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飛機


強風吹拂。
原作捏他有。
有跟沒有一樣的走灰。


1、

尼拉的好夢被“啪”的巨大聲響吵醒,牠慵懶的兩腳前屈伸個懶腰,慢步走出自己的小屋,抬頭便聽見雙胞胎神采奕奕的大喊:「一、二、」
「三!」
五顏六色的紙飛機從竹青莊二樓如花苞綻放噴灑而出,尼拉的頭快速張望著,想鎖定其中之一卻無法專心,最終在庭院裡繞著原地轉圈,彷彿自己追著自己尾巴玩似的快活。

2、

「啊!最遠的是走!怎麼連紙飛機都比別人快?」
「這不公平,為了節省時間就讓走去收回來吧,我們再比一遍。」
城太郎和城次郎一人在窗前眺遠,一人回頭指揮,兩人合作無間。
聽言的藏原雖然隱約覺得哪裡不對,但過慣了運動社團生活,對於這種跑腿行為並沒有太多抵抗,他轉身準備下樓,一旁的清瀨只是笑著說“我陪你一起去”。

3、

會突然舉辦紙飛機大賽,來自王子買回來的漫畫月刊附錄,因為讀者群設定為小學生,偶爾會有類似勞作的紙類贈品,而王子似乎對漫畫本身以外的東西並不感興趣。
「摺紙競技場的靈魂在於巧妙分鏡鋪陳而出的臨場感,像我這樣的凡人就算使用特殊道具也無法觸及,不如就回收吧。」
王子的話既深奧又簡淺,接過手的神童只是點點頭準備拿去可燃垃圾,站在旁邊的姆薩終是按捺不住好奇的詢問那是什麼?

4、

原本只是一對一的折紙教學,在雙胞胎湊過頭後擴大了規模,而在清瀨和藏原放下採購完的食材走上二樓後,瞬間變成一場男子漢的勝負。

5、

「……我自己去就行了。」藏原看著清瀨蹲在玄關套上鞋子的動作,忽然發言。
「沒關係,我們兵分兩路,你負責飛到屋外的,我負責庭院裡的。」清瀨起身同時伸了個懶腰,他是最後一位射出紙飛機的,自然看清楚每個人的降落位置。
他和藏原以及神童的紙飛機飛出了圍籬,姆薩的轉了迴圈降落到大門附近,雙胞胎則是各自刁鑽的栽進草叢和看不見的角落,難怪他們不想自己來撿。
藏原聽了清瀨的話後不再回嘴,現在的他對清瀨有股近乎反射的順從,在箱根驛傳之後。
於是他點點頭,逕自往門外跑去。

「不過走你真的很厲害啊。」
已然跑出圍籬的藏原回首,看見正一跛一跛走出大門的清瀨,手中擺出投擲紙飛機的動作。
「或許你可以控制風吧。」
清瀨咧開嘴巴笑著,藏原卻覺得胸口某處被相反動作咬緊,幾乎刻下齒痕。

6、

連藏原都覺得自己的紙飛機飛得太遠了。
於是在他跑回竹青莊後,神童已經教姆薩折出了紙鶴,而雙胞胎早就看起了電視。

「很難找嗎?」清瀨望向藏原手中捧著的紙飛機,指尖拎出屬於自己的。
「頭撞壞了啊?看來也飛不遠了。」
將飛機的前角撫平,折痕卻依然存在,清瀨將之舉高,檢查般的前後左右看了看,最後無奈的苦笑。
那一瞬間藏原突然搶過紙飛機,他迅速跑到窗邊,以一種輕盈流暢的手勢將之擲出,他看見那抹黑色劃破晴空,像沿著無形的跑道繞了一圈,最後滑翔降落在尼拉面前,而尼拉則是開心的汪了一聲,咬起紙飛機向窗邊的藏原猛搖尾巴。

