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n次的反省


很久以前問過朋友 「我覺得圖和文我是不是應該專心做一個就好,兩邊都做結果兩邊都不怎麼樣。」
我朋友想都不想就回答我 「為什麼非得要選一個?兩邊都做不好嗎?你明明兩邊都能做啊。」

我覺得那個時候的我一定很迷惘吧,畢竟還很年輕(笑)
但是現在我很感謝我朋友,也很感謝那個時候的我沒有放掉任何一個

1050127.jpg

辛 (から) 再加上 一 就是幸福的【幸】


我一直對有執著感的cp特別容易著迷,仔細想想或許就只是 一種“信仰”
在現實社會中,各種的感情都變得不再單純,可是唯獨信仰是那麼純粹

我們在一片渾濁中祈禱著,即使滿身污泥仍然渴望著,
我們時時刻刻等待著奇蹟,只要一點幸運就滿心感激。

那份執著是一份信仰
那麼純粹那麼沉重那麼堅信不移

對著愛,對著你


SIX SAME

【一松視角的碎碎念】
【非常輕微的一>カラ,兄弟感覺的描寫較多】



我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變得不一樣的?

「各位,我拿到了這次話劇社的演出。」
「喔,這樣啊,恭喜啊。」
「收到啦。」
慵懶又消極的聲音,是大家對松野家次男的回應。那個就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不知何時變得自戀無比,又無時無刻想吸引別人注意的次男,加入話劇社並非出乎意料的事。
但仔細想想,以前的松野空松並不是這樣的人,他總是跟在長男身後,小小聲的說話,做什麼事都輕輕柔柔的,還默默幫大家縫上衣服的名牌,總之是很稱職的六胞胎中的次男。
只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就像是為了張顯自己的存在一般,不僅是空松,其他人也漸漸有了改變。

阿松大哥有著無可取代的長兄地位,卻像是想擺脫那個沉重的負擔般,不斷重覆著“好麻煩啊”、“不關我的事吧”這樣推托的話語。
輕松身為三男,排名一個矛盾的位置,既算不上哥哥也稱不了弟弟,但在歸類時無論哪邊都會被劃分進去,於是就像排除一般說著“比起兄弟之間的問題,我還有更重要的事”。
十四松處在倒數第二的五男,基本上不會被交待什麼重任,也不用刻意做什麼就會得到兄弟的關注,極度習慣團體生活的他加入棒球社彷彿如魚得水,但也因為沒有被束縛的壓力,反而常做出些出人意表的事。
同樣身為弟弟,但是位居么子的椴松,反而因為承受太多哥哥們注意的目光,比起任何人都更想要獨立的空間,“這種小事不用報告吧”,椴松總是這樣說著,略帶半分無奈。
而我,松野家的四男,既不想成為哥哥也不想成為弟弟,不管處在哪個位置都覺得沒什麼意義,反正也不過就是六胞胎中的一個,別人也是這樣想的吧?什麼四百五十萬分之一的奇蹟,不如說是惡運吧,六個長得一樣的人,不斷被誤認不斷被搞混,誰是誰這件事對兄弟以外的人都不重要,根本沒有人會好好注視我們,所以期待被注視這種事說到底也只是個笑話。

沒有加入任何社團的我,站在草坡上看著十四松揮出一記又一記超大界外球,覺得這麼有精神的樣子真是不錯,所有兄弟裡面活得最像自己的人,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令人羨慕。
但說真的也不是想成為十四松那樣,不如說無論哪個樣子都讓人感到厭煩,不知道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算活著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於是離開了那個充滿青春汗水的棒球場,走著走著突然想到體育館後面那幾隻剛出生的小貓,當初聽到牠們虛弱的叫聲,想著或許是母貓沒有足夠的奶水餵養,所以將午餐的牛奶分給牠們。

「空松!就說了這是我的台詞。」
實在非常不走運,現在體育館居然是話劇社使用的時間,但已經找到那幾隻小貓的藏身處,身上剛好也還有一些剩下來的碎餅乾,看看牠們要不要吃吧。
「啊……我只是順著接話。」
「這裡不是你說話的時候!你只是個配角。」
耳邊傳來的是自己兄長被指責的話語,不過也沒有什麼插手的餘地,搶別人台詞本來就是件愚蠢的事,配角就該有配角的樣子。
「真是的,為什麼老師會選你演這個角色,如果你再插話我就會請老師換掉你。」
於是就沒有再聽見回嘴的聲音了,因為是空松嘛,我從來都沒有看過他生氣的樣子,一次都沒有,所以就算是這種明顯欺負的台詞,他大概只會認為是單純的意見而已。
不過實在是讓人火大啊,明明就長得同一張臉,你自己丟臉也就算了,別把我們其他人的臉也一起丟光啊,畢竟其他人只覺得我們是一樣的六兄弟。
離開體育館時小貓們還在咿咿叫著,但是現在不走的話,我怕我會忍不住做出一些麻煩事。

