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MEMO的設定

聊天自然聊出來的弱虫神怪設定(以山神為出發點)沒有太詳細考慮所以輕鬆看看就好!


其實我一直覺得東堂的山神設定可以做大,
像我之前就有想過福富和荒北應該都是狼(狼主&從屬)也可以掌管一個領域(或是另座山)
新開則是起了憐愛之心所以被迫離群的赤鬼,最後被福富那邊收留XD

卷島在還是蜘蛛時,因故瀕死的時候被東堂用神之力救了
剛開始東堂只是覺得因為一時憐憫破壞了法則(讓卷島成為妖),心裡有些責任所以特別關心他,關心著關心著就(ry,因此東堂隨時都有接受天罰的心理準備,他大概覺得無窮盡的神力比不上跟小卷相處的快樂吧

感覺金城如果不是凡人(職人),不然就是神將之類的XD實在太適合做跟廟宇相關的工作了XDDD
可以做有潛在神力的神主吧,或許神社在福富的地盤上所以他們很注意XDD
然後因為有神力所以一眼就看出來卷島是妖,但沒有感受到他身上的邪氣所以能和平相處XDD
跟福富很自然互動(能一起喝酒賞月)不過荒北很希望金城的神力未來可以歸於福富之下,所以某程度上是以監視的心態在金城身邊出現XD畢竟有神力的凡人應該也會被各方覬覦
但後來荒北才發現原來金城體內的神格在他之上XD所以不管是他或是福富根本管不動XDDDDDD

東堂可能會偷偷去見金城,覺得他如果出事,希望金城能接替他掌管那座山&照顧卷島

真波怎麼看都是天狗XDD大概是東堂的徒弟之類的XDD偶爾會嗆嗆小卷
「如果覺得師傅很煩那你就遷到另一座山就好啦^^」

待宮他們可能就是想擴張地盤的犬神眾,擅於群體戰和操控人心

御堂筋感覺因為體質會讓很多不好的東西依附上去
被淨化之後又會變回捧著黃色寶珠的小男孩ˊ人ˋ(???)

石垣應該是御堂筋的總角之交吧(用詞XD)
所以當御堂筋變化到旁人都覺得不對勁時,石垣還是堅持著御堂筋就是御堂筋這一點!!!
當御堂筋離開村落,石垣跑到山神廟祈求山神能保佑御堂筋,在那時候東堂才查覺到(一般而言除非刻意顯露,否則依附在人體裡的鬼怪是順著人類的呼吸,不會透露自身氣息)


其他的想到再說


說真的這樣不行啦

依然是一堆整理!唯一一張金荒擺外面(why??)

10404161.jpg

下收東卷和一堆小卷

架空這回事


關於架空設定,個人有感,沒有針對哪部作品畢竟我那麼博愛XD

其實以前的我好像也沒有特別喜歡架空設定,印象中應該是從接觸J禁開始,架空設定的文章突然間看了非常多,其實也蠻容易理解的,畢竟真人的世界只有一個,而架空的世界卻可以肆意遨遊。也大概是從J禁開始,對考據幾乎變成一種習慣和疾病(笑)

有看過《七日蟬》的朋友應該記得其中有一段【這是種很奇妙的感覺,明明很陌生,卻又很熟悉。而在他確認自己真的能掌握住東堂的節奏時,一瞬間他反而熱淚盈眶,因為他發現他一直追逐的對象,即使在以複雜著稱的演藝圈裡,仍然保有一顆純粹、能被人補捉住的真心。】
這是我的真實感受,其實我的文章裡有很多都是我的真實感受,但這不是我這次想談的重點(笑)

因為不只一個人說過所以我就來談一下,有些人說我的文章裡就是兩個男人的戀愛(短篇可能沒那麼明顯),被這樣說我當然非常開心,因為我確實很努力在呈現出男人,也就是那個角色應該要有的思維。
但是一但認真去思考,就會有很高的機率出現,在那個環境、在那個時空、在那種個性之下,他們不會在一起

我並不是要去爭論性別,但是那種性格的男人會被什麼樣的人所吸引,在考據之中隱隱約約會察覺,就算這是我的片面妄想,不過既然有這種感覺我就沒辦法矇住眼睛去創作。
只是,在那個環境、那個時空下無法談的戀愛,如果給予一個架空的背景,那一條在現實(原設定)中的國界突然間就可以輕易跨越了,而我的眼前也突然出現了康莊(油腐)大道!!

