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仙


原創耽美文。古代農村設定。一萬餘字一篇完結


一、

在往東北路上,途經一條岔路,過了茂竹再踏過及膝山泉,便可到達一農村。該農村經年濃霧圍繞,路似迷宮難進難出,故村內人多半自給自足,形成一穩定聚落。
然而這聚落不知是否水土環境造成,新生兒陰盛陽衰,在極需人力的農村裡,壯年男丁就成了供不應求的存在。

若要形容于稌年在村裡的情況,大概是潘郎車欲滿,無奈擲花何。
于稌年生來便是唇紅齒白桃花大眼的俊秀臉蛋,一度讓親戚感慨怎麼又生了個女娃兒,直到爹娘出來喊“女娃個頭,這小子帶把,是個男的”,這才讓于家重燃希望。
而隨著年紀增長,于稌年越發挺拔強壯,十五過後已是村中最高大的男子,他可一肩扛雙擔,雙腳踩淖田,最難能可貴是日日農作卻絲毫不損玉面白皙,簡直是全村的心頭寶。
於是女孩兒的花果如雪片般飛來,對此于稌年總是盈著一張臉笑笑收下,偶爾還幫忙調整下髮簪搞得對方呼吸都要喘不過來。

都是些套路。于稌年心想。
別說十五歲是小小年紀,早在他懂事之時,就明白自己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自幼他碗裡裝的肉總比別人多,他口裡含的糖總比別人甜,他做錯事只要眨著一雙水汪大眼,對方就會羞笑道“好了好了又不是怪你”。如何簡單如何容易。
現在的于稌年已然十九,十九歲在農村已是足以成家的年紀,面對周遭接連不斷的說親,他覺得有些膩了,村裡的姑娘多是多,但總歸著還是沒有上心的。

于稌年以前在塾堂看過一幅畫,那畫裡柳枝搖曳,樹下有一女子撫琴而坐,女子容貌面似白玉眉若黛染,俯首垂睫如姣花照月嫻靜,唯獨那抹小巧朱唇尾韻上揚,平添一分俏麗媚人。
于稌年望著望著猶如墜入一池春水,從此胭脂俗粉不入眼。

今日裡于稌年已將農活做完,為圖清閒他走了個老遠,來到邊界的山泉池旁坐下,他在那裡洗手洗腳,覺得全身清涼暢快,洗著洗著突覺眼前一物載浮載沉,再定眼一瞧,那不是個人嗎?
于稌年終究是純樸鄉村的好兒郎,他趕忙踏破泉水來到池中,將那人一把撈起,只見白如死灰的濕漉臉龐尚有氣息,於是一肩扛著便往村裡的醫館跑。
經過醫生搶救,剛才命懸一線的人正靜靜躺在病床,鼻息平緩穩定。

于稌年坐在一旁來回打量眼前的男人,無論幾次都只得到“白得像雪”這樣粗糙的贊歎。這並不能怪他,農村人挑擔挑柴不挑紙筆,雖然上過塾堂,但平日裡下田幹活慣了,沒有人會文謅謅的說話,可謂書到用時方恨少。
而在他的注視下,病榻上的人緩緩睜開雙眼,張口就讓他從尾骨一陣酥麻。

「……這裡是哪兒……」
這話說得不稀奇,稀奇的是那人發出的聲音。農村裡的漢子說話粗獷霸道,就算是妹子也都朝氣蓬勃,于稌年從沒聽過眼下這又黏又甜像沾了糖似的嗓音,瞬間呆若木雞。
「……你是誰?」久久未得回應,對方再次詢問。
「啊,我、我叫于稌年!十九歲!」不知不覺竟然把年紀都報了出來,于稌年暗罵自己的傻氣,卻見眼前人眨了眨眸子,輕聲回道:「我是古全,二十四歲。」

這個人居然比我大了五歲!這不可能!于稌年眼若迅雷的反覆掃射眼前人,覺得那清秀臉蛋怎麼看都不該有這種年齡差距,簡直該找醫生來檢查一下。
而後他真的找了醫生,因為古全突如雙手抱頭,痛苦的呻吟起來。



「喪失記憶?」于稌年快速眨眼,覺得一天裡怎麼就遇到這麼多新鮮事。
「可能是因為撞擊,或者是溺水時缺氧傷到腦子,日常生活是沒問題,但他記不得自己的家,也記不得親人,要回去是有點難了。」即使足足矮了于稌年二個頭的高度,陳玖推起眼鏡的姿態仍舊充滿自信。當初他因為個頭過小被父母放棄式的扔給遠方親戚,最後竟學了一身醫術榮耀返鄉,成為村裡難得的知識份子。

「村子需要男人,我覺得他留下來剛好。」不假思索便說出口,或許于稌年從一開始就打定留下這男人的主意。
「此人來路不明,你可要想清楚啊。」即使長了個頭,陳玖知道眼前人終歸是個孩子,自得出聲叮嚀。
「來路不明就不明吧,反正他也出不去。」可惜的是現在于稌年的笑顏怎麼看都配得上一句老奸巨猾。



小醫館空間有限,陳玖看著古全除了失憶外沒有其他嚴重外傷,再加上于稌年信誓旦旦說會照顧他,於是便早早將兩人送出門。兩人併肩走在阡陌小徑,竟引來男女老少側目旁觀,這點讓古全很不自在。
「……我很奇怪嗎?」抓了抓後頸,古全覺得那些目光直白到刺人。
「沒這回事,就這地方男人少,看到生面孔總是好奇。」
「也沒有少成這樣吧……」
「再加上你跟我走在一起,大家更好奇了吧。」于稌年薄唇輕笑,彷彿能聽見少女窸窸窣窣的耳語。

其實于稌年大可挑選更隱蔽的小徑回家,但在他看見古全站起時,那與自己一般般的身高,以及白皙清秀的臉龐,一時玩心大起想讓大家見識見識,自己不但受女人歡迎,連撈回來的男人都長得特別好看。
於是他一如既往收下大家爭相奉上的鮮花水果,連古全手上都多了好幾個。而當他看見小姑娘因為古全道謝的嗓音羞紅滿臉時,不知為何欣喜異常。



再彎過一塊瓜田就能到于稌年家,先前一直安靜跟著的古全,步伐忽地停滯下來,于稌年發現後回頭問道:「怎麼了?我家就快到了。」
「……我不能去你家。」一雙秋波眉垂下,古全看著自己懷裡的花果,不僅腦袋混亂連心情都很是複雜。
「不去我家?不然你要去哪裡?」這倒是有趣,于稌年心想。這個村裡多得是想往他家跑的,怎麼就眼前這個人不想了。
「我身上什麼都沒有,你救了我已經是大恩,不能再添麻煩了。」語畢,古全仰首,臉上如山脈高低起伏的唇角自然飛揚,眉目卻反向下墜,矛盾搓揉出一股清冷哀愁,于稌年看了心頭一緊,覺得此人第一眼雪白、第二眼清秀,第三眼倒顯得楚楚可人,變化萬千甚是有趣。

「原來你在擔心這個啊,謝禮我倒是不急,你用身體慢慢還就行了。」
此話一出,古全霎時瞪大雙眼,而于稌年覺得這表情像隻受驚的花貓,又是另一種風光。

殘光

10510311.jpg

就因為短暫,所以更加美麗

致敬

10191.jpg

看完【你的名字】後用之前拍的照片練習一下色調,單圖下收