→1

現在的我寫出來肯定不會是這種感覺了吧?
不是說他們在我心中感情不好了,而是相處的方式和氛圍已經變了

長大了呢,不管是他們,或是我


《三個願望》文章下收↓↓↓




一年一度的三個願望,已經想到不想再想了。

從早期的身體健康財源廣進,到俗不可耐的國泰民安世界和平,要是許願就能實現,我想這世界早就天翻地覆,連豬都能當上國王了。

嘛,願望什麼的,根本沒什麼意義嘛。
所以生日什麼的,其實也沒什麼意義。


就算多了一歲,也只能幻想著明年的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就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了,事情變化總是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誰想得到十五歲生日,收了五千圓後自己就踏進了不歸路。
誰想得到連那副放蕩不居的死樣子也有那麼多人願意喜歡。
誰想得到又是生日那天,自己跟七個笨蛋組成了一個團體。
誰想得到只是喜歡唱歌的慾望有一天竟會變成一生的感動。

誰想得到?
誰想得只是一個生日,竟改變了我那麼多?

又有誰想得到,其實我已經不想要再生日了。


因為我不想要再改變了。


********


有人說,在夏天感冒的肯定是笨蛋。


「哈‧‧‧哈啾!」

轟天的巨響讓村上不知道該打還是不該打。
是該教訓一下橫山這沒教養的舉動,偏偏看著他垂著兩行鼻涕,總又心軟的把手收下了。

「你真是笨蛋耶!」隨手抽起幾張衛生紙,渋谷一把塞進了橫山手裡。
「誰叫昨天突然下雨。」嘟著厚實又圓滾的雙唇,橫山的表情無害至極,完全無法與平時大魔王的種種舉動相連在一起。
「樂屋不是有傘?我記得你跟小雛一起拿傘走了不是嗎?」鄙視的看著橫山,總覺得這個藉口不是很高級。
「傘只有一把嘛!」橫山不甘勢弱的大聲嘟嚷出來,渋谷反倒是愣住了,換了個視線,就見村上笑得露出了兩顆虎牙,卻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吶,究竟是為了不讓村上淋溼,所以選擇自己多淋一些,還是因為天色已暗,橫山在通往兩人家的岔路口將傘帥氣的塞給村上自己跑走?

或許,是哪一種可能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橫山因為村上淋雨了,嗯,是這樣的吧?


渋谷的腦子轉了轉,決定不再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就怕被感染到病毒,也不想打擾村上贖罪的機會,渋谷決定去敲敲吉它,才一出樂屋,就看見丸山從另一間樂屋走出,鼻子也塞著兩撮衛生紙條。

「感冒了嗎笨蛋?」這次又是什麼?記得丸山可是有打傘走的,總不要跟我說因為淋雨很有詩意所以淋了。
「不知道,過敏吧?」表情顯得很沮喪,然後用力吸了鼻子。
「不會吧?現在又沒花粉。」渋谷的表情寫滿震驚。
「不是只有花粉才會過敏呀。」丸山的表情是充滿溺愛的苦笑。
「誰知道呀,搞得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感冒了。」老頭口吻,又伸手抓了抓屁股。

「啊,你怎麼知道大倉感冒了?」

渋谷聽了實在是生氣的露出一個醜陋萬分的鬼臉,丸山只是望著渋谷,把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線。


渋谷現在的表情,就跟他隔天早上發現自己不受控制流著鼻水的表情一樣。

該死的不管是感冒還是過敏,總之希望鼻水這種東西能不要再流了就好。


**********


「你是壽星你哭什麼哭呀!笨蛋。」村上一掌啪的響亮,被打頭的安田仍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笑得比哭還難看。
「那個布丁我要呀!」橫山一指比著蛋糕底層的滑潤布丁,試圖阻止大倉一刀把它全部攬入紙盤的動作,怎料大倉只是露出一抹邪笑,毫不留情的將所剩的蛋糕一把奪去,再一個大嘴咬下鮮黃色的柔軟部份。

大倉的惡作劇剛好讓橫山有機會上演每次都玩不膩的戲碼。

就見橫山哭喪一張臉,兩隻手不乾淨的摸上村上的腰,惹來一陣銳利的手刀後,就能開心的接收村上盤子裡的那半塊蛋糕,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總覺得村上的半塊蛋糕,有布丁的地方可真不是普通的多。

這廂的大倉則是偷偷將蛋糕上的草莓扔到了跟丸山划拳玩得正開心的安田盤裡,只見丸山笑了笑,安田發現了,一轉頭就看見大倉笑得像隻偷腥的貓。
安田坐近到大倉身邊,沒一會兒功夫,在場其他人就感覺到一股結界直接在兩人身邊佈開,大倉摸著安田的頭,曖昧地咬著外人聽不見的小耳朵,就見安田一會兒大笑得翻過去,一會兒又靦腆的笑得甜滋滋,反應之直接讓人看了不禁會心一笑。

渋谷在一旁看著坐在角落不說話的錦戶,興趣一來拿著飲料便坐了過去。

「累了?」瞇起大眼望著似乎有些受驚的錦戶。
「不,沒事。」笑得有些勉強。
「在想誰嗎?」意有所指的丟出一句,錦戶扯出一記苦笑,嘴邊的痣跟著動了動,輪廓分明的眼眸更加深沉。

「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說。」
字正腔圓的關西調,渋谷的眼神充滿了“說得出口,我就幫你完成”的自信。

「你的生日也快到了不是嗎?」
「啊?」
「幫我許一個願望吧?」
「什麼願望?」

錦戶抿了抿唇,表情有些靦腆,是讓人瞧見了就想逗他個兩把的樣子。

「希望能有八色彩虹。」

渋谷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看著錦戶,過了幾秒,渋谷從哼氣變成了大笑。

「這種願望你昨天就許過了吧?」不算大力的推了下錦戶的頭。
「反正你也沒有什麼願望要許不是嗎?」膚色的關係,實在無法從昏暗的包廂裡看出錦戶的臉頰現在到底是什麼顏色。
「你這死小鬼給你一點顏色就囂張起來啦?」作勢的握緊拳頭,渋谷猙獰的表情做得十分確實。

「給我八色就無限大了嘛。」錦戶的眼眸笑成了彎月的形狀。

「死小鬼!」拳頭剛揮下去,一旁的丸山便因為被橫山他們灌得醉薰薰,一個失重就倒向了錦戶那旁,這麼好巧不巧,渋谷的拳心就這樣掉到了丸山的腦殼上。

「為什麼打我?」丸山躺在錦戶的膝上,露出了滿臉無辜看著渋谷,渋谷看著這樣的表情除了狠狠的發笑外,別無他法。


**********


總覺得時間也是個很任性的東西,就算希望它停止,它還是隨心所欲的照自己的節奏走下去。

生日快到了,鼻水竟自然而然的停了。
生日快到了,離內回來的日子更近了一些。

算了吧,快要生日那就生日吧!
仔細想想,生日也不全是壞處嘛。

如果不是有生日,我不會進傑尼斯。
如果不是有生日,我不會成為關八。

如果不是這樣,我就不會得到那麼多的東西。

什麼都可以改變的,但請不要改變這個。


「最後一個願望可不要講出來呀!」

村上對著正準備開口的渋谷笑了笑,渋谷僅是彆扭的回了:「我當然知道啦!」然後在心中默唸著自己最後一個生日願望。


希望我們八個人能一直在一起。

因為我們8→1。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410-0bd482d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