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而已

用艋舺文來當作休止前的最後一篇更新有點微妙(笑)
不過天曉得我想寫一篇充滿髒話的同人文有多久了!!!!(揍)
所以就請大家不要計較呼呼哈嘿(錯了吧?)

其實大部份的人都覺得電影中的和尚很過份的樣子(?)
不過我在之前翻了我高中時代寫的日記,覺得那時的自己根本有病(爆)
都太年輕了,當年的我們,總用自己的方式闡述著自以為的真理

我國中時算是在放牛班,也不知道為什麼曾經接觸過一些混混
然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曾經做過一些真的是很莫名其妙的事
可是當時的我怎麼會覺得這莫名其妙,因為大家都一起,一起

在高中時則是在男生班渡過了兩年,現在想起來都很亂七八糟的兩年
那個,該怎麼說呢,很傻很好笑,但當時的我卻那麼認真的面對那些
所以其實我完全可以理解和尚在想什麼,即使他做的事令人難以原諒

講實在一點,如果我是何天佑,在那樣的年紀,在那樣的背景
我會做跟他一模一樣的事,一模一樣

聰明不過年輕
狠也不過愛著

好險我不是何天佑(笑)


OK的扯遠了,如果想看文的話就往下點吧!!
然後文章跟我上面寫的那一串一點關係也沒有XDDD

基本上所有對話在腦中都是以台語的方式在進行
可是翻成文字總是很難操控,希望大家能看得懂

忘了說我是和尚X志龍派的!雖然這篇好像沒什麼差(揍)



並不是什麼都沒想過。

「誒,你金架毋找一個七仔喔?」志龍邊說邊抓起盤中的瓜子肉,吃下滿口。
「就跟你說不用了啦。」清脆一聲,和尚把綻裂的瓜子殼從齒間拿出,再將裡頭的白肉倒在盤裡,反覆動作。
「厚,按咧別人攏耶說哇謀咧挺你,我細你大仔咧。」將身體往沙發那靠了過去,右臂自然伸展疊到了和尚肩膀上頭。
「沒有,你是水,而我是魚。」
「蛤?啥小?」
「因為你是水,所以大家都要靠你照顧呀,我也不例外。」和尚放下手中的瓜子,轉頭看向志龍。那是他面對那個人常有的表情,上揚的嘴角,瞇彎的眼角。
「……靠夭咧你這張嘴金敖供……」使點力架住對方脖子往自己這傾倒,志龍空下的另隻手拉著和尚已經笑歪的嘴角,兩人的聲音響徹整間倉庫。

我是水,你是魚,相輔相成,如此而已。


*****


「哇來啊。」志龍拿下嘴邊同時點著的兩根煙,將其中一根放在地上。

放在那個人的墓前。

他沒有出現在何天佑這個人的喪禮上,他也沒有再踏進過何天佑這個人的家。
僅僅一次,他站在何家的窗邊,聞到熟悉而莊嚴的佛具香氣,他懷念,真的懷念,他企圖踏進門檻,卻被聲響給阻住腳步,他躲到門柱,如同過去常常探頭看著自己父親那樣,他看見何爸,看見那獨臂的背影,於是他無法再靠近一步,僅只是悄悄塞了一包厚實而無具名的白包到信箱裡便離去。

「哩災謀,這條歌我新練耶啦。」隨便找個空間坐下,四周只有小蕊燈燭閃爍,志龍看著墓碑上仍鮮明的刻字,耍帥似地調整吉它的弦。
有人說道,晚上在墓旁不要唱歌也不要彈奏,因為陰間的好兄弟們會靠過來跟你一起同樂。

說實在的,李志龍以前很怕那些不知名的東西,但礙於他是老大,所以他也只能擺闊跟白猴他們說,幹夜遊就夜遊,拎北勾耶驚嘿啥小毀。
於是他們風塵僕僕一早就騎車往民雄鬼屋出發,像個白癡一樣坐到屁股快裂開還要來自找鬼嚇。

