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之數


※ 想到什麼寫什麼,純粹用劇的印象,思慮不周之處請多見諒
※ 勿黑女主角、勿黑女主角、勿黑女主角,CP和平從你我做起
※ 或許有遺憾,但絕對不是悲戀,我就是這樣想的



「佛爺啊,你可有聽說最近北邊那有件怪事?」齊鐵嘴一身軟骨頭模樣,攤坐在張啟山家三人沙發正中,他順手拿起桌上的蘋果啃咬,毫無顧忌彷彿自己家般輕鬆自在。
「哪件怪事?」張啟山坐在沙發右側,一邊看著手頭的軍情簡報一邊聽齊鐵嘴說話。
九門中雖皆有聯繫,但位居首的佛爺,與老二、老八、老九等交情尤佳。二爺在娶妻後便隱身梨園少管俗事,九爺海外歸國後有自己的龐大商絡,故真有閒情雅致注意民間風情者,也就剩孤身一人,無錢無欲的算命仙八爺了。
「鬼大爺要娶親,在招姑娘呢。」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鬼大爺。」嘖的一聲,佛爺笑得三分無奈。
「那是佛爺你不信,可總有人信呢。北邊那大戶人家,姓林,祖傳三代經商,表面賣些絲綢珠寶,私底下卻是賣娼,你在店裡買什麼、什麼價位都是暗號,那賺的錢可都是黑心,沒想到連下黃泉都不甘寂寞。」
耳邊齊鐵嘴說話的語調可謂鏗鏘有力,張啟山不禁挑起半邊眉,嫣然一笑道:「聽你說得活靈活現,想必是親身經歷?」
「怎麼可能,這種佔人便宜的事我可不做,老八我什麼性子佛爺你還不知道嗎?」唰地一聲揮起袖擺,彷彿要掃去什麼不乾不淨。
「那招姑娘的事有什麼奇怪?」玩笑開完了便回到正事,張啟山雖不信鬼神,總不希望有人在長沙胡作非為。
「若說死者招親也就像冥婚那般,講究一個緣字,可那鬼大爺不同啦,他們是捧著白花花的銀子四處徵找姑娘,看到家境不好的、年方二八的,便付上禮金請人家姑娘到家裡走走,說要給鬼大爺看看喜不喜歡,到這都沒事,偏偏那些姑娘去過幾趟之後,居然都像著魔似的說什麼都不肯離開,沒名沒份最後都在林家住下,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私娼嗎?」
「機率極大,但那些姑娘的說詞都是他們自願的,再加上林家家大業大,所以即便詭異卻也沒人出來吭聲。」
齊鐵嘴說到這,就見佛爺伸出右手,纖長的指尖在俊秀俐落的下顎邊輕點,最後彷彿融會貫通般,將手指轉而瞄準了對方。

「鴉片?」
「哎呀佛爺真是英明睿智,料事如神啊。」齊鐵嘴看著張啟山指腹飽滿的螺旋紋,隨及拱手作揖,笑顏逐開的唇邊藏不住那顆小虎牙。
「那你說該怎麼辦?」不理會包裹的油腔滑調,張啟山只想知道答案。
「怎麼問我怎麼辦呢?我把這訊息告訴佛爺,其他的就讓佛爺你辦了,我只是個窮算命的,這事我做不來。」
彷彿天機示警,八爺瞬間挺直腰桿站起身,一個轉頭就想往外跑。但佛爺豈是省油的燈,他一個箭步便拉住了八爺的棉袍,除非金蟬脫殼否則是難逃張啟山的佛掌心。
「佛爺你就饒了我吧,這事拖著我也沒用啊。」咿咿呀呀的,齊鐵嘴是真不明白為什麼什麼事佛爺都要帶著自己跑。
「莫要過謙,這事非要八爺你才行。」不容拒絕的將齊鐵嘴轉正,兩人四目相接,張啟山看著那雙柔軟的清澈杏眼,不禁露出柔軟的笑顏。
「哪有什麼事是我才行的呢,我這手無縛雞之力,拿不了刀拿不了槍,就像個女孩似……」
「就是了,老八聰明。」拍拍對方領口,佛爺笑得一臉明眸皓齒,八爺只覺得這刀藏得可真深不可測。

我跟佛爺手牽手 天涯海角一起走

1050727.jpg

“放心吧,我會保你安全”
“我便陪您走這一趟吧”

MEMO個一八

6BW0UaI9tAqB9IElm4tE9B.jpg

你若真跟了我,沒有什麼好下場
但你若在我伸手所及之處,我自能護你周全

天下壯麗江山 吾與你共用
世間轟烈快事 吾與你分嘗
惟有災難 吾一人獨擋
( 出自:鳳于九天 )



一個算命的人,能看見未定數中的定數,
例如你印堂發黑、例如你面露紅光,例如你智慧線上突起島紋,例如你生命線中斷劫逢生
他看得見,說得出,但要或不要卻是由他自己決定。
此處大兇,該不該行?此去大吉,該不該避?
是兇為何行,是吉何須避,若此命已定,則兇自守、吉推行
人讚神算,卻容不得他自己不信命

卦不敢算盡,畏天道無常
情不敢至深,恐大夢一場
若放手,怎耐得這半世凄涼
若不放,如何圓你信義昭彰
( 出自劍三同人曲:晴雪夜 )



在我心中的一八大概就是這樣
不好嗎? 我覺得挺好,有個人護著,不計生死不計下場,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