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3.14159(05)

實體書中擷取:

被強勢逼到角落,零亂腳步下黃瀨的背匡啷一聲撞上圍籬,但是無法掙脫,雙手和身軀都被緊緊壓迫,口中突如其來的纏繞更讓黃瀨驚慌,腦子無法思考只能強迫自己用鼻子呼吸,發現淡淡的柑橘味逐步佔據整個味蕾,覺得意外卻又覺得可愛,於是慢慢地、慢慢地,身體不再緊繃,黃瀨的睫毛一眨一眨,最後闔上,只剩下舌尖還在交換彼此的情報。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真的好久沒有那麼早回家了。
嘴裡咬著冰棒,不同以往因為夜色深沉而顯得匆忙的步伐,今日青峰獲得在夕陽西下前慢步小巷的愜意時光。

自從跟黃瀨開始一對一的練習後,每天都搞得七晚八晚才能離開,原先以為模特兒,即使加入籃球隊大概也只是掛個空號,沒想到那傢伙不僅是認真的,甚至於是認真過頭了。
黃瀨是有才華的,看著現在的他,誰能想到他只是籃球齡數個月的新手,而且同樣是靠著模仿對方而成長,黃瀨比灰崎就是可愛多了……,嗯,可愛?

從嘴裡抽出寫有銘謝惠顧的冰棒棍,青峰不禁皺起眉頭。

但讓他的眉頭徹底打結的,是接下來所看到的畫面。

或許是習慣限制了路線,青峰正站在街頭籃球場的圍籬外,發現一個既顯眼又熟悉的身影。黃瀨站在籃框架下,跟一個個頭嬌小的女生說話,那女生看來有些眼熟,但青峰又不是很能確定,他對沒興趣的臉蛋一向是過目即忘的等級,沒過多久,那女生揮了黃瀨一巴掌,那巴掌很響,響到連站在遠方的青峰都聽得見,打完人就捂著臉跑走了,留下黃瀨一個人孤立,撫著臉頰。
原來不留下來打一對一的原因是這個嗎?青峰心裡想著黃瀨畢竟也是個男人嘛,但這個情況還是讓他獨處吧,畢竟自己也不是會安慰人的角色。
這麼想的青峰前腳正打算離開,後腳卻又被運球的聲音絆住,他回頭,發現黃瀨已經拿出籃球練習,一個左四十五度角的射籃,一個籃下拋投,一個禁區勾射,青峰怎麼看怎麼不對勁,緊貼到臉上的肉快欿入圍籬的空隙裡。

近距離的後仰跳投,手腕急速的轉彎,不可思議的射籃角度,那是青峰再熟悉不過的肢體動作,即使不完美,但黃瀨正模仿著自己的籃球,觸目驚心。

混小子現在是太歲爺上動土嗎?青峰走進籃球場準備說些什麼,但原先急促的腳步隨著兩人的距離拉近反比緩慢,緩慢,最後停歇。
青峰站在黃瀨背後十步的距離,兩顆眼睛看著對方越趨激動的顫抖,以及漸漸明朗的啜泣。

「……別為了女人哭啦,難看死了。」
「青峰!」回頭的黃瀨大聲疾呼,胡亂抹去淚痕卻遮掩不住驚恐。
「只是剛好路過,原來你不來一對一是為了這個呀?」比出了小姆指。
「不是的!那女的只是剛好來了,我根本沒想過要見她!被灰崎甩了之後又想回頭來找我,我根本連理都不想理!」
啊啊,原來是那個無藥可救的蠢女人呀。青峰看著黃瀨臉頰上淡淡的掌痕,突然覺得一陣火大。

「所以我不是為了這個才不去一對一的,真的不是!」黃瀨激動的揮舞雙手。
「那為什麼不來?是想在這邊偷偷模仿我最後毀掉我嗎?」不知為什麼認真了,連青峰自己也不明白怎麼會用這種咄咄逼人的口氣。
「不是!我模仿你只是……只是……。」

