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三)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三、

正如村上所言,橫山確實有過熱衷尋覓對象的時候,就在青春正盛的少年期,他常常會在休息時間號召三五好友跑出道館,除了四處探險也流連於喧鬧的遊戲中心。容貌俊美又風趣幽默的他自然能吸引不少女性,自然也有想深入交往的對象。
不過說也奇怪,一但他和對方有了親密接觸,長則一月短則一週,總會聽見受傷、生病或是需要遠行的消息。
直到那一天,橫山記得很清楚,在萬籟俱寂的夜晚,他褪去女孩的上衣,撥開她垂落胸前的黝黑長髮,再仰首時,看見女孩後方一名婦人淚流滿面的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二)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 本章開了台跑跑卡丁車,請未成年者自重迴避



十二、

這頓火鍋村上吃得心亂如麻,他覺得橫山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光是一路牽著手前往超市,心中各種困惑讓不到一百公尺的路程彷彿有一公里之遙。更別提挑選食材當下,自己說了“すばる好像不喜歡香菇吧,那就不買了”,橫山只是回應“今天就我們兩個吃,你喜歡的話就買,我聽你的”。
太奇怪了,這種溫柔到好似被捧在掌心的感覺,讓村上不由得毛骨悚然。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一)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一、

「總覺得特別噁心。」看著盤腿坐在眼前吃橘子的橫山,渋谷如是說。
「雖然樣子不太好吃,但挺甜的,要不然你試試?」拿起其中一瓣伸手向前,橫山也覺得村上剝橘子的技巧實在不太好,怎麼看都是蠻力脫皮,坑坑疤疤的。
「橘子也噁心,但你更噁心。」
「哪有啊,你少亂說。」橫山不以為然的撇嘴輕笑。
「哇啊,就這個,你就這個態度噁心,那種“我現在可是無敵了”的態度,真叫人受不了。」渋谷做出猛搓身上雞皮疙瘩的動作。
「你根本只是針對我啊,我怎麼做你都有意見吧?」
「連我都不給你意見的話誰給你意見,我可不指望村上,他說什麼你肯定都會裝作沒聽見。」
「我是那麼差勁的人嗎?」
「他昨天才跟我說“ヨコ只顧著打電動都不理我”,這還不夠差勁嗎?」渋谷雙手握拳說得義憤填膺,橫山被這氣勢嚇了一跳,身子不由得往後縮了一吋。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

「每次來這裡都覺得亮ちゃん實在很厲害啊,能一個人管理這麼大的家。」丸山坐在檜木桌前微笑品茗,他尤其喜歡錦戶泡的煎茶,為了避免茶湯濃淡不勻,在杯中來回傾倒的手勢專業又優雅,是視覺和味覺的雙重享受。
「做久也習慣了,這是師傅留下來的地方,不能讓人看笑話。」錦戶嘴角上揚,對這樣的稱讚談笑自若。
「裕ちん和すばる也很努力,但我覺得最努力的就是你了,還有大倉要照顧呢。」以旁觀者的角度,丸山看得比誰都清楚,錦戶扛起的不只是責任,還包括為橫山和渋谷開拓的道路。如果沒有他默默耕耘,其他人也不可能活得如此自由。

極陰之地的驅逐(九)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九、

橫山讓來吃晚餐的渋谷看了那些瓶罐,尤其是上面的符紙。
「看不懂,我的符咒也是半路出家,更何況天狗文有那麼容易解讀嗎?」渋谷搖搖頭,對此束手無策。
「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封存,但謹慎點總是比較好。」橫山目光徘徊在四個玻璃罐,難以形容的不踏實。
「既然都帶出來了,那就是命吧,放著什麼都不做才奇怪,明天就叫大倉全部吃下去。」
「你根本只是想看他拉肚子吧?」橫山可沒忽略對方眼中瞬間綻放的異樣光芒。