**

雖然覺得非常麻煩,但是既然阿松和輕松都開口了,身為兄弟的一份子也不好不去看空松的演出。
在台上的空松其實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一樣自戀無比,彷彿全世界的鎂光燈都打在自己身上。
“看著我吧、看著我吧、看著我吧”,他全身上下都散發出這個氣息,從每個眼角眉梢,每個轉身挽手,每個抑揚頓挫。
但即使如此還是這般的令人發笑,明明沒有一張出色的臉、明明沒有令人目炫神迷的身段,就因為太過努力想要表現,反而讓人發自內心的感到無可救藥。
這場戲裡空松好像說了很多話,但回憶起來沒有一句讓人有印象,因為實在是太像鬧劇了吧?那張不停向大家釋放善意的臉龐,還有幾個不小心對焦的視線,即使你感覺全世界都圍著你打轉,悲傷的是那個世界裡只有你在和自己對話。

「真是一部奇怪的戲啊。」閉幕之後,輕松坐到位置上露出常見的困惑表情。
「就是說啊,台詞怎麼會這樣編啊?所以空松他到底演的是誰?」坐在一旁的椴松也忍不住接話。
「大概是他太想演男主角了吧?但是男主角好像也沒有打算接話。」阿松打了個大哈欠,顯然剛才抽空補了眠。
「是不是劇本有什麼問題?大家都忘記台詞了!」十四松高舉右手彷彿搶答一般,不過即使答對也不會有什麼獎勵。
「哈,反正都已經結束了。」
「啊啊說得也是呢,雖然台詞很怪,但總算是演完了。」輕松轉過頭來對我說話,我只是回以一抹輕蔑的微笑。

現在的後台會是什麼樣子呢?想必會有很多人在責怪空松吧?因為他把所有人的台詞通通記起來了,只要誰忘記台詞的時候,他就會不顧一切的幫忙補上。
可是到底有誰需要呢?即使你做到這種地步,大家也只會認為你多管閒事,甚至把劇本不見的事通通怪到你身上。
不要再自作多情了,這個世界根本不值得你這麼努力,即使你用盡全力讓這個世界變得美好,也不會有人認為這種美好是因為你而帶來的。

因為我們是六兄弟啊,不可能只有你特別不一樣的。
所以別再這麼溫柔笑著了,只會讓我感到更加厭煩而已。


等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突然察覺到,
“我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變得不一樣的?”
會有這個疑問,只是因為我希望我們之間都還是一樣的。


END


相反

1050121.jpg


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毫無感情,想想真是一句真理.....


一カラ漫畫本《if...》

ifcover.jpg

if01.jpg


內文試閱下收


惡魔與女神

1050111.jpg


終於畫了速度松這個梗,太喜歡了QQQQQQQ

總覺得大哥每天都會丟不同的東西到池子裡(so煩) 最後丟了A書下去女神就爆走
「這本書是你的吧。」(用指尖掐著書角)
「嗯~你不問我掉的是D罩杯的人妻●交本,還是A罩杯的貓耳少女●交本嗎?」
「就算你答對我也不會給你三本書 !!!!!!!!!!!!!!!!」(猛K)

============================

自MEMO妄想橋段

因為惡魔總是往裡面丟東西,每一天池子都咚咚咚的
結果某一天沒聲音女神反而有點擔心
不過覺得大概是陷阱所以又等了好幾天
等到真的不耐煩了就浮出水面,卻只看到惡魔的微笑(意味深)

「啊呀,怎麼會自己浮出來了?」(笑)
「不、就是,今天天氣很好所以想透透氣!」
「這樣啊,不過這幾天都是陰天喔~」
「囉唆!倒是你待在樹上做什麼!監視我嗎?」
「當然不是,只是因為有件事困擾我很久,所以在想辦法。」
「....該不會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吧?」
「其實我有個東西掉進池子裡了,可是一直沒有還回來,很傷腦筋啊。」
「什麼啊?我可是每次都有把東西還給你!別亂毀謗我的名譽。」

「可是女神,你把我的心帶走後就沒有還給我了,怎麼辦呢?」


蘇成這樣還是讓我死一死吧!!!!!!!!!!!!!!!!!


阿松六子自分繪

6idAESgjr0kDx2UaDW2Go8.jpg


現在的阿松六子自分繪,每格都只畫了五分鐘左右,歪掉就....歪掉。((((

人生真的是不斷在改變耶,我現在畫自分繪超快。(((((((
其實也沒有練,就突然間覺得"好想畫自分繪啊讓我畫啊"
然後就發現六個人現在都能畫了,我想這應該才是我真正自分繪的樣子....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