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神馬的

坐在擦拭得一塵不染的化妝臺前,立體環繞音響播放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經典小號,黃瀨跟著節奏用鼻音哼出斷續旋律,看著自己修整完畢的十根手指甲,覺得非常滿意。
從鏡子裡重新檢視自己,身體洗乾淨了,頭髮也吹乾了,香水用了浪凡的永恆之水,雖然他抱怨過有點甜,但無法確定何時能見面,如果能留下後味的性感,至少有點價值。黃瀨起身,用手撥開由貝殼和串珠構成的門簾,啪答啪答互相拍打的聲響如同心跳,有些雜亂有些鼓躁。

明明才十四天五小時八分十二秒沒見到面,卻覺得過了好久好久,尤其是在夜晚降臨之際,竟變得如此黑、如此長,躺在床上連手腳都不知道該如何擺放。
但這些肯定不能說的吧?否則會讓他傷腦筋的。
在一起那麼久了,雖然總是表現出不在乎或厭煩的模樣,可是心底會記住,並且從細微末節悄悄改變,這種不討喜的溫柔只有懂的人才明白。

黃瀨沒有發現到自己嘴角正悄悄上揚,在窗戶縫隙透出的斜陽下,美麗異常。


────── 摘自 3.14159 番外篇《靜靜》


畫者六年

15219367.jpg

2007>大振  2008>家教  2009>APH
2010>落亂  2011>T&B  2012>黑子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做這個紀錄...囧

2007年前的稿子已經燒進光碟片所以電腦裡沒有了
我覺得我唯一稱得上進步的就是對繪圖軟體的操控...(默)
人生大概已經錯過那個“驚異成長”的時期了吧?(苦笑)

不管怎麼樣還是會繼續畫下去,請各位多多指教!!!


零下度C

1010720.jpg


神,我知道我會再重畫一張(痛哭)


脫稿這種事

1010718.jpg

我已經不想在乎我的圖和字到底有多醜了(吐一口血)

沒錯,關於文字方面已經成功脫稿了(痛哭)
番外篇甜到我覺得牙齒都開始痛了那兩個人是怎麼了呀??(問誰)

可是畫圖部份才剛要開始修羅而已....我、我會加油的...(倒)

在這邊先謝謝有按下數量調查的朋友們,有您們真好!
簽名絕對沒問題的喔,如果您看見我在攤上閒得要屎,簽繪也是可以...


《青黃》3.14159(08)

實體書中擷取:

明明這傢伙沒有巨乳,明明這傢伙就是男的,可是為什麼自己在碰觸這樣的體溫和味道時,會有那麼強烈的慾望。如果可以就一直做下去吧,如果可以就在這個時候成為我的人吧,我會疼你,我會保護你,我會在你想要挑戰的時候給予你想要的刺激,也會在你脆弱無力的時候給你一個肩膀可以哭泣,雖然你可能不太相信,但當我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我會竭盡所能的把你想要的一切通通都給你。

如果當時你沒有推開我,你現在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青黃》3.14159(07)

實體書中擷取:

黃瀨右眼角懸掛的淚珠終究還是掉了下來,他就是需要這種毫不保留的一語點破。
在遇到青峰之前,他自己也扮演著被旁人當成是“神”的角色,那時的自己,也覺得這世界過份無聊,也對周遭的一切嗤之以鼻,是青峰的出現,讓他的生命開始有了新的色彩。或許自己對青峰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巨大,但至少,黃瀨願意相信,在每次的一對一中,青峰的眼神並沒有流露出不屑,而是如此專注、認真去面對自己每一個挑戰。
明明當時的兩人在練習完後開開心心吃著章魚燒,明明當時的兩人在贏球之後欣喜若狂的相互擁抱,明明當時的兩人都笑得如此單純,那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凡事都要想得那麼複雜?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ピコ「LIVE TOUR 2012~2PIKO出張版~"台湾なぅ"」

TsO58.jpg

ピコ「LIVE TOUR 2012~2PIKO出張版~"台湾なぅ"」(7/14)

非常非常感謝購票的幫忙,人生中難得安定的第一排
就算被遮住半張臉,但我笑容依然神爽無比(拔牙套真好)

其實在離開家的前一刻我都還在校稿,有種身處地獄的感覺(?)
可是當LIVE開始,那種用盡一切去吶喊、舞動的情緒讓人完全解放

要我寫什麼完整的REPO是做不到了(稿子有點榨乾我的文字)
但我不會忘掉五秒鐘ピコ的公主握&冰冷的掌心&側耳聽我講剉冰(?)
我也不會忘掉OKAMU桑可愛的癟嘴&歪頭微笑&正前方賣萌(艸)
雖然OKAMU桑的PICK在親友手中,但因為是親友所以就算了(??)

