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6


06 「因為那傢伙是無所不能的。」


整個二月村上幾乎都在進行舞台劇的排演,除了不可能更改時程的電視演出外,舉凡廣播都是以預錄方式進行。
「我說呀,你這傢伙自己放消息了吧?什麼情人節那天會很忙喔之類的。」在兩人都有空檔的白天,橫山排定了【水曜日約會】的工作。
「才沒有,為什麼你這樣說呀?」村上皺起眉頭對這突如的話題表示困惑。
「東西都堆起來了還裝傻,你以為休息室是給你裝巧克力的嗎?」
「蛤?再怎麼說也有一半是你的吧?」
「不不,上面都是寫著給村上君呀,還加了愛心呢!在其他地方你肯定也收了不少!」
「嘛,一般般吧。」
「什麼叫一般般呀!五箱也是一般般嗎?」
「哪來的五箱?是會收到一點啦,不過都是義理巧克力。」
「為了維持形象不管畫了多少真心都會被你無視嗎?」
「才不是咧!真心巧克力我會用真心回應的!」

【Zero-Sum Game】05


05 「沒有什麼比全心全意更加重要。」


平常在橫山與村上的廣播時間,電台總是充滿此起彼落的大笑,但今天卻增添了一股溫馨、雀躍以及……加倍的吵雜。

「ヒナ好久不見!」伴隨著啪啪啪的疾走,比一般男人還要尖扁的聲音在走廊傳開。
「好久不……有很久嗎?」對於迎面而來的相葉毫不客氣的吐嘈。
「有呀!我生日之後就沒見到了吧!」
「……也是喔,因為有跟ニノ見到面所以有點搞混了。」
「耶?……你生日對吧!我們一起送了禮物!」面對相葉一瞬間的遲疑,村上並沒有放在心上。
「啊啊那個禮物呀,完全沒辦法用。」回想起至今仍高置櫃上的心型對杯,連再拿出來看一眼的勇氣也沒有。
「可以的!只要放在浴室就一定會有人拿去用的!」
「你到底把陶瓷杯當成什麼了呀!」如果橫山是長不大的彼得潘,那眼前這個人肯定也是個童話角色,而且是迪士尼等級。

「不好意思我要清場囉,前面兩隻野生動物可以退到叢林裡去嗎。」說著符合電視助理導播身分的台詞,二宮舉起手刀刻意從兩人中間穿過,逗得相葉和村上兩人哈哈大笑。
「……為什麼沒有人要進去呀?」從走廊彼端走來的橫山,看見三個卡在放送室門口的男人,光想就擁擠得缺氧。
「等你呢我們的大企劃家,相葉這個前景堪慮的深夜節目主持人就麻煩你多多提拔了,相信這對你而言是輕而易舉天經地義。」
「……。」完全理解二宮的話中有話,橫山只淡淡看了一眼便逕自走進放送室,其餘人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便跟了進去。

【Zero-Sum Game】04


04 「心裡明白就好。」


「不是工作還做到這種地步呀……。」二宮用手指勾起從玻璃杯緣滑落的水珠,在桌面畫出透明的心型。
「……幫朋友慶生這有什麼不對?」橫山整理手頭的文件,放進身旁的公事包。
「這樣大費周章幫普通朋友慶生,還真不是普通濃烈的友誼耶。」
「我不過就請你唱個歌,再幫我約一下大野,有很打擾你嗎?」面對關鍵詞的重音橫山視若無睹。
「不打擾呀,村上也是我朋友嘛,幫這點小忙天經地義。」
「就是呀,天經地義。」
「即使花這麼多時間編劇本、找舞台、敲演員、湊經費,最後還不掛名,這些都──是天經地義的,這樣說來你為什麼不幫我或相葉天經地義一下?」語畢自己也不禁莞爾,二宮看著在新宿酒吧慣有的魅惑燈光下,因為過份蒼白反而更顯頰紅的橫山,覺得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只是覺得這樣做很有趣而已,更何況我只是開個頭呀,接下來怎麼樣我就不管了。」說完話的橫山將殘酒一口飲盡,然後舉起手請服務生來結帳。
「啊啊,不管了呀,怎樣樣都不管了?」二宮瞇起眼睛,有股無以名狀的危險氣息。
「……如果是ヒナ的話,從來都沒有辜負我的期待,這次也會一樣。」看也不看就在帳單簽上名字,橫山起身準備離去卻被服務生叫住,定眼一瞧,才發現自己無心之間,便順著口簽上了ヒナ兩字。

他從來都沒有辜負自己的期待,那自己的期待究竟是什麼呢?

