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3.14159(02)

實體書中擷取:

「……我把你當成最強的喔。」竹籤戳入手中仍冒著淡淡白煙的食物,黃瀨的眼睫垂下。
「那是當然,我本來就是最強的。」毫不在乎對方的恭維,青峰宛如無視的繼續食用。
「為什麼你可以那麼厲害呢?我以前從來沒有遇過像你這樣的人。」

一定沒有人能忽略這個仰視的眼神。青峰停止動作,看著只微低自己幾公分的黃瀨,突然覺得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最後只能用接近呢喃的音量低語“誰知道為什麼呢。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這傢伙可不簡單唷,跟你我剛好相反…,不過,是個在比賽中很靠得住的傢伙。」

提問後得到的答案仍然令人困惑,這難道是所謂天才的理論凡人無法理解?
但就因為青峰是天才,不管怎麼樣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可是呀可是,對於那個怎麼看都普通到不行的傢伙,實在……,
不要說華麗的過人或灌籃,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連最基本的帶球上籃都做不好,憑這樣的身手能加入正規軍?教練是怎麼了?球員是怎麼了?青峰又是怎麼了?

我承認我現在非常焦躁。

因為我想快一點、快一點穿上正規軍的球衣,這樣我就可以明正言順的跟青峰一起打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即使在同一個水平面,仍然被劃成兩區。
視線不時飄向正規軍的練習場地,明明其中並沒有圍牆,卻覺得那是道跨不過的距離,高規格而且莊嚴。
此時青峰正站在禁區要球,如果可以我真想把手中的球傳出去,然後青峰的下一步,必定會從左側切入,穿過一個人之後跨步跳起,空中拉桿躲過防守再拋球進籃框,啊,一切多麼完美。
所以現在到底是誰在持球?為什麼我找不到?算了算了,反正教練已經下命我要去參加二軍練習賽,我想只要好好表現,憑我的才能一定能升上正規軍的。

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的無知。

每一次、每一次,在拿到球的瞬間,都能加深自己對黑子的認同。
那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沒有零點一秒擔擱的傳球,全方面發射的中繼站。
不管是再嚴密的防守,只要球能在五人之間快速的導動,就一定能找到出手的空隙,但這事並不如說起來那麼容易。
不是把球丟出去就叫傳球,傳球其實是門很大的學問,其中需要廣闊的視野,靈活的手腕,適當的力道,以及良好的落點。
雖然我接觸籃球的時間沒多久,但在人才濟濟的帝光籃球隊,黑子的傳球,毫無疑問的出類拔萃,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從今天就開始叫他小黑吧,嗯!

**

「小黑你看你看,我這樣好看嗎?」
「很適合你。」

即使黑子是以完全放空的眼神在回答,我也毫不在意,因為,此時此刻,
我,終於穿上了正規軍的球衣。
也代表,我,終於能夠,正式踏入這個場地,和那個人一起。

「唷,很快嘛。」後腦勺一個不算輕的拍打,我連忙回頭。
「……對呀,因為是我嘛!」確認來人後,我情不自禁露出靦腆的笑容。不知為何,現在看見青峰竟有種羞赧感,或許是因為很清楚彼此程度上的差距,然而嘴巴上還是不肯認輸,來自男人可悲的本能。
「哈哈,有自信是不錯,但這裡可沒你想得好混喔。」一把將手攬過黑子的肩膀,彷彿想徵詢同意的側著頭。
「黃瀨同學已經相當厲害了。」黑子依舊面無表情。
「呵,但肯定還是我比較厲害吧?」
一搭一合,就像已經排練好的應對,黃瀨看著看著,覺得心頭有點緊。

「……小青。」不由自主脫口而出。
「嗯?」銳利的眉頭瞬間皺起。
「啊啊,對不起,我習慣這樣稱呼我尊敬的人,像、像小黑也是呀!」發現自己的失態,黃瀨想為自己解圍,而從古至今解圍的方法之一就是把周遭的人拖下水。
「原來他叫你小黑呀?」視線回到自己手臂裡,那個相形之下瘦弱的身軀。
「我有說過請他別這樣。」
「挺可愛的呀,小黑。」
「就說請別這樣。」白細的手推開了對方,而對方毫不在意的笑著。