因為是黑道所以他們也不帶燈,只靠著菸頭星點般的火光,和不到臨頭不點燃的火柴就這樣闖了。
房子四周攀滿雜枝,在夜深人靜裡令人不寒而慄。和尚帶頭走在前面,兩眼銳利的左看右望,就像是在街頭巷尾跟仇家追逐時一般謹慎而無懼。志龍站在和尚右微後方,兩眼像鐘擺一樣來回看著腳邊,一邊默唸著聽說可以趕鬼的髒話,一邊確認自己以及和尚的腳步。而阿伯則是縮起身體把白猴抓得死緊,白猴小聲的罵著拎北謀遇到鬼先被你掐死。
就在快走到門口,志龍正打算擺起他老大的架勢時,突然一陣急促的沙沙聲從四人腳邊瞬息穿過,頓時大家一陣驚慌,和尚右手一揮把志龍攔到身後,左手則迅雷不及掩耳從腰際抽出扁鑽指向前頭,雙眼如鷹。
等了一會兒發現並沒有危險,和尚放鬆了扁鑽,轉頭露出微笑對志龍輕聲說:「大概是老鼠,沒事,有我在這。」
志龍順著對方略顯得意的眼神向下,才驚覺自己的手不自主抓住對方的衣擺,於是他迅速放開,再拉高音量說著:「幹拎北謀咧驚啦!」
「驚就驚細咧假啥小。」阿伯的聲音冷不防從後方竄出,仔細一聽卻不難發現顫抖。
「我耶手要斷啊啦!幹兜有酸味?」白猴十足努力的把阿伯如章魚般死扒著自己的手給甩開,在拉開一點距離後才發現:「幹拎娘咧阿伯你挫尿啊啦!」
「靠北啦!」阿伯隨便抓起地上的雜草往笑得沒了眼睛的白猴身上砸去,幾個人一路狂笑一路追逐奔出了鬼屋,從此之後他們多了一個可以炫耀的事蹟,也多了一個可以嘲笑的事件。

從那天起,志龍不再害怕那些東西,只要和尚在。

而現在和尚他就在這裡。

「幹彈毋丟啊。」手指粗暴的刷滿弦,志龍隨及舉起嘴邊燃燒中的煙,「哇知哩以前尚愛看我彈毋丟,幹哩那敢笑我就乎哩好看。」
志龍笑開嘴角,就像過去倚在沙發上,對坐在對面專心聆聽的和尚發脾氣一樣。
只是曾幾何時他已無法看見對方飛揚的眼角眉梢,即便記憶裡的臉龐毫無雜質。

那真的是一件過份諷刺的事實,但那都已經過去了。
就像那天阿伯說他去了何家,而何爸說那都已經過去了。

“都已經過去了,然後,幫我謝謝志龍。”

幹,幹,道什麼謝,我根本還不起,幹!

把吉他放在一旁,志龍從塑膠袋抽出了一瓶酒,打開,喝了一口,之後起身將其餘的通通倒向墓碑。
「哩尚愛耶這味,今晚爽謀?」把空瓶隨手擺在身後,志龍帶著淺笑,凝視每一滴酒滑過那冰冷的石板,滲進每一個名字的刻痕。
此時志龍腰間的CALL機突然響了,他低頭查看,再抬頭時,眼中帶著千思萬慮。

「細阿伯找我,可能有代誌。哩災謀,艋舺變了,我也變了。」

志龍淡淡說著,覺得自己不需要過份解釋什麼,因為對方會知道的。
畢竟那是個多麼聰明的男人,而他總是看著自己。

「哇要走啊,哩那細尬意這酒我改天再拿幾手來,啊細哩不想再看到我?」志龍摸著口袋,掏出兩個銅板,「聖杯就是好,蓋杯哇丟麥溝來啊,笑杯哩丟知細啊。」

即使嘴角笑著,但志龍知道自己擲出銅板的雙手在顫抖。
他死盯著兩道銀光劃過空氣,然後一枚很乾脆的在地上翻出花樣,另一枚卻不停的直立打轉著,不停打轉著。
那一瞬間志龍的眼眶塞滿淚水,因為他記得很清楚每次彈硬幣時,和尚的總是轉最久,最久,就像現在一樣,彷彿永遠不會停止,一切都。
最終那枚硬幣與墓前燒了一半的煙桿相撞,倒了下來,志龍吸了口氣後跨前一步查看。