「太好了,到最需要它的地方了。」湊到窗台的清瀨探頭,對尼拉揮了揮手,隨後轉身笑著拍了藏原的肩膀。
「……說不定我真的能控制。」
「什麼?」
對於藏原蚊蠅般的呢喃,清瀨歪頭靠近想再聽一遍,但對方卻像驚醒般後退一步,語調僵硬的說了句“我出去跑幾圈”便匆匆下樓,清瀨只好喊著“別跑太久,你說要幫忙做飯的”。

7、

他只是想證明那架紙飛機還能飛,卻不希望它飛得太遠。

在那一刻,他只想要他平安的歸來,在他的面前抵達。


當我夢遊寫的吧,段落時間軸可能有點亂,我自己整理情緒用

RPS,高O宇 X 季肖O
S C I 相關,與現實各種不符,假的,都假的!



出版社paro

修正了,談戀愛還是簡單點,結果剛好1122



「那傢伙居然砍了我一半的印刷量!混帳!」
橫山以排山倒海的氣勢走進編輯部辦公室,同時將手中的資料袋一把甩到正襟危坐的丸山身上。
「耶?那樣すばる的新書不就……」急忙抽出裡頭的修正資料,丸山作為責任編輯很是在意這次的決定印量。
「すばる的保住了,是安田的被砍一半。那傢伙說什麼個性強烈的新人不是大起就是大落,沒有連載沒有讀者回函沒辦法預估客群,原本還想砍到一千本,開什麼玩笑!」砰的一聲坐上黑皮辦公椅,將椅柱後壓到脊椎的緊繃曲線,橫山望向纏繞蒼白蜘蛛網的天花板,眉頭像麻毛擰成一團。
「這樣啊……,但村上部長的考量也沒錯啊。」
「你這傢伙可是安田的編輯啊!怎麼能說這種洩氣話!要是這次書賣不好你也有責任!」
「可是安田真的畫得很好,我自己也會掏錢買的……。」眉毛皺成了八字,丸山苦哈哈的表情讓橫山不由得憤恨起現今漫畫銷量的低迷。
明明大家都抱怨著沒有夢想的日子,卻不願意花錢買一個夢想。
腦海浮現出剛才開會時村上頂著銷售部部長的牌子,惡狠狠說出“說到底賣書就是金錢交易,我只在乎收入多少和庫存多少,現階段我比你更清楚極限在哪裡!”
橫山對這種無視夢想的說詞感到火大,但更火大的是找不到反駁詞句的自己。

不敗の戀人

1257.jpg

隨手寫寫。鳥貴族偵探設定。橫雛交往後的事。配了圖後覺得好色啊


橫山很少那麼焦慮,至少在跟村上交往之前,他沒有那麼焦慮。
今天是村上出差回國的日子,橫山早已經在手機行事曆裡標記好班機和時間。雖然說出不一定有時間能去機場迎接,對方也回以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可以回家這種理所當然的發言,但橫山不是沒聽見轉過身後村上那幾近錯覺的嘆息。
其實吧,如果村上對他撒嬌任性,橫山頂多就是佯裝困擾隨後便會答應了,只是村上不會這樣做,橫山很清楚,對於會勉強橫山、帶給橫山麻煩的事,村上一件都不會做。
既然如此就快點回覆我的訊息啊!橫山盯著超過二十小時都沒有動靜的手機,簡直想拆開來檢查是不是哪個零件出了問題。

極陰之地的驅逐(十四)終


※ J禁,無限大,橫雛,倉安
※ 架空設定,怪力亂神,老梗四溢,請用寬大的心看待



十四、

在橫山的電話下,大倉真的扛了一整箱酒前來,隨後錦戶也應邀出現,忍不住對橫山和村上兩人露出再明顯不過的調侃笑容。於是本就遲延的午餐一路狂歡到深夜,眾人的歡笑嬉鬧彷彿埋藏地底的種子,一有機會就奮力冒出嫩芽,並且不斷茁壯,最後是鄰居受不了跑來按門鈴,才結束花季般的派對。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