想講的話好多但一言難盡,現場演出真的是讓人熱血沸騰的東西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去看LIVE!!安定的第一排太夢幻了嗚嗚嗚嗚嗚
現在要回頭去面對改了又改改了又改甚至整面刪掉的稿子了...see you(淦)


《青黃》3.14159(06)

實體書中擷取:

那時候的我,或許早就知道,那樣的渴望已經悄悄變質。
只是我不願意面對,或許是因為毫無理由的自尊,彷彿承認喜歡就等於一敗塗地,更何況,那時候心底的信仰過份崇高,以至於膽小,膽小到不願意接受自己可能也被喜歡著的事實。
想要贏卻不肯看見他敗,想要愛卻不敢相信被愛。如此矛盾的心思日日夜夜在腦海中拉扯,直到超過精神所能負荷的程度。
所以我逃開那雙一度觸碰到我最深處的手。而那雙手現在卻孤傲的不肯再去擁抱這個世界。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好久不見,稿子

IMAG_0560.jpg

在辦公室印了少少幾頁檢示一下排版的感覺
好久沒做小說了,感覺好像回到當初那種單純的興奮

我覺得身為一個創作者,對外要保持謙虛,對內一定要有某種程度的狂妄
即使是盲點,要瞎,就要瞎個徹底,半調子比什麼都令人感到可笑
如果不能發自內心覺得自己創作出來的東西是好的,那終究只是個未完成品罷了

現在的我比誰都期待這本書能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真喜歡,認真完成一件事的感覺


《青黃》3.14159(05)

實體書中擷取:

被強勢逼到角落,零亂腳步下黃瀨的背匡啷一聲撞上圍籬,但是無法掙脫,雙手和身軀都被緊緊壓迫,口中突如其來的纏繞更讓黃瀨驚慌,腦子無法思考只能強迫自己用鼻子呼吸,發現淡淡的柑橘味逐步佔據整個味蕾,覺得意外卻又覺得可愛,於是慢慢地、慢慢地,身體不再緊繃,黃瀨的睫毛一眨一眨,最後闔上,只剩下舌尖還在交換彼此的情報。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青黃》3.14159(04)

實體書中擷取:

視網膜倒映這一幕的黃瀨突然覺得全身冰冷,彷彿瞬間掉進極地,剛剛還流竄的暖意猶如鏡花水月,唯有心臟為了維持體溫,努力跳動著。
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腦子脫軌般浮現這個念頭,黃瀨不明究理的感到委屈。從相遇的那一刻起,我不停奔跑,即使受傷,即使跌倒,都不曾停下腳步,甚至一度以為,自己有了靠近你的資格,但在這一刻,我又再次發現到,這不過是我的自以為。
就算我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拼命,也不過是追逐著你的背影,渴望縮小那零點零幾的距離。然而黑子不同,他是一個影子,是個不管你跳得多高、跑得多遠,最終都會從腳根緊緊相連的存在。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青黃》3.14159(03)

實體書中擷取:

於是一場亂鬥沒有暫停餘地的轟然上演,拳腳在空中互相衝撞,肉身發出緊繃的響亮,巷子裡的垃圾和塵埃胡亂飛舞,骯髒且濕臭,與大街上的文明呈現強烈對比,對此黃瀨完全感覺不到害怕,甚至還有餘力欣賞青峰漂亮的身手。太美了,青峰就像一頭被困在都市裡的野獸,肌肉線條沒有一絲多餘的運作,那雙眼專注又明亮,單純想撕毀眼前的獵物,自己對那份原始的強悍深深著迷,如果可以乾脆一直打下去好了,讓這樣的美學不斷進化。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青黃》3.14159(02)

實體書中擷取:

「……我把你當成最強的喔。」竹籤戳入手中仍冒著淡淡白煙的食物,黃瀨的眼睫垂下。
「那是當然,我本來就是最強的。」毫不在乎對方的恭維,青峰宛如無視的繼續食用。
「為什麼你可以那麼厲害呢?我以前從來沒有遇過像你這樣的人。」

一定沒有人能忽略這個仰視的眼神。青峰停止動作,看著只微低自己幾公分的黃瀨,突然覺得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最後只能用接近呢喃的音量低語“誰知道為什麼呢。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青黃》3.14159(01)

實體書中擷取:

這個世界被平均值綁架,只要達到就是贏家,但面對早已超越數值的人,只能淪落為撕票。
沒有人願意設下另一個門檻,是因為眼前已是他們伸長雙臂也無法搆到的距離,所以我只要維持現況,一直維持現況。
說真的這一點也不難,但漸漸的我發現自己就像是頭被無形繩子束縛,最後喪失意志的鬥犬,空有一口利牙卻找不到獵物撕碎。於是從何時開始,我習慣性四處張望,試圖找尋一些至少能引起我興趣的存在,可悲的是我最後仍然在各個角落“維持現況”。



網路公布試閱下收↓↓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