「幹,明明丟想要我勾來,哩勾假!」望向那枚映出文字的硬幣,志龍用手胡亂抹過自己的臉,連帶那差點落下的眼淚也都一同抹去。

現在的李志龍已經不再哭了,因為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我是水,你是魚。

魚死了,水乾了,我們之間,如此而已。




===============================


原著小說寫道:

”為何爸報仇是假的 為廟口打算是假的 為志龍做的一切才是真的”

到底在想什麼呀?這部片(笑)不過最後志龍終究是了解了,即使還不起


20 Comments

F. says...""
不知道為什麼 ....
看完之後我的淚一直流 .......................
2010.02.19 00:13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我只是想藉這篇來調解一下心中的遺憾
對於你的眼淚我很感謝,謝謝,真的謝謝
2010.02.19 10:07 | URL | #- [edit]
F. says...""
不 謝謝你寫了這篇文章 ...........
2010.02.19 19:56 | URL | #- [edit]
F. says...""
話說我也有買小說和那個寫真本,希望快點出DVD
我想看完整的故事 真的到底在想什麼..... 這部片 。

魚和水我思考了很久
我覺得和尚比較像水 , 水乾了 魚也死了..........................

不過都一樣 不過如此 .
2010.02.19 20:19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其實我更想問豆導到底經歷過些什麼(笑)
畢竟這部戲很多成份都架構在他的過去之上

如果是以第三個人的角度來看
和尚確實是比較像水沒錯(點頭)
只是因為這篇文是以他們兩個人的視角來看
所以我覺得和尚會說自己是魚

可惡呀我好想看前傳!!(跳題)
2010.02.20 22:59 | URL | #- [edit]
F. says...""
跟我想的一樣,他說自己是魚
啊啊.... 我也想看前傳,應該不錯[偷笑]
然後我好想小岳~~ 乾脆拍續集貨前傳[喂]
2010.02.21 16:16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感覺豆導對再拍片有點心動的樣子(笑)
如果想小岳的話~不知道你有沒有看他們之前去柏林的全紀錄
大家一到飯店看到小岳就拼命撲向他的樣子非常有趣XD
小天差點就當場壓倒他了(錯一半)而且快速發現小岳胖了XDD
2010.02.22 10:30 | URL | #- [edit]
F. says...""
有啊哈哈,可是他只撲向佑廷0.0
胖了一樣帥 哈~ 小天一直摸他臉不知道在幹嘛[迷]
他還說成〝猛嘎〞超好笑也很可愛,英國腔好帥..............
快點讀完書回來啊啊 小岳~~~~[吶喊]
還是個小男孩嘛...心理上 嘖嘖 = =+


ps.我好像把這裡當聊天室
2010.02.22 21:32 | URL | #- [edit]
F. says...""
話說幕後花絮小天和小岳接吻,小岳還罵髒話 哈哈
2010.02.22 21:58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那是因為豆導和小天兩個都撲上的太快了吧XD(爆)
我覺得小岳那樣好像湯姆克魯斯(掩面)英國腔好帥+1
真的不知道小天幹嘛一直摸他臉XDDDDD
小岳還保有很天然的純真,這點真的很棒!!!

接吻花絮我沒看到!!!!在哪裡!!!!(驚叫)

聊天室是沒關係的XD
不過之後上線時間會很不固定就是...
2010.02.23 09:54 | URL | #- [edit]
F. says...""
去艋舺官網看,小傑克很壞 私藏這麼久才拿出來 嘖嘖0.0

佑廷「小岳彈吉他用靈魂在彈,騙了很多女人 還騙了一個男的」指小天 = =''
豆導「我問小岳什麼時候會哭,...... 坐捷運的時候」[昏] 景安站有笑點....