極陰之地的驅逐(八)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八、

「你說你知道要怎麼幫助大倉了?」兩個人在回家路上並肩走著,村上聽完橫山的話忍不住大叫出聲。
「就不能小聲點嗎?反正線索都已經到手了,接下來只是要花點力氣找出來而已。」捏了捏耳朵,橫山確實受不了這個音量。
「什麼線索?所以你們剛才不是在聊天嗎?」
「傻瓜啊,我們可是在做正事,亮有他自己不能說清楚的壓力,但我們之間有不用說清楚的默契。」微微挑眉,橫山露出些許驕傲的神情。
「……你們感情真好。」
「那小子只要叫我“哥”,肯定就是要我解決了,都幾歲了還這麼會撒嬌。」
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橫山一連說了好多小時候發生的事,像是在枕頭底下藏青蛙,嚇得錦戶從左側房間一路尖叫狂奔到演武場,或是在夏季舉辦吃西瓜吐籽大賽,最後被師傅懲罰打掃全院一星期,種種細節橫山都說得活靈活現。
全程村上只是在旁安靜聆聽,他發現自己喜歡橫山此時孩子氣的眼角眉梢,也喜歡橫山在夕陽照射下顯得泛紅的精緻臉龐。不過最喜歡的,果然還是這個人開心的笑靨,就像璀璨的鑽石一般,每個折射都閃閃發光,每個稜角都叫人想要細心珍藏。


極陰之地的驅逐(七)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七、

泛黃的樹葉因應季節轉換,紛紛落下不再回頭。經過幾個月的磨合,村上完全適應了現在的生活,並且找到最適合他的節奏。他秉持早睡早起的習慣,在六點左右醒來,到社區裡的公園慢跑運動。其實剛開始橫山還是拒絕讓村上一個人外出,只是村上每日請求再外加一句“不然你跟我一起跑步吧”,疲勞轟炸到最後橫山只好摸摸鼻子投降,卻不忘附加“最多只能兩個小時,超過了我會用各種方法讓你回來”。
村上回到家時橫山大多已經起床,兩人會安靜對坐吃完早餐。而渋谷出沒的時間變得很不固定,有時是午飯,有時是消夜,有時是拿著幾瓶酒就跑了過來。
即使知道渋谷的過去,村上的態度也絲毫沒有改變,頂多就是在渋谷醉倒時會不吝嗇的充當抱枕。不過那時候村上大多也已經醉倒在橫山身上,三個人就像骨牌層層疊在一塊。

極陰之地的驅逐(六)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六、

丸山將故事追溯到那個熱得連知了都倦怠的夏天,他變回貉的原形穿梭林間,想盡快趕到長老們指定的開會地點。踩踏枝葉的腳步沙沙沙沙,丸山只顧一路前行,卻在霎時聽見一句:”丸山隆平!停下!”
無法動彈,歲月彷彿在呼喚裡靜止,丸山只能勉強轉動眼珠,最後發現樹下一名瘦小的黑髮少年。
少年的眼睛迎著光,像水晶珠透澈清亮,丸山望見他絢爛多彩的氣,也目睹那細微殘末,卻清清楚楚屬於言靈的特殊火花。猶如彼岸花開,鮮豔的紅映照在少年臉龐,叫人不捨離去,只能日夜思念。
後來渋谷說著只是怕丸山踩到他設下的陷阱所以叫住他,但丸山的意思是相逢自是有緣讓我們來作好朋友吧。
於是那隻貉混入了人群,跟爽朗的少年們一同出遊,也陪他們一起在月光下談心。那幾乎是丸山百年來最美好的記憶,只是越是美好,越代表無法超越。

極陰之地的驅逐(五)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五、

橫山變了。望著手機裡三天兩頭傳來的訊息,“我跟村上去一趟熊本”、“村上把我的現切鮪魚吃掉了”、“我們要出發去箱根了”,渋谷由衷體悟到什麼叫作炫耀,卻又覺得來吧來吧我撐得住。
畢竟他們是風風雨雨一路走來,真正同甘共苦的兄弟。

