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貴族。偵探。嗎?

1ax1OBxOXFk4ka6ZmbZd.jpg
5EPW74dfYDgGXTEkmbZd.jpg
2rqo1EZH4GfNXZKcmbZd.jpg
1KfDvHtDgYZkFntdmbZd.jpg

看完娛樂控的開場真的有股“我是誰我在哪裡我還需要做什麼嗎”的感覺
套進鳥貴族偵探的設定並沒有什麼違和喔,除了大倉還有個跟警察打麻將的設定(大笑)

丸:我不是在玩,我是臥底!
倉:我也不是在玩,我在觀察臥底。

下收之前順手寫的短段子,會寫大概是因為想要奠定一下真的是橫雛這件事 (到底有多動搖?)

鳥。貴族。偵探。

原梗來源,最末翻譯圖取自WB,僅為個人興趣紀錄,設定不會用於任何商業用途

051112.jpg

以下為個人添加設定

【就算是這樣也可以談戀愛!】

鳥貴族偵探大倉無限寵溺他的保鑣安田,
不管安田說出什麼外星話大倉都會笑著回應「我知道了,やす果然好厲害呢」,
下一秒就使眼色要橫山把情報重新整理一次(橫山無奈)
不過安田雖然語言傳達不好,作為保鑣的能力卻十分出色,
大倉尤其喜歡看安田將敵人過肩摔的模樣,
「不覺得特別帥嗎?明明個子這麼小一個卻可以把人摔得老遠呢。」

錦戶作為間諜卻被重用,大倉還老是派自家司機すばる去接送錦戶,
於是搞不清楚究竟該如何與すばる相處的錦戶,在只有兩人的車裡常常出現気まずい的狀況
但すばる表示他沒特別感覺只是腦子裡什麼都沒在想而已(放空)

村上社長很想要一個精明的管家,
常常在唱卡拉OK時向大倉說「真的不能把橫山給我嗎?多少錢你開個價吧。」
大倉表示除了橫山之外沒有人能供給最新的美食情報,鄭重拒絕
雖說如此還是會不著痕跡的製造村上和橫山的獨處機會,橫山對此曾經表達不滿,
大倉只是回以「用高級紅酒搭配六本木的夜景應該不錯吧?還是說其實不是紅酒而是一些其他的什麼?」

糟糕這個鳥貴族偵探感覺超游刃有餘wwwwwwwwwww

↓↓↓↓ 就是在這樣設定下的故事 ↓↓↓↓

【Zero-Sum Game】27


27 「我一直都沒有變為什麼你們會變。」


依照往例錦戶催促夜櫻會的簡訊來了,橫山左思右想,終究不願意讓私人情緒破壞大家好不容易建立起宛如家族般的友誼;即便已經親手撕去了一角。
翻查行事曆發現上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或許正如村上所言,自己一輩子就會這樣孤獨的死去。

而光是回憶起那個名字眼前就一片黑暗。

想終止【水曜日約會】確實是早就計劃好的,以平均收聽率而言,長久來的持平不好也不壞,但橫山感覺發展已經到了極限,不僅僅是每次的單元內容,傷害那個人的罪惡感狠狠壓倒自己,那是超越虛假的真實,再怎麼樣都無法忽視。

如果可以也不想這麼快畫下句點,畢竟是非常寶貴的時光,一星期裡最喜歡的一小時。

可是沒辦法了,與其讓兩個傷痕累累的人故作歡樂,不如痛下心來一刀割去,這種乾脆對凡事盡力的村上想必也是一種解脫。
在與脾氣出了名率直的製作人討論後,對方只是淡淡回應:「如果你這麼決定那就這樣,剩下的預錄就當作緩衝,我會再找其他節目來補時段。」
知曉突然離去肯定添了個大麻煩,橫山對於這般諒解感激得雙手合十,但他沒有料到接下來會聽見如此發言。

【Zero-Sum Game】26


26 「簡直掏心掏肺想把整個靈魂挖空出來。」


雖然明白習慣難以短期間根除,但橫山對於這樣不知不覺的反射動作還是感到恐懼。
因為上次的整人影片在業界享有不錯評價,橫山又進行了一次企劃。結束收錄後女演員在棚內哭了出來,自己連忙跑到對方面前道歉,心裡卻沒有半分漣漪。
肯定就是死了。這樣想的橫山面無表情打開便當,轉動休息間電視頻道時,發現心臟還是會因那個人跳動。

今天【新鮮一午報】外景是採訪迪士尼樂園的特別活動,打從踏進灑下魔法的大門,村上就像返回童年般大吼大叫,跟著米老鼠們一同開心合照。
對比畫面橫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他們剛到東京時過的那段苦日子,兩個人為了生存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工,自己就是在便利商店收銀才被星探挖掘加入事務所。
當時的村上晚間在【鳥居】端盤,白天則到迪士尼樂園擔任入口剪票員,投機取巧的自己蒙混在團體入場的人龍,對村上擠眉弄眼呼嚨過一次免費入園。

「下次不可以再這樣。」
凡事都照規矩走的村上皺緊眉頭指責,下一秒則恢復成平時的玩伴模樣,兩個大男孩在遊樂園裡簡直像來到天堂。

【Zero-Sum Game】25


25 「還能保有這種純粹根本是一種才能。」


村上首次即興問答被導演打了低空掠過的六十五分,理由是說法不夠簡單明確,無法符合兒童劇的需求,以及如果不是老經驗演員的幫助,最終呈現出的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已經盡了當時最大的努力,但這些評語村上都可以接受,略顯沮喪的情緒映照在臉龐,導演發現後輕笑,伸出手拍了對方的肩膀說:「一場進步個幾分,最後那天你就一百分了。」僅僅這樣一句話就讓村上恢復信心。

接下來幾場公演的問題村上都順利解決,觀眾和工作人員都報以熱烈的掌聲,唯獨導演始終沒有給予正面性的評價,這點讓要求嚴謹的村上感到十分困擾。

このカテゴリーに該当する記事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