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神馬的

坐在擦拭得一塵不染的化妝臺前,立體環繞音響播放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經典小號,黃瀨跟著節奏用鼻音哼出斷續旋律,看著自己修整完畢的十根手指甲,覺得非常滿意。
從鏡子裡重新檢視自己,身體洗乾淨了,頭髮也吹乾了,香水用了浪凡的永恆之水,雖然他抱怨過有點甜,但無法確定何時能見面,如果能留下後味的性感,至少有點價值。黃瀨起身,用手撥開由貝殼和串珠構成的門簾,啪答啪答互相拍打的聲響如同心跳,有些雜亂有些鼓躁。

明明才十四天五小時八分十二秒沒見到面,卻覺得過了好久好久,尤其是在夜晚降臨之際,竟變得如此黑、如此長,躺在床上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如何擺放。
但這些肯定不能說的吧?否則會讓他傷腦筋的。
在一起那麼久了,雖然總是表現出不在乎或厭煩的模樣,可是心底會記住,並且從細微末節悄悄改變,這種不討喜的溫柔只有懂的人才明白。

黃瀨沒有發現到自己嘴角正悄悄上揚,在窗戶縫隙透出的斜陽下,美麗異常。


────── 摘自 3.14159 番外篇《靜靜》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38-8f9f64d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