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Hijack

半夜莫名寫完的文,可見我有多不想趕稿﹝爆﹞

這次用的是警察和機長的身分設定,小短篇所以寫起來沒啥壓力
邊寫台詞一邊想著 cv.諏訪部順一 就覺得全身快不行﹝自重﹞

文章下收,前味有點苦但收尾是甜的,輕鬆觀看即可wwww




「你為什麼又這樣!」鬆鬆軟軟的羽絨枕頭筆直飛行,在重力加速度的定律下,碰觸瞬間發出重重悶響,黃瀨雙腿跪在凌亂的床單上,急促呼吸打亂整間房的空氣。
「就說是臨時的,我也沒辦法呀。」無視於剛才背部遭受的虛無攻擊,青峰拉起長褲,唰地一聲束緊拉鍊。
「我好不容易才回來一趟,你這樣就要走?」看著對方動作絲毫不為所動,黃瀨心中有股難以平息的氣燄,下不去、降不了。

身為機長的自己,即使擁有全世界的藍天,卻敵不過那個人眼中的湛藍火燄。
於是排除萬難,為了配合對方的時間而翱翔,卻也為了對方的時間而墜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就是這樣,不說了。」俐落披上外衣,胸口的警用勳章閃閃發亮,如同那個人背覆的所有驕傲。
「不要去!」黃瀨一個箭步往前,迅速跳下床,拉住了青峰的手臂。
「等一下那個犯人就要跑走了!」
「那我跑走了就無所謂嗎!」

黃瀨的吶喊漫延屋子每一個角落,幾乎撕裂性的窒息。

「就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什麼都可以忍,可是,如果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那我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聽到青峰的假期後,他不顧一切跟同事換班,連飛了十二個小時才回到日本。下了機場黃瀨也沒有停下腳步,他拉著行李箱直接在機場叫了計程車,上車後打開智慧型手機排下次的航班表,之後還要預約醫院做機長的定期性身體檢查,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黃瀨感覺到急迫,但他又不得不那麼做。

只要能多見戀人一秒鐘,再怎麼樣的辛苦都有代價。

即使是那麼小的願望卻也被摧毀了。
知道青峰的職業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的警察,應該體諒他、理解他……那全是狗屁!說什麼真正的付出是不求回報,少騙人了,自己只是個普通人,沒有那種普渡眾生的偉大情操,付出的愛如果沒有得到回應,就像潑出去的水總有一天會乾了一樣。

「……放手。」青峰撇了一眼腰間閃著紅燈的對講機,將自己的手臂抽離黃瀨的掌握,之後頭也不回的走向玄關,套上鞋後匆匆出門,黃瀨耳裡只有門把關上的金屬聲響,以及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或許一切都結束了吧。
黃瀨無法克制雙腳一軟,癱坐在冰冷的磁磚地板,覺得自己感受到了終點。
這裡沒有溫暖的胸膛,只有孤單的自己,任由眼淚潰決。

世界真的太過安靜了,黃瀨覺得自己彷彿坐在駕駛艙,看著眼前一片純粹蔚然,伸出手卻又什麼都抓不到,因為那是宇宙萬物的一部份,太過美麗的東西永遠不會只屬於一個人。

在不知道過了多久後,黃瀨起身,走到了梳妝台前,看著自己紅腫的雙眼和鼻頭,勉強擠出一個還稱得上笑顏的表情,卻發現那比哭還難看。
於是轉頭,看著隨性擺放在床邊的行李箱,發現其實根本不需要打開,因為很快就要原封不動的拖走了。

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還會有下次嗎?

黃瀨自嘲的搖頭,覺得自己愚笨到了極點。
不是最討厭糾纏不清的女生了嗎?為什麼自己反而變成了這樣的人?
青峰說不定早就受夠了這樣的自己,只是偶爾還能當作發洩對象所以才沒把自己趕出門吧?
真是夠了,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
即使可以為自己所愛的人付出所有的所有,但如果不能被愛著,那些所有的所有也都成了最空虛的寂寞,反過來吞噬傷痕累累的自己。

乾脆把班表再調一下?來個法國巴黎之旅,在那個充滿戀愛氣息的浪漫城市,說不定會遇見比青峰更好的人也說不定。

就在黃瀨打開手機準備確認行程時,他隱約聽見門外的聲響越來越近,那是很熟悉的踏步頻率,令心頭隨之震盪。
於是金屬門把被打開了,倒映入視網膜的是青峰滿頭大汗的喘氣表情。

「……小青?」因為太過驚訝反而無法動作,黃瀨站在原地,手機從鬆開的指尖掉落。
「……哈啊……,你……清醒點了沒?」隨性用左手背擦去自己下顎的汗水,青峰解開因汗濕而與肌膚緊黏的上衣釦子。
「你為什麼回來了?你不是……」
「忘了把對講機丟給別人了。」
「可是犯人……」
「要先扣上手銬的傢伙在這裡吧?」青峰伸出右手,緊緊的,握住黃瀨的手腕。

那一瞬間,黃瀨覺得青峰的天職果然是警察,因為自己如此心甘情願的被逮捕。
而自己這一輩子也不可能再遇到這麼喜歡的男人了,只有他可以抓住自己憧憬藍天的靈魂,只有他可以給予比世界更寬敞的擁抱。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忙……對不起。」向前倒在青峰的胸膛,感覺到因劇烈奔馳而沸騰的體溫,即使如此卻又不肯抽離一分一毫。
「你道歉錯地方了。」回抱住對方的身子,青峰輕輕地,在黃瀨耳邊喃語:


「想要的東西不早都搶走了嗎,強盜犯。」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47-c9a17c5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