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3.14159(03)

實體書中擷取:

於是一場亂鬥沒有暫停餘地的轟然上演,拳腳在空中互相衝撞,肉身發出緊繃的響亮,巷子裡的垃圾和塵埃胡亂飛舞,骯髒且濕臭,與大街上的文明呈現強烈對比,對此黃瀨完全感覺不到害怕,甚至還有餘力欣賞青峰漂亮的身手。太美了,青峰就像一頭被困在都市裡的野獸,肌肉線條沒有一絲多餘的運作,那雙眼專注又明亮,單純想撕毀眼前的獵物,自己對那份原始的強悍深深著迷,如果可以乾脆一直打下去好了,讓這樣的美學不斷進化。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身為偶像其實有很多包袱,例如維持形象,例如揭露隱私,又例如面對惡意。
所以即使在學校附近的暗巷,被四個長得不甚美觀又面露兇光的男學生團團圍住,黃瀨心中也只有“又來了”這樣平淡的感想。

「我說你現在很得意嘛,加入籃球隊了不起嗎?」
──不不,我失意的很,因為我比你還希望自己能趕快成為了不起的人。
「你以為加入籃球隊女生就會為你瘋狂了嗎?你什麼東西呀?」
──不不,在加入籃球隊之前就已經有很多女生為我瘋狂了,你可能太晚認識我了。
「別以為一副小白臉我就要讓你呀,告訴你我老大可是黑猴組的。」
──不不,我之所以白很單純只是我有保養而已,不管你是黑猴還潑猴都不需要讓我沒關係。
「喂你說話呀,笑什麼笑呀?瞧不起我是不是呀混蛋。」
──啊,浪費那麼多口水,你終於說出一句人話了。

黃瀨無奈搖頭,隨及換上連對方都不禁害怕的認真眼神。
雖然有人數上的劣勢,但憑自己的身手,對方應該也占不到便宜。可能會有點小擦傷,希望不要傷到臉,否則經紀人又要罵我了,唉,人帥就是有很多困擾。好了,從正中央開始打起吧,五、四、三、二……
心中開戰的倒數還沒完畢,最左側就發出淒厲的慘叫,黃瀨轉頭,卻發現一顆橘色的圓球悄悄滾到他的腳邊,那畫面之熟悉令他不禁倒抽一氣。

「很有趣嘛?這種時候才要叫我呀。」
「……跟我一對一不是更好嗎?」
巷口的逆光讓黃瀨看不清,但光從說話的語氣,就知道對方現在肯定露出了傲慢、興奮,唯恐天下不亂的頑劣眼神。
於是一場亂鬥沒有暫停餘地的轟然上演,拳腳在空中互相衝撞,巷子裡的垃圾和塵埃胡亂飛舞,骯髒而且濕臭,可是黃瀨完全感覺不到害怕,甚至還有餘力用驚鴻一瞥去欣賞青峰漂亮的身手。
太美了,青峰就像一隻被困在都市裡的野獸,而自己對那份原始的強悍深深著迷,如果可以乾脆一直打下去好了,讓這樣的美麗不斷延展。

這樣的目眩神迷被一道反光硬生打斷,黃瀨看見剛被青峰打倒在地的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瑞士刀對住青峰,看到此景的黃瀨驚慌大喊,然後箭步衝上前去。
還是太遲,那把刀在右手臂劃出一道銳利的紅線,再下一秒,那個男人被黃瀨狠狠揍了出去,血光散落在空中,有一滴還落在黃瀨的臉頰上。
「你沒事吧?」急忙舉起青峰的右手查看,鮮紅的血不停從割痕中冒出,粒粒分明如同串珠。
「小傷,但我們快走,有人來了。」反拉住黃瀨,青峰頭也不回的帶著他奔跑,就在他們逃離小巷沒多久,黃瀨聽到後頭有人高喊“警察來了”這樣的字眼。
他們跑著,不停跑著,黃瀨完全不知道青峰的目的地在哪裡,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下腳步,他只是乖乖跟著對方的腳步,沒有猶豫也沒有恐懼。

