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快樂!!!

2nrLKr7JCB56NTOAudcYgl.jpg

Trick-or-treat, Happy Halloween!!

本來想趕一下推特的東卷60min,但我根本就趕不上啦!!!!!!(爆炸)


雜,人生有感




昨天聽到這首新歌,忍不住跟朋友說了「一定是因為我年紀大了,這種歌詞才那麼戳我。」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在寫小說的關係,整個思緒都很言情小說

不過時間真的會改變一個人、經歷也會

寫小說的好處之一是思緒容易被記錄,再回去翻以前的文字總是無法忽視那種青春(笑)
也曾經說過「如果現在的我還寫出跟十年前一樣的東西,也真是沒救了。」但還是有點寂寞
我想隨著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我寫出來的東西會越來越缺乏包裝、刺激,雖然現在也就不多了(大笑)

在現實社會看了太多,太多太多了,
五顏六色絢爛華麗的外表就像流水,你以為把握但很快就會流走,而流走之後很快就會乾了
再過十年、二十年之後,會記得的不是"你當初穿的多麼美麗",而是"你當初穿的多麼美麗,朝著我走過來"

形象會模糊,但感動會留下

就像學友這首歌裡說的一樣【只要看著我們頭髮變白餘生就不會蒼白】
或許,想看見一個人年老的樣子,那就是愛了


不過想想人都是喜歡漂亮的東西,這是本能
而能思考本能以外的東西,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道理
我並不認為兩者有甚麼衝突的地方,只是成長路上的抉擇

人生就是在不停抉擇中成就自己的軌跡


早安、午安、晚安。

10310151.jpg


線條不清楚是因為.......用智障手機拍的


妖怪PARO


突如其來(?)的【山神&蜘蛛精】小短文


「小卷、小卷,終於找到你了!」
穿越林間,包裹一層雲霧而來的飄渺音線,是被喚作山神的那位所獨有。
「啊啊煩死人的傢伙……」搖晃泡在池塘裡的光滑雙腳,卷島按了按耳骨。
「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呢小卷,如果不是你先躲起來我用得著那麼擔心嗎?」明明是踏步卻毫無重量,東堂的移動就像一道氣息,連休憩的蝴蝶都不被驚醒。
「下雨的時候不躲雨,要我等著被淋濕嗎?」連續幾天的大雨讓卷島不得不找個安心的石縫藏匿。
「那也不用變回原型吧?不過算了,你沒事就好。」此時東堂已經來到卷島身邊,他蹲下來看著澄清的湖面,以及那雙已經洗淨泥濘的雙腿。
「……沒什麼好擔心的吧。」將頭背對東堂,卷島伸長左臂,接著銀白色絲線從五根手指指尖連續射出,配合手勢彷彿演奏上下左右輕盈交織,不一會兒功夫就在柳杉上架出結構精緻的鞦韆。
此時卷島猛然將兩手用力一揮,宛如被無形的軌道牽引,整個人從池塘騰空飛起,盪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最後穩穩落上鞦韆。
期間東堂的眼神始終追逐,專注到連濺起的水花都不肯放過。總是喜歡這一幕,喜歡卷島的綠色髮絲散落在空中,喜歡到就算被補捉也無怨無悔。

「小卷,要做鞦韆也做大一點啊,我的位置呢?」站起身來拍拍衣角,東堂對彷彿跟綠樹融為一體的蜘蛛精輕笑。
「呼哈,旁邊的藤蔓夠多了,你自己找位置吧。」雙腳擺啊擺啊擺啊,恨不得盪得更高一點,高到能夠觸碰山頂。
「自己找位置啊……」將手指扶在下顎沉思了一會兒,東堂仰首瞬間也一併蹬腳躍起,跟卷島的弧線毫不相同,東堂的姿態彷彿一根順著氣流上升的羽毛,最後飄飄然落到卷島腿上。
「你幹什麼啊!」對東堂理所當然坐下的動作大吃一驚。
「不是叫我自己找位置嗎?想想小卷的腿是最好的位置了,繼續盪鞦韆吧。」
「你這樣叫我怎麼盪啊!」身為神祇的東堂是意念與精神的集合體,能夠觸摸卻不具有肉體的沉重,即使如此坐在大腿上還是限制了卷島的重心移動。
「說得也是,那我請風來幫忙吧。」東堂舉起右手指彈了聲響,鞦韆頓時就像有生命般順著徐徐微風擺盪起來。
「……沒有這麼狡猾的神明啦……」卷島輕聲抱怨,隨後被風兒扶起嘴角。

*

「怎麼連這裡都有啊。」行走在高聳的峭壁,荒北對腳下一株又一株的粉色小花吐出舌頭。
「應該是因為這裡的山神很開心吧?」新開彎下身去嗅了嗅花香,覺得相當甜蜜、甜蜜。


畫咧畫咧畫咧

46392750_p3.jpg

之前簽繪給別人的大江戶溫泉浴衣www
朋友幫忙買齊了大江戶的東卷資料夾真是太感謝了



很迷惘,關於很多很多,因為弱小所以努力,但努力後又確認自己真的弱小。
老是想要越級打怪我也真是醉了,不過就因為做不到才想知道自己能堅持到哪裡。

到哪裡,能到哪裡。



光。影

1030827.jpg

之前受邀畫的封面稿,果然好喜歡畫逆光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