眼裡放映這一幕,黃瀨頓時感到體內一股逆走之氣,淡淡的,纏繞。
好奇怪,明明已經認同了黑子不是嗎?既然如此,現在的情緒究竟是什麼?
黃瀨只花了不到五秒鐘就放棄去想,畢竟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把握時間,跟青峰一起打籃球的時間。

「小青,你現在可以跟我比一場嗎?」隨意拾起滾到自己腳邊的籃球,黃瀨漂亮的眼睛露出驚人的光彩。
「蛤?現在?」
「對呀,我現在是正規軍了,應該可以跟你一起練習了吧?」
「是可以啦,不過……。」青峰東張西望,似乎在確定什麼。
「如果是找赤司,應該還有十分鐘左右。」
「不愧是影子,永遠知道我在想什麼。吶,黃瀨,十分鐘。」
如果一心不能二用這個詞能如此解釋,那就可以說明現在的黃瀨,被興奮思緒佔據了他的全部,而無法去顧及心裡頭焦躁的那部份。

但這一切都無所謂了,在球拋出去的這一秒。
黃瀨只知道,他正在追逐著他前所未見的強大。
而這樣的強大,漸漸地漸漸地,成為一種,信仰。

**

「再一球!一球就好!」

若大的體育館只剩下兩個人,所有的時空和氧氣都被獨佔,就連每一句吶喊,都會自動在館內迴盪成無數。
看著對方固執的表情,無奈嘆口大氣,青峰彎下腰,佇足於罰球線。
黃瀨持球,拉開約三大步的距離。他覺得自己不能再從右側進攻,因為今天已經從這個角度被攔下四次,可左側呢?那裡相較之下是青峰的右手,反應是否會更加敏捷?不,這些根本不重要,青峰的防守並不帶有那麼低等級的漏洞。
只有一個閃神,原本在自己右手掌心規律拍動的球被硬生奪下,黃瀨錯愕的抬頭,對上青峰高傲的眼角。
「一球了,今天收工。」沒有妥協的句點,青峰抓著球逕自轉身前往更衣室。
黃瀨站在原地,兩個眼睛沒有辦法從對方的背影離開。

其實很清楚,這段日子裡自己並不是沒有變強。
問題是,自己所要挑戰的這個目標,真的太遠。
很不甘心卻又心服口服,這單純的不需要藉口。

將身子站直,黃瀨走到籃框下,因為球已被拿走,只好伸長雙手模擬投籃動作,漂亮的手腕一次又一次,想補捉最美好的角度。
籃球真的是個很不可思議的運動呢,明明要由五個人一起完成,可是又有不想輸給任何人的思緒,於是這樣變強,變得更強更強,直到不輸給任何人。

「喂。」
在空中揮舞的掌心忽然被另一抹顏色緊緊包裹,黃瀨轉過頭,看見青峰近距離的眉梢。
「沒有人告訴你練習過頭對身體不好嗎?」略帶嘲諷的嘴角。
「……我要休息了啦。」連忙將手抽回,黃瀨噘起上唇的模樣足以讓萬千少女瘋狂。
「要去吃東西嗎?我餓了。」
「小青請客嗎?」此時是像隻忠犬閃閃發亮的眼神。
「啊?怎麼說都是每天要求我留下來一對一的人要請客吧?」
「那我們各付各的,我知道有一間新開的餐廳很不錯,你等我一下喔,我換好衣服就來!」頭也不回的奔跑,深怕多了一秒對方就打算走人。

不知從何時開始,黃瀨發現自己的腳步在遇上青峰時總顯得特別雀躍,就連剛剛被握住的手也隱隱發燙。彷彿小粉絲的心情讓人百感交集,卻又沉醉不已。
黃瀨從以前就是別人的偶像,但自己從來不曾視誰為偶像,而他現在能比過往更加溫柔對待追逐自己的粉絲,有一部份甚至要拜青峰所賜。
因為青峰讓自己了解什麼叫崇拜,那種毫不保留也無法壓抑,用盡全力只為了更靠近一點點,接近瘋狂的渴望。
青峰對黃瀨而言,是一種救贖,能徹底打破過往枯燥的存在。

所以就連一起站在路邊張嘴塞下超大號章魚燒這種小事,都變成很珍貴的記憶。


TBC......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23-7fe6b5d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