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3.14159(06)

實體書中擷取:

那時候的我,或許早就知道,那樣的渴望已經悄悄變質。
只是我不願意面對,或許是因為毫無理由的自尊,彷彿承認喜歡就等於一敗塗地,更何況,那時候心底的信仰過份崇高,以至於膽小,膽小到不願意接受自己可能也被喜歡著的事實。
想要贏卻不肯看見他敗,想要愛卻不敢相信被愛。如此矛盾的心思日日夜夜在腦海中拉扯,直到超過精神所能負荷的程度。
所以我逃開那雙一度觸碰到我最深處的手。而那雙手現在卻孤傲的不肯再去擁抱這個世界。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如果你發現我在看你,那是因為,你也正在看著我。



海常其實是間很不錯的學校。
制服好看,學生素質平均,不反對自己的模特兒工作,籃球隊也有一定水準。雖然有些時候,還是會希望看到那個人絕倫的身手。

算了,這都是自己的選擇。

當初黑子離開帝光籃球隊,自己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驚訝,畢竟自己視黑子為好友,是那種想好好交往一輩子的朋友,但對方從來沒有向自己透露出任何離去的訊息,又或者是,自己那時候,根本什麼都看不到了。
青峰的事給了自己太大的震憾,不僅僅是因為突如其來,更多的是,不可思議。自己的臉蛋即使長得再好看,但身體是百分之百的健全男子,以自己對青峰的了解,沒有E罩杯以上無法引起他的興趣,再者,兩人的相處大多圍繞著籃球,話題極少觸及戀愛更甭提情色,或許自己對於青峰的崇拜確實超過,但是面對一個屢戰屢敗的弱者,那時青峰的舉動只是同情?還是單純的精蟲衝腦?
就因為找不到任何說服自己的理由,所以只能無視,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這樣子的話,至少還可以正常的過下去。因此並不是沒有發現青峰變得冷酷的態度,只是自己當時已經無法,也沒有膽量再去觸及那個癥結,就這樣一拖再拖、一拖再拖,直到畢業時,那第二顆鈕釦自然也沒有勇氣說出口其實自己想要得不得了。
如果不要吻我就沒事了吧?某些時候會這樣卑鄙的想著,但無論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了,而當時的自己,選擇了最差勁的解決辦法,僅此而已。

「黃瀨!又發呆!」從後方傳來聲音,下一秒自己的腰際迎來一陣痛楚。
「笠松學長!你又踢我!」
「誰叫你老是魂不守舍的樣子!」
「我才沒有,只是偶爾想些重要的事。」
笠松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表情無辜的黃瀨,嘆口氣,「不跟你說笑了,明天隔壁學校有場友誼賽,你要不要去看?」
「啊?有誰呀?太弱的學校我可沒興趣喔。」
「看了就知道。」笠松賣關子的說法讓黃瀨皺緊眉頭,但如果是隊長的邀約,想必不會是太低等級的比賽。

**

黃瀨必須承認他一度有想將笠松抓起來倒吊在籃球場的衝動。
就在他看見那片熟悉到不行的深色肌膚走上列隊時,簡直,想逃跑。
但說真的完全沒有逃跑的理由呀,於是只能稍微縮起自己的身子,並且戴上躲避粉絲用的帽子和眼鏡。

從比賽哨聲吹響開始,根本就是一場屠殺。
只要球一落在青峰手上,就沒有人擋得住他的攻勢。青峰從各個角度都能射籃,即使有三個人同時跳起來圍堵,他也能在空中改變動作,藉由拋球的角度和時間差,用不可思議的姿勢將球丟進籃框。

大家都在為青峰出神入化的表現歡呼著,黃瀨卻始終靜靜的,坐在一旁。
他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情複雜,是因為這是自中學畢業以來,第一次有機會以一個旁觀者的角色來看待青峰比賽嗎?還是說,他終於有機會可以褪去盲目的崇拜,純脆以對等的角色,來看待球場上的青峰。

兩隊比數急速拉大,到最後只能用犯規來阻止青峰,但這樣也沒有用,因為不管在哪個位置上的青峰都是無敵,當然包括了罰球線。
於是兩分穩穩落袋,僅僅不到五分鐘就拉出二十分的差距,青峰轉身對擔任經理的桃井打了個手勢,即使不明確但八成是想要下場,因為此刻,青峰的臉上明顯寫著無趣和鄙視。

為什麼?現在看著青峰的身影,我竟然覺得好想哭。
那曾經是我全力想奔去的方向呀,為什麼這道光如今會這麼令我感到悲傷?難道都沒有人看見嗎?他在吶喊著呀,他正痛苦著呀,因為整個球場上就只有他一個人,巨大到被弱小的世界給拋棄。
就在這一刻黃瀨深深厭惡自己,厭惡那時候逃避一切的自己。
為什麼會這樣就轉身離開?為什麼不肯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
青峰的一切我比誰都明白,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要靠近他,每日每夜,只憑一個眼角眉稍,我都能知道他想傳達的訊息。但就因為太靠近,所以才更感受到彼此的距離。青峰所存在的世界簡直是另一個空間,即使我再怎麼努力奔跑,都無法站在同樣的起跑點上。
可是又很不甘心,憑什麼我無法進入到那一份光芒裡?所以不停、不停,我看著青峰,把每一個枝微末節都看進心底,然後改變,彷彿褪下舊皮的蛇,扭扭捏捏等待重生的時機,以為這樣就可以成為光,匹配上的光。

那時候的我,或許早就知道,那樣的渴望已經悄悄變質。

只是我不願意承認,或許是因為毫無意義的自尊,彷彿一承認自己喜歡上就等於一敗塗地,更何況,那時候心底的信仰過份崇高,以至於膽小,膽小到不願意接受自己可能也被喜歡著的事實。
想要贏卻不肯看見他敗,想要愛卻不敢相信被愛。
如此矛盾的心思日日夜夜在腦海中拉扯,直到超過精神能夠負荷的程度。

所以我逃開,逃開那雙曾經觸碰到我最深處的手。
而那雙手現在卻孤傲的,不肯再去擁抱這個世界。

「……喂,你幹嘛呀?」身旁總是聒噪的人今天異常安靜,笠松一回頭,就被黃瀨臉上安靜滑下的淚珠嚇到。
「啊,只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連忙用手隨意擦去淚痕,黃瀨輕笑。
「……不管怎麼講,都是過去的事了吧,再想也沒用,真正重要的是現在。」雖有耳聞奇蹟世代的豐功偉業,但那也只是聽說,箇中原委只有當事人才能品嘗,身為學長,也只能說些體面卻膚淺的台詞。

是呀,真正重要的是現在。
黃瀨看著已經提早下場休息的青峰,在心底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TBC...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28-eac34451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