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爺

一篇有點久之前寫的自創BL向短文

在寫的時候其實不知道自己想寫什麼
但寫完的時候就覺得沒錯我想寫這個

投入很多奇怪的東西但我本來就奇怪
我只是覺得再不貼我永遠都不會貼了



我們都叫他大爺,因為他的笑容就跟連續劇裡的員外一樣囂張狡詐。
不過他作人確實也很大爺,凡事不拘小節又喜歡吃飯喝酒 所以有什麼應酬大家總喜歡叫他參上一腳。

跟他的認識是在尾牙宴上,只有那時就算是不同部門的人也會聚在一起狂歡。
大爺在公司裡人緣很好,所以被拱著跟在老闆身邊一桌一桌的敬酒。
敬到我們這一桌時,老闆已經滿臉通紅像顆蕃茄,但大爺仍一付游刃有餘的樣子。

是個氣勢。
我對大爺的第一感想。

他伸長雙手跟每個人敲著玻璃杯,杯裡的咖啡色液體彷彿海波晃漾,下一秒就全進了那男人的胃。

「喂,那個少年仔,怎麼不乾?」
他用四指抓住杯子,翹起食指來指著我,還打圈。

是個欠揍。
我對大爺的第二感想。

後來不勝酒力的我一口氣乾完半杯就醉了。
後來我才知道大爺的酒裡都加了三分之二的麥茶。
後來大爺很常跨部門來找我,儘管我們根本就不熟。

後來我才知道大爺喜歡我,但那是很後來的事了。



公司坐我隔壁的女孩,長得很清秀,個性迷糊卻很討人喜歡。
應該說是,她身上充滿一種會讓男人想要保護她的費洛蒙。

所以我忍不住伸出手了,而她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對我笑了。



大爺知道我不會喝酒,所以跟我在一起時並不會喝。
但可能是身為男人的反抗意識,我總會固執的叫個幾瓶來。
結果我的抗醉等級越來越高,雖然偶爾還是會像跳電般突然醉倒。

今天依然是喝醉的日子,紀錄是八分滿。
大爺把我扛進計程車,關上門,我聞到檸檬味的空氣清淨液。
於是我說完一個地址就沉沉睡去,再睜開眼身旁已經是那個女孩了。

隔天上班大爺難得沒來找我吃中飯,所以我跟那個女孩,嗯,我女朋友一同去了。
吃飽回公司時反而碰巧相遇,大爺沒說什麼,只看了我女朋友一眼,再給我一個姆指。

真是個臭老頭。
難怪一直沒找到伴。

之後大爺就很少來找我了,同事還問我是不是跟大爺吵架了。
不,怎麼可能吵架呢?因為根本吵不起來。
每當我被大爺的話激怒時,大爺總會擺出他那張實在很討厭的笑臉。
或許就因為太討厭了,討厭到蓋過生氣的情緒,最後總是不了了之。

說對突然冷淡完全不在意是騙人的,但要我主動去找大爺總是有些微妙。
直到有一天我看見獨自一人坐在飯館裡喝酒的大爺後,我才發現我很難過。

其實我很難過。



雖然男人總是見色忘友,但我並不覺得我是。
於是我打了電話約大爺出來,明明背了很久的電話號碼今天才第一次打。

大爺來赴約了,簡單的休閒衫是平常上班時看不見的。
他還是那樣笑著,從容地說怎麼啦跟可愛的女朋友出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事就不能見面嗎?我這樣說著,不經思考。
於是他頓時沉默,彷彿思考般的眼神看向右上角,又轉回來。

「如果沒什麼事就不要見了吧。」
「為什麼?我又不是那種只顧女朋友的人。」
「我知道你不是,不過還是算了。」
「你什麼意思呀?好啦我以後也不會找你了。」
「噯,有事還是可以找我啦,我一定會幫你。」
「啊你現在是怎樣啦?不是討厭我?」
「不是啦。」