黃瀨覺得自己快瘋了。
為什麼所有的事都撞擊在一起?這幾天以來想釐清的複雜情緒擠滿胸腔,整理不出適合的句子來傳達,於是一層一層堆疊,淹過了喉嚨,堵塞了鼻樑,連呼吸都感受不到,最後穿破眼眶,潰堤。
如果只是哭就能解釋一切就好了,黃瀨不想面對也不敢面對,隔著淚水看向青峰,覺得他如此遙遠卻又如此靠近,明明伸出手就能勾到,為什麼指尖此時卻又脆弱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下一秒整個世界都靜默了。

被強勢逼到角落,黃瀨的背匡啷一聲撞在圍籬,但是無法掙脫,雙手和身軀都被緊緊壓迫,口中突如其來的纏繞讓黃瀨驚慌,他用力、用力用鼻子呼吸,發現淡淡的紅豆牛奶味佔據整個味蕾,覺得意外卻又覺得可愛,於是慢慢地、慢慢地,身軀不再緊繃,黃瀨的睫毛一眨一眨,最後闔上,只剩下舌尖還在交換彼此的情報。

就這樣吧,把一切都交給青峰好了,我一直一直都追逐著這個人不是嗎?如果現在這個人想要自己的話,那就給……

── 不可以。

這三個字在黃瀨一片漆黑的腦海中瞬間爆炸開來,他下意識奮力推開青峰,在對方鬆懈下來的同時。
看得到,青峰臉上寫滿震驚和羞辱,但黃瀨無暇顧及,只知道不可以再讓事情發展下去,應該說,怎麼可能發展下去?

怎麼可能跟你的神作愛!

於是黃瀨跑走了,沒有一絲一毫猶豫。
而青峰只是站在原地,眼睛飄向右手臂已經褪去的傷痕,發現即使沒有被賞巴掌,還是有一處會疼痛。

**

平衡已經消失了。
黑子站在場邊,淡淡的看著場上五人,覺得痛心卻又無力回天。

奇蹟世代裡的每個人都很強,那種強悍超越一般水平,沒有妥協空間。
『這一球給我會更好吧?』『這麼簡單的事你怎麼會搞砸?』因為夠強,所以每個人的立場都是無法轉彎的光線,毫不猶豫就刺痛別人的眼。

最後乾脆連眼都不看了。

原本就不是以團結為力量來源的隊伍,只要五個位置都能各師其職,即使毫無合作念頭,累加起來的實力依然可觀,這對籃球這個運動而言,實在過份諷刺。
但最讓黑子心灰意冷的,莫過於是黃瀨說出了可能無法再和青峰一起打球的話語,簡直令人心碎,他曾經那麼希望這兩道光芒能相輔相成互相輝映,沒想到竟也只是一場美夢。
黃瀨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我也不想一直當第二名,如果到其它地方,我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的』,可是,只要看著青峰最近的模樣,就知道,事情絕對沒有那麼單純。

那是一匹拒絕任何人靠近的孤狼。

以前的青峰雖然高傲,但並沒有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勢,否則他也不可能忍受黃瀨一對一的糾纏那麼久,可是從何時開始,大概與黃瀨不再找他練習的時間點重疊,青峰的態度越趨冰冷,到最後已經是目空一切的霸道。
『能打敗我的,只有我自己』,像咒語般的言語頻繁從青峰口中吐出,黑子覺得,這已經不是在恐嚇別人,而是在說服自己。

青峰不停的在告訴自己,“只剩下自己了”。

覺得好無奈,覺得好悲傷,自己只是影子,除了靜靜看著這些光芒明滅,除此之外,竟一籌莫展。
最後只能緩緩移動腳步,在打開體育館的大門時,外頭的光線照了進來,黑子瞇起眸子,覺得自己被這樣的耀眼刺出了淚水。

一如往常,沒有人發現黑子的身影,直到桃井打開休息室大門,發現桌上擺著一套折疊工整的正規軍球衣。



再見。

帝光中學籃球隊。



TBC...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26-86930b0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