      ◆

【Zero-Sum Game】03


03 「誰知道呢?」


『今晚來吃個飯吧。』
收到這樣一封來自二宮的簡訊,村上是驚醒大過訝異。
還略略記得上次飯局結束時,自己微醺對二宮喊著『再聯絡你啊!』怎料過了一個多月都還沒有行動,這會兒由二宮主動提起實在沒理由拒絕。
『好啊,去哪裡吃?』
『有間新開的店不錯,你在三叉路等我。』
簡訊就此沒有下文,村上想著三叉路應該就是“那個”,而現在出門對比二宮住所的距離應該是來得及才對。

結果是地點確實正確,但村上在對方失去聯絡的情況下,在一月的冷風裡乾等半小時。

【Zero-Sum Game】02


02 「總是,多了一點。」


「這邊,牛五分。」「排二。」
獨特的術語此起彼落在狹小的油煙空間傳遞,村上從鐵架拿出白色磁盤遞給右邊主廚,抽回後在熱騰騰牛排旁加上兩朵花椰菜與一片蕃茄,再傳至左手邊的窗口。

「信ちゃん辛苦了。」招呼完最後一批客人,大倉倚在廚房門口露出甜甜的笑容。
「辛苦啦,啊,好想喝酒。」將排列整齊的餐盤櫃推了進去,村上關上燈走出昏暗的內場。
這間以素雅冷色調裝潢的店面,是位於千代田區地下一樓的小型酒吧【鳥居】,村上十八歲獨自離家到東京,沒有背景沒有履歷僅憑藉一股信念,找了半個月工作仍然沒有下文。
天無絕人之路只是沒有退路,村上蹲在暗巷啃完最後半塊吐司,想著果然還是要謊報年齡去奇怪的地方打工。此時沙沙的聲響從耳後傳來,大吃一驚的村上猛然起身,毫無意識眼前拎著兩包垃圾滿臉不悅的大倉會是未來一盞明燈。

【Zero-Sum Game】01


01 「真的一點都沒有變,在那個最單純的地方。」


電視裡寺廟的鐘聲響徹雲霄,橫山手機裡的『龜派氣功』也不惶多讓連發。
「第一名果然是安田呀,……完全沒有內容難怪可以那麼快,再來……大倉,連這都跟得緊緊,啊亮這次好快!」
「怎麼了?」
把洗好的馬克杯倒晾在客廳擺架上,村上轉身抓著抱枕癱在酒紅色L型沙發另一側。
「新年簡訊,你也有吧?」沒有挪開視線,橫山認真的點閱手機上的訊息。
「喔,過十二點了嗎?」
「剛才電視那麼吵你都沒聽見呀?」
「我在洗盤子嘛,蕎麥麵吃完不用洗嗎?去看一下。」像鯉魚般彎曲身體跳了起來,村上走進離客廳較近的房間,不一會兒拿出還不停發出“鈴”傳統訊息聲的手機。

「安田大倉亮。」
「安田大倉丸山。」

「嘖!丸山這傢伙到現在都還沒有傳過來,太過份了。」圓滾滾的嘴唇翹得半天高。
「這有什麼好比的?他每一年都會傳給你的呀,啊,亮現在傳過來了。」
「他就是比較重視你呀。你看,我的現在才來。」龜‧派‧氣‧功!
「就說順序不重要吧?而且光說別人,你自己傳了沒呀?」村上手指以平均一秒點擊一次的速率規律檢閱手機。
「我老早就設定好零點發送了,就算不是第一也是第二。」驕傲的一聲鼻息。
「我沒收到呀。」把視線從手機移開,村上看向坐在斜側旁,似乎有零點一秒眼神交集的橫山。
「……都住在一起不用了吧,你不是也沒傳給我。」低頭把玩手中的電子產品,橫山比一般人豐潤的嘴唇噘起嘲諷與害羞間的距離。
「我是打算當面跟你說呀!」嘰的一聲,村上脫離已經沾上歲月痕跡的沙發,走到了橫山面前。

「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知道對方由上往下伸出了手,橫山保持著坐姿,眼球始終沒有向上轉去,然後很慢很慢,彷彿一水平一水平的思量,將手肘一層層移動,「……請多指教。」
在掌心被緊緊握住的當下,橫山不用看也知道,對方露出了2011年第一個笑容。

      ◆

真的是最後啦!