大爺不笑了,在這句話的同時。
於是我害怕了。我說過的,大爺很有氣勢,只要他不笑的話就非常有氣勢。

但過幾秒他又笑了,笑得比平常還欠揍。

感覺上好像省略掉很多重要的解釋,所以一時間其實我沒有很明白。



驗孕棒上出現一個不知該如何反應的答案。
我看著她驚慌的表情,一樣惹人憐愛。
所以我忍不住擁她入懷,她這次總算有點搞懂狀況了。

說著“我願意、我願意”。



我把大爺約出來喝酒了,也告訴他我的決定。
只見他大笑兩聲,伸起手把服務生叫過來,活生生多叫半打啤酒。

他說,告別單身當然要喝到掛,你可不能拒絕。
於是我們一直喝一直喝,這次酒裡沒有加麥茶。

印象中我喝完一罐,從大爺宿醉到中午看來,昨晚他自己肯定有追加。
順便一提,這裡是大爺的家,簡單到幾乎淒涼,完全沒有想像中氣派。

在我東張西望時大爺從床上坐起身,似乎還是頭痛欲裂。
但他仍撐著方塊步,搖晃身軀自己走進了浴室,之後是沖水聲。

當他走出時,雖然頭髮濕漉漉的雙眼卻很明亮。
他說希望我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要喝酒了,我不解的追問為什麼。

「因為你要結婚啦。」
「這有什麼關係嗎?」
「你知道你喝醉之後會變得很迷糊嗎?你還曾經把酒杯當成話筒喔。」

大爺笑著,卻跟這房間一般淒冷無奈。

我突然間彷彿懂了什麼卻又知道不能說出來。
真正搞不清楚狀況就對別人笑了的人,是我。



在表面上無視對方心意是很容易的,但想要從心底忘記實在很不容易。
心境就像是明明大家手頭都拿同一種咖啡,卻覺得自己的似乎特別燙。

當我把喜帖拿給大爺時,他挑了眉揚起很欣慰的嘴角。
我完全看不出破綻,當然也就沒辦法去揭穿。
就算揭穿又能做什麼呢?我什麼都沒辦法去做。

籌備婚禮時,大爺主動說要當伴郎,雖然我想要拒絕卻又沒找到理由。
婚禮當天我很緊張,大爺發現了就過來摸摸我的頭,還幫我把領帶調正。
多輕柔多細膩的動作,彷彿我是一件馬上就要送出去的貴重禮物。

「等到你的孩子生下來,就認我做乾爹吧?」他邊綁邊說著。
我沒辦法回應,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任憑掌心的毛細孔沁出汗水。

「我爸媽都死了,也沒什麼親戚,雖然現在還好,但老了總有點擔心呢。如果以後你的孩子能幫我拜拜靈骨塔我會很開心的。」
「說什麼不吉利的話,人家說禍害遺千年。」
「喔,會回嘴就代表精神還不錯嘛,很好很好。」
「大爺……你難道不想……」

結婚這兩個字梗在我喉嚨裡變成無聲。
大爺看看我,彎起了單邊的嘴角,是一種苦笑。

「雖然我大你五歲,但該怎麼說呢,卻是個膽小鬼。如果不笑的話,好像就會哭了,如果不隨便的話,好像就沒辦法面對現實了。」
「大爺……」
「這什麼表情呀,你的可愛老婆看到都要哭啦。我可是很慶幸我這樣一無所有,否則就會為了失去什麼而傷心了,年紀大了已經不適合青春啦。」

大爺笑著,
我卻哭了。

在敬酒時大爺負責幫我倒酒,我喝了第一口就知道大爺為什麼會想當我伴郎。
他把我手裡的酒稀釋到彷彿百分之一的濃度,而賓客送上來的酒則全部幫我擋掉。
那天的我千杯不醉,但是大爺醉了。沒有人看出破綻,當然也就沒辦法去揭穿。

就算揭穿也是一無所有,大爺明白。



幾乎沒有跟大爺見面了。不過我們本來就在不同部門,除非刻意否則沒有交集。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跟他見面,因為每次見面都會察覺到一些什麼。

