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眼鏡

因為最近比較有空所以在追之前的番組
少年同盟第一季終於快看完囉!!!
之前漫畫就很喜歡~不過動畫有梢微不同的感覺

但不管怎樣我對小要的愛都沒有改變(住口)

這個角色太可愛到讓我打破一些過去的堅持
大概就是從一對一變成多對一這種程度(說了什麼)

雖然很想創作但原作畫風真的太特別
所以先心血來潮的寫寫小說吧(雙手合十)

以下 KB短篇小說(約二千字)
CP祐要 清水向 內心戲多 隱藏CP注意(噓)
如果是雙子控拜託您無論如何都別點開看了謝謝!





小要今天戴了隱形眼鏡。

「唷,這位小哥怎麼了怎麼了,春天到了所以忍不住注意起自己的外表了嗎?不過不行的喔,這樣只會讓沒有特色的你更加沒有存在感而已唷!」無視禮貌的用食指直向對方,千鶴一如往常的連環攻擊,也一如往常得到小要以“我現在更希望你直接消失掉”的回應。
「不過真的好久沒看到小要沒戴眼鏡了,好懷念喔。」比氣候更加和煦的笑容,小春仰起頭,試著回憶從前。
「也沒什麼好懷念的,現在只不過是眼鏡壞了,暫時一天的事。」從鼻子哼了一口氣,打從將眼鏡送修那時,小要就知道隔天到學校會受到如何的嘲諷,但他更不願意屈就於眼鏡行提供的老式替代品。
「所以這一天應該要盡情耍帥,盡情放電,啊,不過以小要的素質而言,可能很難做到就是。」千鶴撥撥造型奇特的瀏海,眨了比起帥氣更加搞笑的右眼。
「千鶴!……嗯?悠太你們怎麼了嗎?」想緩和小要隨時可能爆發的怒氣,撇過頭想討救兵的小春卻感受到某種不同以往的氛圍。
「……不,沒什麼,對吧祐希。」思索了一下,卻又認為不該讓小春擔心,悠太徵求了身邊那個人的同意。
「啊啊,沒什麼,只是突然為漫畫裡美好的橋段永遠不可能成真感到難過,要太過份了,那麼輕易就粉碎純真少女的夢想。」
「先不管你看過怎麼樣的少女漫畫,但我沒戴眼鏡的樣子你應該不陌生所以也不需要承擔粉碎夢想這樣的責任吧?」為什麼總是能如此輕易惹惱自己。小要突然覺得這世界該消失的不只一個。
「不,碎了喔,而且裂痕這種東西一但出現了就很難黏起來了。」
「是呀是呀,塚原小哥你真是個壞東西,這麼快就讓人家小女生落淚。」
一搭一唱,令人懷疑根本是事先寫好的劇本,就連小要捲起課本狂暴的攻擊也計算在內。

只有悠太默默在一旁,注視著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蛋,查覺到異樣。

確實是有什麼東西碎掉了,即使耳朵無法發現,但心卻可以。
身為雙胞胎的優勢與悲傷就是,不需要言語就可以理解,但即使用了言語也無法隱藏。
從祐希看見小要臉上的眼鏡不翼而飛的當下,眼角流露出的震驚和憤怒,那麼淡薄,所以不可能被發現,除了一分為二的自己。

悠太早就覺得了,大概是從初中開始,那種微妙的改變。
以前的祐希很黏自己,當然現在也是,但程度已大不如前。取而代之的,是惹火小要的次數,那種幾乎無孔不入的調侃和競爭,有時候連悠太自己都感到驚訝。
祐希的世界有幾條標準線,每個人都站在不同的位置上,一般的同學,小春和千鶴,以及小要。
悠太覺得自己並不被包括在那些線上,因為是雙胞胎,與其說是站在線上,倒不如說是站在一旁。也就因為站在相同的高度,才能更清楚查覺那些標準線的變動。
初中之前的小要和小春還是在同一條線上,不知從何時開始,小春和小要的線分開了,小春停留在同樣的高度,小要卻向上升了,直到今日,幾乎已是悠太無需俯瞰的距離。

那是一種威脅嗎?
不,悠太從沒有這種感覺,即使擁有相同的臉,但兩人的內心卻是完全不同的成份,所以與其擔心小要取代自己成為離祐希最近的人,悠太更在意祐希的感受。

祐希總以一種幼稚無比的方法表現出自己對小要獨特的佔有欲。

那幾乎是最糟糕的一種方式了。
但這就是祐希,如果無法容忍無法理解,也就無法看見最深處的真實。

對祐希而言,小要的眼鏡有特殊的意義。
這段歷史自己雖然沒有即時參與,但聽過小春的轉述,大概能明白是怎麼回事。
小要犯下將雙胞胎錯認這種低等級的錯誤,如果是平常的祐希,肯定不肯罷休,甚至能說嘴一生一世,但也就是這場誤會,讓祐希突然發現了小要對自己真實無比的關懷,那是不經包裝,直接,而且衝擊。
炙熱的掌心令人無法抽離,雖然事後祐希對當時的情況淺淺帶過,但悠太知道祐希不可能會忘記的,每一分、一毫。

所以小要的眼鏡對祐希而言是重要的,從他總愛不經意的玩弄上看得出來。
祐希對不感興趣的東西視若無睹,面對重要的東西就有外人無法理解的堅持。

但即使知道了這些,悠太什麼都不打算說出口。
這是祐希的選擇,也是祐希該去面對的人生,就算是雙胞胎也不該改變。

「所以會換新的眼鏡嗎?」對於剛打擊完,氣喘噓噓坐下的要,悠太提問了。
「……啊,基本上是換新的鏡片,鏡框沒有壞所以……」
「嗚嗚太古板了,好不容易能夠展開全新的人生,居然就這樣讓它溜走了。」頭上頂了個還熱騰騰的腫胞,千鶴依舊口無遮攔。
「我不介意讓你展開從猴子變成人類的全新人生呀。」捏緊手上尚未鬆開的課本,小要再次感受到猴子的學習能力無法與人類比擬。

「祐希,聽到了嗎?」轉過頭去,悠太看著站在身後的祐希。
「聽到什麼?要是眼鏡男這種事嗎?」
「是呀,要“依然”是眼鏡男。」

祐希小小的揚起眉毛,似乎想說什麼卻又不打算接下去。
只是這樣悠太就知道祐希已經明白自己的意思,於是淺淺的笑了。

能這樣的執著於一樣東西,是祐希和自己最大的不同。
即使毫無道理,即使笨拙無比,因為是祐希,所以自己不會反對。

「要。」悠太輕輕呼喚。
「蛤蛤?」剛發完火,所以無法立刻將語氣恢復。
「其實隱形眼鏡也還不錯。」
看著小要充滿困惑及淡淡欣喜的表情,悠太感到滿意。


雖然自己不會反對,但有時候坦率一點能得到更好的成果,不是嗎?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302-4e1d9f5d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