先前也說了【Zero-Sum Game】系列應該全部結束了
想了很久,還是想把後續的番外印成紙本留存起來,同時也覺得如果要印乾脆全部印一印

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打臉王,常常那時候講不要不要最後又要了(?)
到底是容易心軟還是優柔寡斷我自己也分不清楚,或許是,我只能知道我當下想做什麼而已

基於上述,這陣子會公開【Zero-Sum Game】這本書的部分章節(詳如下圖)

zsg00001.jpg

當初賣實體書時沒有提到事後會全部公開,即使過了好幾年還是想保有跟舊讀者的約定
手上有書的人應該知道我隱藏的是哪部份劇情,說真的絕對是大重點吧?(笑)

我自己覺得這真的會是最後一次加印了,不僅僅是遠久的文字,漸去的記憶,
重點是我覺得現實的他們也漸漸在改變了,一點一點的,再變成另一種相處模樣

雖然有點失禮,但其實我自己是喜歡撰寫真人禁的,
因為在每一段故事裡,我都可以憶起當時看他們的心情和感觸,
我想我才是最需要這些故事的人,如果有人喜歡這些故事我也十分感激 V_V!!


隨意的短句

寫寫八團其他CP的小短句


倉>安

Nc4vC5SJSodRaBS5mbZd.jpg

亮>昴

5oXsLsXKXrRJCEDkmbZd.jpg

丸>昴

5s8Cvc4Y5GFKBrkHmbZd.jpg

昴>?(橫&雛之外皆可)

VQwtKZg21mwBRa0VmbZd.jpg


本來想寫寫YASU的想法,可是發現好像不是一段句子就可以說清楚的思緒.....


大倉感覺會在各式各樣的情況下丟球,但如果被閃躲掉就會鬧小彆扭,
可是因為很容易轉換心情所以又開開心心在一起,然後又丟球,又小彆扭,又開心在一起(鬼打牆N年)

丸山有股再回頭已百年身的感覺(?)雖然說是自己深陷進去的,
但是不會強求對方接受(也可以說是把最後決定權交給對方),所以會膠著在某個關鍵點很久的感覺
雖然如此但對方如果回應了也會很緊張吧,手心直冒汗呢(笑)

亮大概是想要轟轟烈烈愛一場,但又因為太喜歡對方反而不知道怎麼行動,
同時又發現只有這個人會讓自己變成這樣,而更確定自己超級喜歡這個人
有點小孩子氣,又怕寂寞,可是對方如果待在身邊就會興奮的想去放煙火XD

SUBARU因為跟橫山有點類似,所以除了拉長時間、從一而終、不屈不饒大概沒其他攻略法了(大概)
會閃躲,又會靠近,除非讓他非常非常安心,否則都會有股若即若離的感覺

感覺固有印象果然還是很深啊,不過這段時間在逛日文區,覺得心胸有越來越開闊的感覺(????)


EITO新年會

因緣巧合的情況下看了新年會,完全可以理解粉絲口中"這就是關8啊"的心情

snapshot20170213174109.jpg

以下個人心得有,捏他注意,沒有什麼圖XD


我們


【Zero-Sum Game】設定衍生

照例附上相關連結,應該就這樣了XD

2013【Zero-Sum Game聯合公式站】
『水曜日約會』廣播收錄逐字稿 內容同公式站的特別公開
20140509【雷鳴】
20150509【一定】
20160629【點文隨筆】
20170123【只是】



熟稔的打開家門,室內一片靜寂並不意外,橫山緩步走向廚房,將節目後台發的便當放進微波加熱,隨及轉身走向房間準備盥洗衣物。
澡洗完了便當也熱了,橫山裹著衛生紙拿出便當,嘴上叼著筷子悠悠哉哉走往客廳,一屁股坐下同時也打開電視。
電視裡的男人眨動一雙與玩具貴賓狗不分軒輊可愛,卻更加黑白分明的下垂眼眸。他流暢與來賓嬉笑對答,彷彿多年好友;他拿起高科技產品靈活操控,貌似無所不能。
橫山笑了,咬下便當裡被壓得扁平的肉排,覺得硬韌卻十足夠味,於是捨不得放棄的在嘴裡反覆咀嚼,然後一口吞下。
節目已經撥完而那個人還沒有回來,但橫山並不在意,他清楚對方的所有行程,現在應該正前往廣播現場的路上。
可是橫山還是有點煩躁,因為想見他,現在就想見他,他希望自己的一句呼喚就能奪走他所有注意,接續用力的、毫不保留的稱讚他所做的一切。
即使這一切大多都是他自己拼命得來的,但橫山知道在那個人心裡永遠有一個背影,而那個人願意將所有光芒都認作是背影的餘暉閃耀。

還是在意啊

想想還是紀錄一下好了,周六開了橫雛會,用大畫面的torn結尾
覺得對牆壁一陣亂拍還能拍到拉手這一幕也是恐怖(x)