重點是↓

『愛上鳳小岳是一件很簡單的事』by小天

大家早就知道了啦 嘎嘎~~
2010.02.23 13:23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我看好了還抓好了(你給我自重一點!!!!)
這根本是壓箱寶呀!!!是陰謀呀!!!!(胡言亂語)

在這次影片裡我無法贊同趙馬克更多!!!
然後對小天的一切只能起立鼓掌了(是有沒有那麼誇張)
但不管怎麼樣拜託把舌頭給我收回去!!!!(拍桌大笑)
慢動作播放真的是太超過XDDDDD
親完還抱怨”怎麼那麼快?”不然是想要親多久!?
我真的以為這種起鬨接吻是班對才會有的畫面XDDDDDD

小岳真的又帥又可愛又天然又有才華
就如小天說的”愛上鳳小岳是一件非常非常簡單的事情”
拿著吉他的小岳已經征服了地球上的女人外加一個男人(爆)
2010.02.25 09:51 | URL | #- [edit]
F. says...""
啊哈哈 你應該也有看過那個小天講解[?]和尚和志龍的感情吧
『和尚和太子有近乎愛的感覺』 我比較好奇什麼叫〝彼此交纏〞
有時覺得馬克先生實在礙眼[喂] 話說我為啥沒看到小天勾[還是拖?]
小岳進房間的影片「喂 有這段嗎] 誰知道,反正他們2個是不能說的秘密 啊啊~

怪了 除了和龍的配對之外還有天岳? 已經到了這般天地了兄弟[拍肩]

電影台詞有誤我們來修正一下 ↓

和尚:『如果我是大哥,你就是大哥的女人』 燦笑 。
2010.02.25 20:02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有有有!近乎愛的感覺是一定要看的(何)
我真心覺得小天在最後的發言有越描越黑的情況XD

天岳去躲貓貓時兩個人也入戲很深XDD
小天的手一直摸摸摸摸摸是怎樣(自重)

基本上我覺得和尚是一個很悲情很值得去愛的人
但現實中的小天我只會覺得他撈太大吃太好
(好啦我純粹只是嫉妒他而已XDDDD)←揍
不過如果是小岳的話我是戲裡戲外都一樣喜歡(爆)

是說因為命理專家唐O淇小姐的噗(www.plurk.com/p/3wjvfm)
豆導確定聽到腐女們的心聲啦!(居然還回言了XDD)
對岸的同胞們也已經做出了和龍的PV實在是驚人(抹淚)
2010.02.27 14:19 | URL | #- [edit]
F. says...""
哈哈 豆導一定快瘋了,結果還打算拍[屁]

躲貓貓啊..... 只能說攻受分明,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嘛 = 3 =
然後小岳是該減肥,有受比攻胖嗎[喂],話說個人也在減肥

我從此相信唐姐的算命 哈哈哈
今天竟然看到H文了,真稀有[?]

你也寫一篇如何[別慫恿]
2010.02.28 19:05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整個太晚回(掩面)
豆導如果考慮拍前傳那就一定要支持一下的啦!(喂)

我是覺得小岳把肌肉練一練應該就ok了!XDD
小天是模特兒當然不可能胖到哪去XDD

我也對唐姐突然好感上升(喂)
話說我超少寫H文的XDDDDDDD(逃)
2010.03.06 10:23 | URL | #- [edit]
F. says...""
你也知道啊 哈~

話說最近好多小岳生日文好糟糕[望天又望地]
天岳持續上升中 [溜]
2010.03.08 18:54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對不起我整個人離開網路太久了(揍)
倒是我之前在補x班還聽到有人剛好坐在小岳旁邊(詳情不明)
還稱讚了他的睫毛很長XDDDDD
2010.08.06 11:04 | URL | #- [edit]
ao35 says..."No title"
這文的感覺真棒,很到味.......
2011.09.19 16:49 | URL | #- [edit]
辰璐 says..."No title"
嗚啊好久以前寫的文還有人看~真是非常感謝!!!!
非常謝謝您喜歡這篇文喔~>"<//////
現在看就覺得台語的地方寫得真多~希望在閱讀上不會太吃力^^"
2011.09.19 18:24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251-22336a6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