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主

10505112.jpg


練習畫一下,果然好難啊......
除了髮型外沒有辨識度高的地方,再次感受到自己觀察力的低下OTZ

雖然知道更深層的問題啦.....說來說去就是不夠嘛

【藺蘇】殘局


「我說你呢,看著好頭好腦的,怎麼下棋就這麼差呢。」
不等語畢,藺晨探出雙指啪咑一聲,黑色懷石鎖進方格,看似陷落實則張揚領地。
「人無全才,即便我棋藝不精也不稀奇,你若嫌無聊那此局就此終了。」不急不徐,梅長蘇緩緩放下白棋,彷彿一抹白羽滑落無聲無息。
「此言差矣,若你梅長蘇是個半途而廢之人,那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跟你下棋了。」
藺晨佯裝判讀局勢的揮舞紙扇,但思緒早已隨著淺淺微風回到過去,回到那個與梅長蘇初識的冬季。

其實藺晨初始便知眼前這個身受火寒之毒者,是金陵大名鼎鼎的奇才林殊,但他不在乎,畢竟琅琊閣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各路英才豪傑的偉大事蹟猶如過江之鯽,他根本不用在乎一個尚未立功立榜只憑天資招搖的少年。
所以真正吸引藺晨注意的,是那早已超越成人,甚至在世任何一名英雄的驚人意志。
解火寒毒難,忍火寒毒難,從一隻毛絨絨的怪物變成人模人樣的梅長蘇,難上加難。剉骨削皮說來簡單,過程卻連見多識廣的藺晨都不禁頭皮發麻,同時又肅然起敬。
古今最是知名的刮骨療毒,應屬關羽莫屬,記載中他一邊讓華陀用刀刮骨,一邊飲酒食肉,談笑弈棋,全無痛苦之色,藺晨原以為是誇大其詞,但如今他卻認為這並非虛構,因為就連眼前這名少年都能咬唇隱忍不動聲色,那萬人崇敬的關羽本該要有如此風範。
不過關羽之後的豪傑又有幾人?藺晨不知,他只知眼前這名漸漸伶牙俐齒,能跟他一言一語的男人,值得他把酒言歡,值得他掏心喜歡。

「但照你這種下法,恐怕我都能貼榜請眾人指點下一步了。」有感於藺晨的凝滯,梅長蘇刻意出聲打破。
「我不過就是想得深了一點,真是沒性子。」說完話的藺晨舉起黑棋,在要果斷按下的前一刻,卻彷彿別有所圖的挪動指尖,而那枚棋子的落點讓梅長蘇不禁蹙眉。
「……你若不認真,我恕難奉陪。」即便棋藝不精,但這明顯無關痛癢的一手在棋盤上實在太過醒目,讓人無法忽視。

「你又如何得知我不認真?」

輕浮,卻深沉,藺晨眼底那一池粼粼,梅長蘇又怎會看不見。

「蘇某仍有要事,就此殘局。」從容語畢,梅長蘇緩緩離開蒲團站起,卻是不願再看藺晨一眼。
「不用殘局,下次咱們接著下,總有結果的一天。」藺晨手搖折扇,對眼前之景毫不可惜。
「若我不願下呢?」
「那這局就永遠擺著,你不移,我不動,這也挺好。」
「若我下成死局呢?」
「正好,我就專門把死的救成活的。」
藺晨語落同時,看見梅長蘇藏不住輕笑的眼角眉梢,覺得所謂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之言果然還是失真,

並非得之可得天下,而是
得之,便是天下。


貓貓刺刺

1N4bKutOT6WEUM2ba6a5dN.jpg

好想讓小卷貓登場啊!!!!!!!感覺他會很喜歡拍打尽八有點刺刺的鬍子wwwwww


林殊心裡苦

對不起變成少女漫畫風了wwwwwwwwww
年齡層畫得低了一點

5pJ2z8h0BaLFKpIHaP9KTl.jpg

為了維持我的風格,委屈林少年殊君了

6qJh8d4Et70faTEjGFjpfh.jpg

林殊剛開始可能以為"煩死了別跟過來,我把你綁起來喔"這句話是個威脅,
但當他聽見景睿說出"你怎麼那麼輕啊,有好好吃飯嗎?"這句話後,就發現自己中圈套了,
說到底言豫津大智若愚!!!!!!!!!危機就是轉機!!!!!(???)

昨日

1050504.jpg

昨日那襲青衣少年,一夜夢醒,見滄海桑田,
只盼赤子之心未改,還君一曲,千里共嬋娟。


愛是甜蜜的負擔(吧)

跟朋友開了個另外蹦出小景睿和小豫津的腦洞,先隨意塗一下

10505031.jpg
10505032.jpg

基本上也就是叫小景睿和小豫津
小景睿因為和蕭景睿的音很近,所以豫津怎麼叫大家都習以為常
可是景睿一叫小豫津大家就不能淡定wwwwwwwwww

10505033.jpg

總是要有人揹個鍋 ∠( ^ o ^ )


笑得像傻B

1050501.jpg

這就是最近的我。(

註:我真的關不掉嗶哩嗶哩,神剪輯太多我好方。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