察覺到比起天生散發的費洛蒙,拼命壓抑卻仍洩露出的寂寞,才會更讓人想相擁。

這已經是一種背叛了,我看著身旁熟睡的女人,除了撥開她的瀏海外無法說出道歉。
道歉其實我沒有那麼愛你,道歉其實我心裡還有一個人,道歉其實我只是在逃避走偏的可能。

我們都太膽小了,膽小到以為順著風向就是快樂,膽小到以為不會受傷就是幸福。
但理性和感性總是分離的,在我們說服自己的同時就代表我們早有了相反的念頭。

於是心已經飛出去了人卻還在這裡。

多麼諷刺,多麼悲傷,多麼空虛,多麼想他。



孩子是個健康的男孩,跟媽媽很像。
我並沒有通知大爺,不過以大爺的人脈想要消息一點也不難。
所以他來了,還說我很不夠意思,這種事怎麼能不通知乾爹。

“你不難過嗎?看著你喜歡的人跟別人生下的孩子,真的,不難過嗎?”
這樣的話我不可能問出口,因為大爺的心思總跟外表呈現出的樣貌毫無交集。
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能笑得狂妄笑得無束,所以更難猜想他回到家後是否寂寞萬分。
對此我束手無策,因為已經錯過那個有辦法改變的時機了。
有些東西過了就是過了,現在就算我伸出手,大爺也會把我推開,他就是這樣的人。

「嘴巴真像你,嘟嘟的。」大爺看著搖籃裡的小嬰兒,眼角笑出了一條細紋。
「是嗎?還好吧?」
「你也太不了解你自己了吧?」
「你就那麼了解我嗎?」

語出我就懊惱了,是疏遠後我才發現,跟大爺在一起的我總是撒嬌。
以為是在唱反調的行為其實全都是撒嬌,而直到現在我仍然改不掉。

「你還會喝酒嗎?」
「不喝了。」
「你還是只吃魚的肚子嗎?」
「本來就那裡最好吃呀。」
「那你會自己剝帶殼的蝦子嗎?」
「我老婆會幫我剝啦。」
「那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大爺這麼說著,而我覺得糟透了。

「那你還喝酒嗎?」
「有人叫的時候就喝。」
「那你中午跟誰吃飯?」
「同事呀,不過偶爾一個人吃也不錯。」
「那你還是討厭海鮮嗎?」
「不,我喜歡喔。」

大爺緩緩的闔上眼睛,又重覆了一次“我喜歡喔”。

在那一刻我終於懂大爺了,然後忍不住咒罵他是個太卑鄙的男人。
他想要愛,瘋狂的想要被愛,所以他不會拒絕任何人的邀約,只要能被愛著。
他又害怕愛,害怕被人愛著,因為害怕丟棄的瞬間,所以他的房間總是空盪。
他可以為他所愛的人捨棄一切,但若是他得到了那份愛,他也能夠把愛捨棄。

矛盾的犯賤, 毫無異議的人性 。

「大爺,你還喜歡我嗎?」我這樣問,非常清醒。而大爺笑了笑。

「別這樣問我,我還在找討厭你的方法。」
「那我就告訴你吧。」
「請說。」
「我到現在還是非常喜歡你。」
「這真是太好了。」

大爺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而我捏了捏他那帶點乾澀的嘴角。

「曖,你再問我一次。」
「大爺,你還喜歡我嗎?」
「喜歡到不知道該怎麼再去喜歡的地步。」
「這真是太好了。」

這真是太好了。我笑著說。


4 Comments

says..."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9.08.21 14:55 | | # [edit]
辰璐 says...""
其實我寫到中段也覺得『這是老夫老妻吧!?』(靠)
不過寫到後面就知道我絕對不是在寫他們(笑)
雖然進展模式真的很像XDDDD(還笑!!!)

比起稱讚我更想先感謝你願意把這篇文看完
其實我當初貼出來就已經先預設大概沒人會看XDD
即使如此還能得到回應已經是太感謝的事
如果還能夠喜歡那兩個笨蛋(笑)就真是太好了

該說謝謝的是我,謝謝、謝謝
2009.08.22 23:43 | URL | #- [edit]
HALU says...""
我喜歡大爺QQ
也喜歡這篇文!!!
雖然有點詞窮不過真的喜歡XDDD
2009.09.14 01:01 | URL | #- [edit]
辰璐 says...""
喔喔喔謝謝你喜歡大爺Q口Q
沒關係的因為對於這篇文章我也很詞窮(???)
謝謝你看完它!真的謝謝!!!
2009.09.14 17:50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undew00.blog126.fc2.com/tb.php/204-76fd785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