IMG_20170212_004356.jpg

仔細想想這一幕大概是我心中橫雛的真諦吧

10566.png

模糊不清的心思,堅定不移的身影
向著同一個方向,伸手卻難以觸及

橫雛的距離感真的很微妙,但有時候又覺得這種距離感是最好的

想想跟另個人那麼高頻率相處二十餘年也挺誇張的
從一人尖銳一人柔軟的年紀開始,維持著增減個性的平衡
沒有爭吵沒有尷尬是不可能的,但還是一路這樣磨合過來了
就算沒有刻意但是節奏和想法會漸漸同步的吧
明明是個性天差地別的人卻能想到同件事,真的很不可思議

12567.jpg


另外最近在回顧以前的演唱會,覺得這團mc實在是有夠愛講接吻
但說到接吻,這一段仍然名列我心中最想解開的橫雛謎團前幾名(???)

松原

17486.jpg

看完松原的渇いた花實在是,腦中滿滿的都是Jr.那時期,
太獨特了那份氛圍,而且是純粹的,彷彿世界只剩下這兩個人

我覺得這樣講實在有點矯情,
但這個瞬間的subaru,總是給我一種,
他可以放下全部只為了眼前這個人唱歌的感覺,
就像是這首歌只為了眼前這個人唱的感覺

我到現在都還是無法好好講述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因為就像是靜止了一樣,
就像是永遠在那年的夏天裡,subaru誇張模仿著,而hina笑得彷彿天都翻了過去

靜止的意思並不是停止,而是只要他們倆個在一起,就又會回到那個時期

有時候覺得hina看著subaru的眼神是寵溺,但有時候又覺得,他只是回到最初那時候,
是那個還不懂得怎麼吐嘈,還不懂得怎麼爭取,
只是靜靜的看著subaru,然後等待被他一個動作逗笑的村上信五

subaru和yoko太相似了,在很多地方很多軌跡都太相似了,
所以一但跨過那個爭吵的時期,是很容易理解對方的
但hina跟他們倆個卻是相反的,就因為相反所以才能拉住最初爭吵的他們,最終變成三馬鹿

看著以前的subaru很難想像現在的subaru
看著以前的hina很難想像現在的hina
看著以前的yoko很難想像現在的yoko
命運就是那麼奇妙的東西,最奇妙的是他們仍然在一起

我覺得我那麼喜歡三馬鹿,就是因為他們經歷了那麼多改變,卻仍然在一起的這件事,
看著他們三個就覺得很安心,就能感覺到世界上還是有不會變的東西

比起yoko,hina和subaru之間幾乎沒有那種不穩定的感覺,
是那種即使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過後大概都不會改變的感覺,
真的很奇妙,可是他們能遇到彼此真的很好,很好

令人莞爾的是,在突如其來的時機對hina表達感謝這件事上,subaru和yoko果然是很相似 (笑)

或許就因為subaru和yoko很相似,所以他也比誰都希望yoko能和hina好好相處吧,
因為他明白的啊,沒有不喜歡的理由吧

dOHI00.jpeg

過去就讓他過去吧,但也就因為有過去,現在才更令人珍惜


現實與非現實

17076.jpg

看到大倉和HINA這張照時,第一反應是五臟六腑彷彿被炸完一遍
並不是興奮,而是一種"對了!這就是我心中的鳥居組"(雖然這照片絕沒有那種浪漫的情趣XD)

Zero-Sum Game的世界裡,大倉是HINA的好哥們
有別於SUBARU那種竹馬,是出了社會之後,共同奮鬥共同暢飲的哥們

SUBARU認識HINA太久了,他太了解HINA了,所以很多事與其說是說不出口,不如說是不需要說
但是大倉不一樣,他所知道的HINA是那個曾經落魄可是努力上進,還會照顧自己彷彿哥哥般的戰友
既然是戰友,那就是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是我的後盾,而你需要我的時候,我也會成為你的矛
在HINA淚如雨下那天,如果在他身邊不是MARU而是大倉,那劇情肯定會變得不一樣
如果那天HINA選擇去鳥居點一杯酒,並且讓大倉看見眼淚,我想大倉就會像這張照片一樣擁抱他
然後這個故事就會一路失控成 新婚挑戰賽,新郎拚戰伴郎,過五關斬六將
嗯,幸好是碰見MARU (笑)

2/∞橫雛

170125開始,共四周的 2/∞ 橫雛外景
明明是團員,但看到他們兩個人外景就是會特別興奮,我說那些STAFF (笑)

10602061.jpg

1060201.jpg

還是不知道要怎麼畫才好,痛扣....!(台語)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