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文系列(三)

這是我第一篇相二相文,就因為是第一篇,所以很直覺
我也很難斷定這一篇到底好不好,但不管再看幾次都有一種“就是這樣”的心情

竹馬這個CP在我心中有股難以動搖的安定感
那種長久以來建立起的信任和互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待的
戀愛沒有所謂先來後到,但相處模式卻很容易因為時間長短而改變(除非一直不熟)

總之,雖然現在比較少在J禁,但竹馬丟出的閃光彈我還是很樂意的收下(笑)



懷舊文系列(三)

【 痕跡 】

題材:J禁,嵐相關
CP:相葉&二宮
收錄:Storm or Calm
補充:配對感不重的老夫老妻模式,無病呻吟(笑)





小時候老師總會說著,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收好。

坐在旁邊綁著兩撮小馬尾的女生舉手,憤憤不平的說著:「可是他跟我用一樣的筆怎麼辦?」
那個手指的彼端應該是指向我沒錯吧?小女孩就是小女孩,那時總會有種男女互不侵犯的童稚想法。
老師聽言歪頭笑了笑,說了句:「如果怕搞混,就寫上自己的名字吧,這樣就不會搞混囉!」
隔天,女孩的筆上多了張標籤貼紙,我看了後只是伸個懶腰。

實在不明白自己的東西怎麼會搞錯,
不過別人要是擔心,貼個標籤倒也無所謂啦。

二宮和也,在小學二年級就學會望著窗外的雲淡風輕,想著今天發行哪本漫畫。

 
**********


「才沒有一直在一起。」

不明白為什麼總是有人對著自己問『相葉在哪裡?』
自己可沒有辦法像經紀人一樣隨時跟著那個超級偶像,
再說如果有這樣的閒工夫,我寧可把昨天新買的電動破關。

這是被詢問的第六百八十四次。

二宮終於忍不住問了剛巧不巧得到六百八十四次問答機會的松本。
松本聽完後直直笑了出來,不僅笑得莫名其妙,還用一種理所當然的態度說著:
「不是總是在一起嗎?不問你要問誰呀?」

二宮對松本的回答相當不滿意。
他積極的反駁如果以二十四小時為例,他們至少有八個小時不在一起。
看似理直氣壯的回答,卻使得松本笑彎了腰,連聲喊著「是在一起太久,被相葉感染天然了嗎?」
這番嘲諷氣得二宮回擊了:「如果是你,我想連八小時都沒有跟翔分開過。」
松本愣了愣,原本上揚著的嘴角垂了下來,貌似生氣其實是害羞的轉身走掉了。

八小時耶!八小時很多了好嗎?佔了一整天的三分之一呢!
所以我們才沒有『一直』在一起。

似乎是對自己獨到的見解表示滿意,二宮拖著自己一貫的駝背身影,未繞一絲遠路找到相葉正獨立工作的攝影棚等待著,當然,不忘攜帶自己的掌上型電動。


**********


「我跟你應該一點都不像吧?」

那天的相葉眨著兩顆黑溜溜的眼珠,對著正努力與大魔王廝殺個兩百回的二宮說話。
瞧著二宮根本連吭都不吭聲,同時熟知這時候打擾他待會兒肯定沒好下場,相葉轉身看向一旁拿著參考書卻發起呆來的櫻井,拖著一張椅子就坐到了他前頭。

「吶,翔我問你,我跟二宮一點都不像吧?」
櫻井的腦袋裡剛吞下了一大堆英文與數字,面對相葉傻裡傻氣的問題,順應的點了個頭。
「那為什麼前輩總愛對著我二宮二宮的叫?」
相葉的聲音像鴨子般嘎啦啦的把剛存好檔的二宮吸引過去。他回頭看見櫻井摸了摸相葉的頭,然後用著溫柔的笑靨說著:「因為看著你就會想到二宮吧?」

相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二宮一時卻覺得語塞,感覺有什麼思緒悶在腦子裡渾沌不清,卻無法化成文字。


**********


人生只要有了一定資歷,許多童年往事都埋藏在時間的洪流裡,隨著人微小容量的記憶而消淡。
二宮這天彈著吉他構著詞,回想記憶。發現似乎有一些從前的片段被自己不小心遺忘了。
老實說自己不是個很在意過去的人,畢竟悲傷的難過的,曾有的負面遭遇,能忘就忘,無需再記。

但現在忘記的,全都該是很重要的東西才是。

有些苦惱的無法進行創作,於是他丟下了筆,走到玄關套上帆布鞋,也不知為什麼的穿過大街小巷,結果卻走到相葉家去了。


「吶,很燙唷。」小心的將一碗熱氣滾騰中的拉麵端到二宮面前,二宮恭敬的拆開免洗筷吃了起來。
「怎麼會突然來找我,嚇了我一大跳。」
相葉沒想過在這個輪休裡,二宮竟會突如其來出現在自己家門口,第一句話是,我餓了請我吃麵。
嚇了一大跳?二宮在心底這樣疑惑著。總覺得兩家間交流之頻繁,就算哪天床舖搬了過來也不需要太驚嚇吧?更何況十多年看到都快爛掉的老面孔,化成灰我想都不會有任何驚嚇感。

「二宮?」開口詢問了眼神明顯空洞,心思不知在哪神遊的人兒。
「如果一定會改變的話,為什麼你沒變聰明呢?」
「啊?」相葉歪了頭,無法進入狀況。
「等下陪我去一個地方吧。」說完話,二宮將麵條吸得津津有味。
相葉則用力的點了個頭,露出滿意而愉快的笑容。


