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Sum Game】02


02 「總是,多了一點。」


「這邊,牛五分。」「排二。」
獨特的術語此起彼落在狹小的油煙空間傳遞,村上從鐵架拿出白色磁盤遞給右邊主廚,抽回後在熱騰騰牛排旁加上兩朵花椰菜與一片蕃茄,再傳至左手邊的窗口。

「信ちゃん辛苦了。」招呼完最後一批客人,大倉倚在廚房門口露出甜甜的笑容。
「辛苦啦,啊,好想喝酒。」將排列整齊的餐盤櫃推了進去,村上關上燈走出昏暗的內場。
這間以素雅冷色調裝潢的店面,是位於千代田區地下一樓的小型酒吧【鳥居】,村上十八歲獨自離家到東京,沒有背景沒有履歷僅憑藉一股信念,找了半個月工作仍然沒有下文。
天無絕人之路只是沒有退路,村上蹲在暗巷啃完最後半塊吐司,想著果然還是要謊報年齡去奇怪的地方打工。此時沙沙的聲響從耳後傳來,大吃一驚的村上猛然起身,毫無意識眼前拎著兩包垃圾滿臉不悅的大倉會是未來一盞明燈。

【Zero-Sum Game】01


01 「真的一點都沒有變,在那個最單純的地方。」


電視裡寺廟的鐘聲響徹雲霄,橫山手機裡的『龜派氣功』也不惶多讓連發。
「第一名果然是安田呀,……完全沒有內容難怪可以那麼快,再來……大倉,連這都跟得緊緊,啊亮這次好快!」
「怎麼了?」
把洗好的馬克杯倒晾在客廳擺架上,村上轉身抓著抱枕癱在酒紅色L型沙發另一側。
「新年簡訊,你也有吧?」沒有挪開視線,橫山認真的點閱手機上的訊息。
「喔,過十二點了嗎?」
「剛才電視那麼吵你都沒聽見呀?」
「我在洗盤子嘛,蕎麥麵吃完不用洗嗎?去看一下。」像鯉魚般彎曲身體跳了起來,村上走進離客廳較近的房間,不一會兒拿出還不停發出“鈴”傳統訊息聲的手機。

「安田大倉亮。」
「安田大倉丸山。」

「嘖!丸山這傢伙到現在都還沒有傳過來,太過份了。」圓滾滾的嘴唇翹得半天高。
「這有什麼好比的?他每一年都會傳給你的呀,啊,亮現在傳過來了。」
「他就是比較重視你呀。你看,我的現在才來。」龜‧派‧氣‧功!
「就說順序不重要吧?而且光說別人,你自己傳了沒呀?」村上手指以平均一秒點擊一次的速率規律檢閱手機。
「我老早就設定好零點發送了,就算不是第一也是第二。」驕傲的一聲鼻息。
「我沒收到呀。」把視線從手機移開,村上看向坐在斜側旁,似乎有零點一秒眼神交集的橫山。
「……都住在一起不用了吧,你不是也沒傳給我。」低頭把玩手中的電子產品,橫山比一般人豐潤的嘴唇噘起嘲諷與害羞間的距離。
「我是打算當面跟你說呀!」嘰的一聲,村上脫離已經沾上歲月痕跡的沙發,走到了橫山面前。

「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知道對方由上往下伸出了手,橫山保持著坐姿,眼球始終沒有向上轉去,然後很慢很慢,彷彿一水平一水平的思量,將手肘一層層移動,「……請多指教。」
在掌心被緊緊握住的當下,橫山不用看也知道,對方露出了2011年第一個笑容。

      ◆

真的是最後啦!

先前也說了【Zero-Sum Game】系列應該全部結束了
想了很久,還是想把後續的番外印成紙本留存起來,同時也覺得如果要印乾脆全部印一印

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打臉王,常常那時候講不要不要最後又要了(?)
到底是容易心軟還是優柔寡斷我自己也分不清楚,或許是,我只能知道我當下想做什麼而已

基於上述,這陣子會公開【Zero-Sum Game】這本書的部分章節(詳如下圖)

zsg00001.jpg

當初賣實體書時沒有提到事後會全部公開,即使過了好幾年還是想保有跟舊讀者的約定
手上有書的人應該知道我隱藏的是哪部份劇情,說真的絕對是大重點吧?(笑)

我自己覺得這真的會是最後一次加印了,不僅僅是遠久的文字,漸去的記憶,
重點是我覺得現實的他們也漸漸在改變了,一點一點的,再變成另一種相處模樣

雖然有點失禮,但其實我自己是喜歡撰寫真人禁的,
因為在每一段故事裡,我都可以憶起當時看他們的心情和感觸,
我想我才是最需要這些故事的人,如果有人喜歡這些故事我也十分感激 V_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