終於將步伐慢下,青峰彎進了住宅區裡常見的小公園,在涼椅上隨性坐下。
「哈,跑了這一趟倒挺累的。」拉扯自己的衣領,青峰的汗水從髮梢滴落。
黃瀨站在一旁,不打算挪動腳步,只是兩眼直直盯著對方,的右手。
「……看什麼,坐呀?」被這樣的視線看得有點渾身不對。
「小青你的手不要緊嗎?趕快去看醫生吧?」
「不用啦,就說是小傷了,在球場上隨時都會搞得比這嚴重啦。」青峰邊說話邊揮舞右手臂,動作毫無困難。
「可是如果傷口感染呢?還是不小心傷到神經……,青峰你還是去檢查一下吧。」
「沒事就沒事,你怎麼這麼娘娘腔呀?」皺起眉頭。
「娘娘腔?我娘娘腔?你為什麼不想想要是你真的受了重傷,一輩子都不能打籃球了怎麼辦?這可是一輩子的事耶!要是你真的為了幫我,一輩子都不能打籃球,那我,我……」

青峰承認自己真的嚇到了。
但並不是因為黃瀨激動的大吼,而是那毫無預警如同水龍頭轉開的眼淚,一滴一滴,湧出並且滑下,從黃瀨完好無暇的面頰墜落。
該怎麼說呢,青峰其實很討厭眼淚,他覺得那種東西是一種軟弱的象徵,是失敗者的專利,自己無法碰觸也不想碰觸,每當女孩子流著眼淚抱成一團時,他只覺得愚蠢,男孩子的眼淚更加讓青峰鄙夷。
然而微妙的是,他不討厭黃瀨的眼淚,箇中緣由他當下並無法詳細,所以只簡單的歸類在,『長得好看的人連眼淚都好看』這種奇怪的資料夾裡。

「……喂,別哭啦,這樣別人會以為我欺負你。」一八九公分的金髮男人站在公園一角哭哭啼啼終究還是引人側目。
「別管我啦,反正你又不聽我的話!」情緒開了短時間就關不起來,天生的淚腺更無法說停就停。
「這是兩碼子事吧!很難看啦!」青峰有些倉促的站起身,黃瀨下意識退後一步,接下來的發展卻讓黃瀨覺得這大概是足以讓他繞地球一圈的驚恐。

溫熱且粗獷的手指劃過自己臉龐,這樣的動作不只一次,有些魯莽卻又仔細的,將臉上的溼潤輕輕抹去。
「還沾到血了,你想成為明天的頭條嗎?模特兒。」哼笑,青峰的唇線呈現愉快的上揚,對比黃瀨心中的警報簡直天差地別。

黃瀨之所以會哭,往往是肇因於自己心裡頭的想像。頭腦靈巧的他,總是能基於某個細節而勾勒出無數的場景,就因為栩栩如生,所以感受,所以落淚。
在剛才的情況也是,他一邊說著話,腦中一邊浮現出青峰躺在病床上,被醫生宣告,然後痛苦、懊悔、崩潰的各種表情。這幾乎要了黃瀨的命,他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承受青峰失去籃球,而自己親手毀去憧憬的世界,那是多麼多麼可怕,簡直一片黑暗。
所以他哭了,用盡全力且毫無隱藏的哭了。
而他原本已有打算抽抽鼻子收起淚水的,原本真的是那麼想的。

「……喂,為什麼你越哭越厲害了?喂!」青峰無法克制放大自己的瞳孔,他完全無法想像怎麼會有男人的淚水能急速流出到彷彿擰抹布的程度。
「嗚……嗚,我……,嗚。」
想說出什麼卻都無法了,黃瀨自己也無法預料到這一幕。並非經由腦袋運作,而是自然而然,藉由體溫的碰觸,由難能可貴的溫柔引起的軒然大波。
但無論如此自己的哭相實在太超過了,身為男子漢的黃瀨心裡有數,他想表示自己的歉意,於是伸出手拉住青峰的衣角,青峰發現到後身子一愣,眨眨眼睛若有所思,接著發自內心嘆一口氣,最後,沒有撥開黃瀨的手。

不被拒於門外已是天大的諒解。這是黃瀨心中,小小的卑微。


TBC...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24-50bee08c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