**********


映照著夕陽的黑板成了一片葡萄酒紅,兩個人的身影從地板延伸到牆壁,在長型教室裡被拉得細長。

「在找什麼呀?」相葉滿腦子問號的注視二宮小小的身型穿梭在一張又一張桌子間。
「別吵,我正在找。」被這麼一喊,相葉乖乖的閉上嘴。

感覺好像進入了時光機,卻找不到曾經的那個年代。
二宮對著應該很熟悉,卻在此刻意外陌生的教室感到無可否決的恐懼。
那是由一點細微所牽動的心情波折,是像二宮這般心思纖細的人才容易查覺的。

而相葉在一旁安靜凝望二宮找尋著什麼的臉龐,不知不覺望了出神。
在相葉的眼中,二宮的樣子似乎一直都沒有改變。

像隻小狗般的可愛,有著慵懶從容的態度,
愛在攝影時躲到一旁偷懶,打著電動就直到天昏地暗,
總是跟其他人撒嬌,對著自己卻一直大叫著『笨蛋』。

原該是這般的熟稔,但相葉也在微微間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正悄悄的在兩人中流逝著。
那是相葉不願樂見卻也無法阻止的消失,好像過去的零零種種會因為年齡的增長而遺忘。

但是相葉卻不想忘記。

他不想忘記第一次見到二宮時,二宮撇著嘴卻又讓他坐到自己身旁的態度。
他不想忘記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總會在平交道前研究火車何時會來而擔誤時間。
他不想忘記跟二宮迎接的生日,他拿著禮物不知該說聖誕快樂還是生日快樂的窘樣。

不想忘記,是絕對不能忘記的。

相葉在心底頭叮囑了好幾次,然後二宮叫喚聲讓他驚醒了。

「這裡,是我以前坐的位置。」站在第三排的走道旁,二宮轉過半身來對相葉輕輕微笑。
「喔,你還記得呀?」相葉咚咚的跑了過去。
「嗯,不過,還是不一樣了。」二宮摸了那木造的桌面,手指像眷戀著什麼般盤繞著。
「因為已經過了很久了,都換好幾遍了。」同樣摸了椅子,相葉似乎能想見小小二宮坐在椅上看漫畫的可愛模樣。

二宮聽了話,轉過頭望著相葉的眼眸,不知為什麼,相葉震懾了。
因為他從二宮原該是古靈精怪或閒雲野鶴的眼中,看見了不該屬於他的深沉悲傷。

「我以前曾在自己的桌上刻上自己的名字,那時候還以為這樣就可以佔領它了。但是找不到了,可能早就搬到別處,或消失在哪個焚化爐。」
「時間久了,就一定會消失了嗎?」

蹙著眉,二宮淡淡的,像朗誦一篇課文般刻板的唸著。
相葉撇低了頭,瞄了二宮一眼,眉頭不自覺也皺了起來。
他清楚知道心細的二宮所受的感慨肯定是自己的千千萬萬倍。但他卻捨不得二宮糾結在這種信任與不信任間的抉擇。

「一定有什麼是不會因時間改變的,一定有。」

相葉的手不知何時覆蓋上二宮的,二宮的嘴角很努力的扯出一笑,但是相葉看得出來,在長久的交情之下,他還不至於看不出這個笑容是虛假而空虛的。

「相信我,我是不會改變的。」肯定且堅決的,又訴頌了一次。
二宮的視線在一片飄渺中聚焦在相葉眼底,那一種無所動搖的感覺令二宮有些昏眩。

「等到下一個十年再這樣對我說吧。」單薄的嘴唇帶著些許不確定。
相葉不加思索的點了頭,二宮對這般單純的相葉實在是忍不住滿心憐愛。

你可知道我剛說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約定,而你卻如此輕易的答應。
或許,不需要問任何答應的理由,因為時間就是最好的答案。


**********


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氣氛是意外的凝重。
自認不是很機靈的相葉實在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該對二宮說些什麼,只是默默跟在他的身旁,然後不知不覺走到了平交道前。

「啊!」

相葉的一聲大叫讓二宮著實吃了一驚。
「幹嘛大叫呀!笨蛋!」
「現在幾點呀?」相葉興奮得讓二宮摸不著頭緒。
「啊?‧‧‧六點二十三分‧‧‧」雖不明白卻還是看了錶。
「那快了嘛。」
相葉的話剛落下,二宮就突然憶起什麼的看向鐵道右方。
列車在兩分鐘後從兩人眼前轟隆隆的經過,揚起的風沙讓相葉不自覺閉起了眼睛。
所以他並沒有看見,在一片煙塵之中,二宮的笑容竟是格外的清新動人。

「咳咳咳‧‧‧」手揮了揮,相葉總覺得鼻頭癢癢的。
等相葉張大了眼後,二宮手頭的衛生紙已在眼前擺動多時,
就像是習慣一樣,相葉滿臉笑容的收下,然後擤了擤鼻子。

「我真的跟你一點都不像呢。」

二宮天外飛來的一句話,讓相葉雖帶著笑意,卻歪著頭滿臉搞不懂。

「前輩當時到底為什麼會搞混呢?」說到這裡,相葉的腦袋終於明顯的連出一條線。
「就是呀,我實在搞不懂耶!老是對著我大叫二宮有什麼好玩的呀?」
看著相葉憤憤不平的樣子,二宮笑了,彷彿路邊盛開的蒲公英般,把快樂也帶到了相葉身上,於是他馬上噗嗤笑了出來,兩個大男人就在平交道前,笑得跟十五歲的男孩一般純真快活。

二宮終究是沒對相葉說出,以前的自己也總被人相葉相葉問個不停。

雖然是相同的,但總是有些不同。
被承認加上標籤的是你而不是我。

自己的東西總要自己收好,

屬於二宮和也的東西,無論多久都不該消失的才是。



《END》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85-7610748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