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3.14159(04)

實體書中擷取:

視網膜倒映這一幕的黃瀨突然覺得全身冰冷,彷彿瞬間掉進極地,剛剛還流竄的暖意猶如鏡花水月,唯有心臟為了維持體溫,努力跳動著。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腦子脫軌般浮現這個念頭,黃瀨不明究理的感到委屈。從相遇的那一刻起,我不停奔跑,即使受傷,即使跌倒,都不曾停下腳步,甚至一度以為,自己有了靠近你的資格,但在這一刻,我又再次發現到,這不過是我的自以為。
就算我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拼命,也不過是追逐著你的背影,渴望縮小那零點零幾的距離。然而黑子不同,他是一個影子,是個不管你跳得多高、跑得多遠,最終都會從腳根緊緊相連的存在。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蠢貨。」

只是短短兩個字就把青峰和黃瀨兩人壓得抬不起頭來,他們兩人現在只能看著赤司的球鞋,盛怒凜凜。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們,你們是帝光籃球隊的一份子,啊,可能已經不是了。」
「等等赤司!這不是青……!」黃瀨的話還沒說完,刀片的鋒芒在眼前一閃而逝。
「既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不用再浪費一步,下一場比賽禁止出賽,不管是誰都一樣。」手中的剪刀露出喀喳喀喳的聲響,赤司的眼神不帶一絲妥協,這就是帝光籃球隊的領導,絕對服從的存在。

「可是,小青他……」
「練習了。」
依然無法將話說到句點,黃瀨看著身邊的青峰扭動手腳暖身,絲毫不受影響。
但越是這樣黃瀨就越覺得難受,眼神飄向纏住繃帶的右手臂,黃瀨總覺得自己應該要被責罵的,被青峰。

「黃瀨。」
「……小黑!」一如往常是慢了半拍後驚覺。
「請不要太在意,青峰的傷沒事的。」一如往常淡定無比的清秀面孔。
「可是我還是害他沒辦法上場,要不是我……」
「青峰如果說不在意,你卻還是要道歉的話,他反而會不開心,所以打起精神來吧。」黑子輕拍了黃瀨的手臂,那一瞬間,黃瀨的眼眶急速濕潤。
但這次他並沒有哭出來,明明他的心就被黑子徹底溫暖了,卻哭不出來。

就在他看見青峰對黑子伸出右手,叫他趕快來練習的瞬間,
眼淚什麼的,全部都被吸回去,連同剛才被碰觸到的暖意。

「沒事的,照常練習吧。」黑子向黃瀨點頭示意,之後朝向青峰的方向走去。
從遠方看,只瞧見青峰拿著球,朝黑子小聲嘀咕了幾句,之後開心大笑,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連手上的繃帶都顯得虛假。
視網膜倒映這一幕的黃瀨覺得眼眶裡有什麼在打轉,但他忍住,狠狠忍住。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從相遇的那一刻開始,我都追著你奔跑,即使受傷,即使跌倒,我都不曾停下腳步。在每一次對戰中,我漸漸懂你的眼角眉梢,甚至一度以為,自己可以是離你最近的人,但在今天,我又再次發現到,這不過是我的自以為。
就算我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拼命,也不過是追逐著你的背影,渴望縮小那零點零幾的距離。然而黑子不同,他是一個影子,是個不管你跳得多高、跑得多遠,最終都會從腳根緊緊相連的存在。

好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但是眼淚掉出來的話,就輸了,男人的眼淚,是失敗者的專利。

**

就因為是影子,所以我看得很清楚,
光之所以變得更加強大,是因為有不能被遮蓋的壓力。

「哲,給你。」礦泉水瓶隨性丟了過來,黑子從不需要去捕捉,因為它的落點永遠都會在正前方。
「謝謝,你還不把運動服換掉嗎?」練習時間早已結束。
「我也想換呀,只是有個傢伙很煩人呀,總覺得等一下會說什麼再比一場。」青峰不耐的搔著短髮,靠著牆壁便坐了下來,黑子也順應著坐到青峰身旁。

那個傢伙,不用說也知道是誰,因為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一直,即使在體育館關閉後,還是會出現在街燈下,兩個人彼此競逐,互不相讓的對峙。