不過我也認為就因為是架空設定,勢必要下更多功夫去完整那個世界,而且也因為是架空設定,關於角色的性格建立也就更重要。
如果是短篇或許影響不大,不過只要發展成長篇故事,在每一個當下這個角色會出現什麼反應,身為作者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屬於角色設定完就讓他們自己跑的人,覺得他們快跑出故事線了才會把他們拉回來,也因為如此,其實我很害怕我筆下的那些人不是“他們”。

任何架空如果越貼近原世界,對我而言可參考的資料就會越多,所以建築起來就越有把握,但如果成長背景改變了、年紀改變了、社會經歷改變了,他們勢必就會有跟原作不一樣的氛圍產生,而那些改變對我而言既理所當然又飄渺不實。
理所當然的部份在於,就我的設定裡,他們會有這樣的思考和反應是理所當然的;而飄渺不實的地方就在於,我到底要拿什麼去說服讀者“即使他們是這樣,但他們依然是原本的那些人喔”,只要一想到這件事,我就覺得很害怕,非常害怕。

我自己所創作的同人都是建立在原始人物帶給我的感受上,也可以說就因為他們是那種個性那種互動我才會萌到想創作同人,所以如果改變到這個根本,會讓我覺得自己根本不知所云。
現在的我幾乎就像是個瑟縮在酒館角落,看著喜歡的CP互動然後情不自禁嘴角上揚的安靜(腐)女子,所以對我而言,架空設定只改變了他們的對話內容,如果是黑道設定就是“你知道明天那艘船就會運貨來了嗎?”,如果是藝能設定就是“你知道明天導演就會公布選角了嗎?”大概就是這種依附設定自然產生的差別。

所以之前有人問我會不會討厭角色被OOC,我覺得與其著重在角色OOC,不如把關鍵放在原始設定究竟能不能讓讀者感受到合理性,假設那個角色遇到了足以改變他人生的重大事件,那在性格上會改變我認為也很合理。

寫了一千多字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講這些(!!)或許是我想表達身為一個讀者,是不是架空設定根本不會影響到閱讀;而身為一個作者,架空設定是自由,同時也必須付予更多嚴謹讓這個自由變得真正遼闊。

啊,創作真的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東西了,唯有創作是沒有任何限制的疆土,只要你願意哪裡都可以去,哪裡都可以振翅飛翔。


東卷總匯又來啦


覺得雖然沒有刻意,但幾乎每天都有創作一點小東西,不錯不錯
即使如此也應該認真趕稿子了吧


1040310

10403102.jpg
先來張幾乎快看不出是東卷的軟綿綿(?)吹頭髮

關鍵字回饋

1.jpg


『明天早上八點,記得不要睡過頭了!今晚也要早點休息,我要睡囉,晚安。』

不用你囉嗦我也知道啦!
卷島將指尖一鬆,滑蓋式手機順著腕臂弧線墜落枕邊。

「我也想要好好比一場啊……」
緩慢的在棉被裡翻了半圈,卷島仰直脖頸,發出一聲悶哼。



「哈哈哈哈小卷!今天看起來狀況不錯啊!」
從踏進比賽會場,東堂便迅速的在人群中發現醒目的綠色髮梢,而卷島則是伸出手將頭頂的自行車帽壓得更緊,撇出一抹上揚的唇線。

「看了一下今天應該是我們的對決了,目前戰績三勝兩敗,這次我也不會放水的。」
「明明是輸的人……」
「什麼啊小卷,別以為小聲說話我就聽不見,雖然現在你領先了我一場,但不到最後都不能掉以輕心,我會用最佳狀態來應戰的,小卷你一定也是吧!」

搭配高昂的情緒,東堂伸出筆直的手指向卷島,卷島看了一眼卻沒有回應。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