極陰之地的驅逐(四)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四、

第五天,村上覺得他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
每天渋谷會在差不多時間送來三餐,閒聊幾句後離開,剩餘時間橫山大多在打電動,就這樣日出直到日落,彷彿外界的一切都與他無關,完全與世隔絕的生活。
村上原以為電玩是橫山工作的一部份,開口詢問後只得到“這可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如同生澀輕狂的叛逆期小鬼,把現實通通拋到腦後的偏執發言。
但村上並不是這樣浪漫的人,他從小就被金錢追逐,最高紀錄曾經一天接下四個異地打工,過著只在通勤車上才足以闔眼的極限生活。他早已習慣這種節奏,即使現在衣食無缺,還是無法容忍漫無目標,只能剪剪庭院雜草的虛度光陰。更不要說在這五天內,他唯一踏出家門的機會,是到一百公尺內的超市補充一些日常用品。橫山跟他一起去,並且用相當不耐的表情跟在身後,讓他只能匆匆結束採買。
他實在不明白怎麼會有人足不出戶到這種程度,也難怪橫山肌膚能保持得如此白皙,每當早晨時分,村上看見橫山拉開窗簾,陽光一點一點灑落到橫山身上,總有一瞬間覺得如果此時伸出手,或許會直接穿透這個人,而這個人就會如薄霧般消失。
“這樣封閉下去再健康的人都會生病的。”就在村上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出門一趟時,得到橫山“你去準備一下,今天要去工作”的美好邀約。

極陰之地的驅逐(三)


※ J禁,無限大,橫雛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三、

「既然都搞清楚了,那村上你想知道什麼就直接問吧,橫山會負責告訴你的。」走進和室的渋谷二話不說便佔據了角落,他先以一種大字型仰躺在榻榻米上,過了幾秒又把身體蜷曲起來,像隻準備入眠的貓側身躺著。
「嗯……果然還是命定之人的事吧,畢竟跟我有關啊。」有些驚訝渋谷在別人面前的毫無防備,卻又不明就裡感到開心,村上不自覺坐到了渋谷身旁,渋谷的頭也往村上方向蹭了兩下。

極陰之地的驅逐(二)


※ J禁,無限大,橫雛(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二、

「這邊就是廚房,雖然沒什麼食材但廚具很齊全,如果你會煮飯裕ちん會很開心的。」丸山拿起流理台旁的圍裙對村上比劃,同時對站在村上身後一公尺遠的橫山拋了媚眼。
「我會煮飯啊,不過都是些家常小菜喔。」村上邊說話邊不客氣的打開冰箱,看見裡頭只有幾顆蛋和幾瓶啤酒,相當符合單身男子的設定。
「家常小菜就行了,反正也只有你和裕ちん嘛。」丸山將圍裙放回原處後,便逕自走出廚房,他蹦蹦跳跳來到橫山面前,橫山則是發出“嘖”的一聲,皺著眉將頭撇向一旁。

極陰之地的驅逐(一)


※ J禁,無限大,橫雛(中段會有些許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一、

太不甘心了,怎麼可以這樣就結束了。
那台洗衣機修了半天最後還是不會自動排水,我水才舀了一半衣服還沒晾呢。
我上星期打工的錢不知道會不會準時匯進戶頭,那個大叔看起來不太可靠啊。
好不容易弄到的演唱會票本來想約那個誰去看呢,但得先跟她要到電話才行。
不過想這些有什麼用,這叫什麼,人生跑馬燈嗎?
要不是那些人把我逼到河邊,我也不會一時情急跳下去,本來想說能逃多遠是多遠,結果沒想到腳抽筋了,我不停掙扎,那群混蛋卻彷彿看不見我似的,張望一下便走了。於是我只能無助的下沉,耳邊彷彿極光放射的雷嘯聲,冷冽陰森得叫人心寒,最後記憶倒映在眼瞼透出的一縷白光,再來就,什麼都沒有了。

「啊呀,等了這麼久總算釣到了。」
渋谷抬腿用力踩住石頭,保持平衡撐起釣竿,瘦小身軀使出了畢生氣力。他知道絕不能放手,這是唯一的機會了,因為只有這一個人而已。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