「……青峰你,很喜歡黃瀨吧。」
「蛤,你說什麼噁心話。」眉頭皺得死緊,似乎對黑子的發言備感不滿。
「否則你怎麼會每天都留下來跟他練習。」
「是他纏著我不放吧,煩死了這傢伙,每天輸都輸不膩嗎?」
「但你不是還去救他了嗎?」
「救他?只是覺得有趣罷了,沒想到那群傢伙那麼不耐打。」
嘴巴上說得盡是嫌惡的話語,但因為坐得很近,所以黑子看得見,看得見青峰的嘴角,帶著一股快樂的上揚。

這樣是最好的。青峰的光芒太過強大,強大到一般人無法靠近、不願靠近的程度,這樣太可憐了,籃球絕對不是單人的運動,那是靠著互相追逐、競爭,才能顯現出趣味和熱情的世界。
黃瀨的存在,即使不是急迫性的,卻悄悄悄悄地,融入進那一份光芒裡,或許現在的青峰還沒有查覺,但黑子肯定,總有一天,黃瀨能站在跟青峰同樣的水平線上。

因為沒有任何人能比黃瀨更了解,“想要有另一個人”的渴望。

但是,黑子卻也慢慢意識到,在兩道無以倫比的光芒相互照耀下,影子能存在的空間,微乎其微。
轉開瓶蓋喝下一口,竟突然覺得,這瓶礦泉水過份苦澀。

**

一切就像失了音準的鋼琴,就算指法再正確,內容卻殘破不堪。
黃瀨內心相當矛盾,矛盾到他甚至提不起勇氣再向青峰提起一對一練習的程度。
這曾經是他每天最期待的時光,即使結果總是失敗,但能在每一次對戰中感受到彼此距離的縮短,這對黃瀨而言已經足夠。

只是黃瀨漸漸看不清楚自己想縮短的是什麼。
是想縮短兩人在籃球實力上的距離,抑或是?

分毫的想法都令黃瀨全身發顫,這簡直太荒謬了!自己是誰而青峰又是誰,無論如何都不該有如此匪夷所思的答案浮現才對。
黃瀨用力拍打自己人見人愛的俊俏臉蛋,絲毫忘記自己的模特兒身份。
現在的他,走在練習完後回家的路上,看著久違的夕陽,總覺得太過感傷。

另一方面,在帝光中學籃球館裡,有幾個明明已經練習完畢,卻反常遲遲不肯離開的人。

「……被甩了吧?要不要吃點甜的。」
「……這個結果比漂亮毀掉一盤棋更簡單。」
「……處女座的你,今天戀愛運極差,天意已定。」
「……青峰你如果很難過的話,稍微休息一下也沒關係。」
「你們從剛才就嘰嘰喳喳的吵什麼呀!黃瀨那傢伙不來找我正合我意!」
「「「「我們又沒說是黃瀨。」」」」四個人的同聲讓青峰不由得噤口。

好吧,青峰不得不承認他自己也有點莫名其妙,平常總像隻忠犬黏在自己身邊打轉,怎麼會突然間說離開就離開,連聲招呼都不打。
雖然說他要去哪確實也不需要向自己報備,但該怎麼說呢,這種一直以來的習慣被人隨意破壞,真的讓人很不爽呀!

……一直以來的習慣?

青峰在下一秒狠狠咒罵了黃瀨,因為他居然幫自己養成那麼不必要且噁心無比的習慣,包括自己現在還不肯換掉的運動衫,都彷彿在等待什麼例行公事。

「黃瀨不錯,至少臉蛋長得好看。」
「臉長得好看有什麼用,重點是身材,你聰明到連這都搞不懂嗎?」
「可以吃就好了。」
「就跟你說了是身材,我對平胸一點興趣也沒有!」
「處女座和雙子座……,唉……。」
「你現在是給我嘆什麼氣你說清楚呀!」
「那青峰你現在為什麼要生氣呢?」

總是如此,黑子平緩無比的語調,有如他的傳球,終能穿越障礙正中紅心。
青峰無法回答,因為他知道黑子能看透,有些誠實來自長久以來建立起的默契。

「……我不跟你們瞎耗,回家了,掰。」
青峰轉身不帶一絲雲彩的離去,其他人知道樂子消失了再留也沒意思,於是各各鳥獸散,黑子走在最後面,慢慢的,慢慢的,彷彿思考著什麼,更彷彿,不想那麼快面對即將到來的夜晚。



TBC...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25-ca65f7e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